陈霄华事件持续发酵,曹云金和杨志刚意外躺赢,德云社有苦难言

随着北京朝阳警方的通报,德云社前艺人陈霄华涉嫌犯罪之事基本落定,剩下的可能就是走法律程序的问题了。

但是,陈霄华虽然名气不大,却像一颗突然投入湖面的小石头,激起了一层层的涟漪,这一层层涟漪里不仅有德云社和郭德纲,甚至还有曹云金和杨志刚。

让人意外的是,通过陈霄华事件的发酵,我们意外发现,在一定程度上,曹云金和杨志刚意外躺赢了。

一、厚道的杨志刚

有一位网友是这么评价“陈霄华事件”的:现在看看,当年红桥区文化馆做事还真厚道。

这无疑是一个内行包袱,不熟悉郭德纲历史的网友看得一头雾水,熟悉郭德纲历史的人可能会心一笑表示get到了。

郭德纲年轻时曾在天津市红桥区文化馆工作,他的直接上级是相声队队长庞连琦,他曾告诉记者这么一件事:1993年,红桥区文化馆在查账时发现了很多笔存在问题的报销单,经查实,上面的签名是郭德纲仿造文化馆李书记签的,涉案金额有上万元。

东窗事发后,郭德纲的父亲找到文化馆领导,道歉同时请求领导能从轻处理,文化局和文化馆的领导(杨志刚)责成庞连琦出面运作,决定只计算一个阶段的账目,将郭德纲的涉案金额压在了四千元以下,让他免于刑事起诉。

对于这个人生黑点,郭德纲并没有否认,他的回忆文章和庞连琦主要有两个差别,一个是年龄,郭德纲说自己犯案是在1991年18岁时。不管是哪一个年龄,反正都已经成年了。

另一个区别是郭德纲只承认自己的犯案金额是3100元,这个在逻辑上倒也没什么毛病,毕竟庞连琦说最后把金额压到了四千元以下,郭德纲按压缩过的金额说也是没问题的。

这笔钱并不是小数,有两个数据可以参考,1992年时天津市职工人均工资是260元,郭德纲那时候的工资可能还达不到这个平均数。

另一个数据来自《十六岁的花季》里饰演韩小乐的战士强,他在1993年工作时曾因贪污11650元被判刑入狱。

笔者认为,不论是近万元还是3100元,郭德纲在经济上出现严重错误是板上钉钉的,连他自己都不否认。

面对犯下如此错误的郭德纲,文化馆没有把他直接送到公安机关处理,他的师父杨志刚也没有将他扫地出门,而是继续留他在文化馆工作,更没有将他直接清门。

再看陈霄华,德云社在事发第二天,还没等公安机关作出通报就抢先发布辞退说明,速度极快干净利落。

杨志刚对郭德纲VS郭德纲对陈霄华,网友说红桥文化馆和杨志刚更为厚道,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二、“沉冤得雪”的曹云金

陈霄华被德云社快速辞退后,有一些网友在网络上发表了个人看法,大致意思是这么说的:

曹云金想走的时候,郭德纲说我是你师父,你不能走,走了你就是叛徒。

陈霄华犯事的时候,郭德纲说我是你老板,你不能连累我,立刻开除你。

笔者认为,这话看起来似乎有些偏激,但细究起来却非常有道理。

曹云金2002年开始跟随郭德纲学相声,2006年正式拜师,2010年年底退社从德云社离职,2016年被郭德纲从德云家谱里清门。

陈霄华2012年进入德云社学习相声,2019年正式拜师郭德纲,2022年6月25日犯事,26日被德云社辞退并清门。

可见,曹云金在德云社一共呆了八年时间,陈霄华则在德云社里学习工作了十年,按照相声传统,曹云金是陈霄华的前师兄,按照企业管理制度,陈霄华在德云社的时间反而更长。

对待曹云金,德云社一直走的是师徒关系路线,包括清门都是用的家谱除名形式,理由更是非常狠的“欺师灭祖”。

曹云金认为自己是德云社的员工,拥有离职和自主创业的自由,但德云社和郭德纲用传统师徒父子的道德要求他并打压他。

对待陈霄华,德云社则走的是企业管理路线,辞退是用企业通告的形式,清门也是用通告中“禁止使用艺名”的文字作为意思表达。

这么一看,在对待旗下员工和徒弟上,德云社确实如网友所言存在一个双标问题,从公司管理制度上讲曹云金有离职自由,德云社就用传统师徒道德打压他。

陈霄华犯了事,这时候德云社避而不谈他是郭德纲的徒弟,直接按处理员工的流程走。

如此一来,网友为曹云金叫冤也是情有可原,可以说,陈霄华事件反而从侧面证明了曹云金当年的冤屈。

三、德云社有苦难言

虽然在对待徒弟上,杨志刚确实比郭德纲厚道,但是德云社和郭德纲也有自己的苦衷。

郭德纲当年犯事时没有发达的互联网,新闻很难发酵,就算有互联网,郭德纲当年也没有任何名气,外界根本没人关心他是谁,可能只有相声行业内会传一波笑谈,毕竟杨志刚是著名搭档“天津二杨”之一,在相声界有一号。

陈霄华同样没有什么名气,但他处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再加上他的师父郭德纲不仅在业界非常有名,在全国还拥有七千万粉丝,妥妥娱乐圈顶流明星,他的徒弟出事,新闻肯定会迅速发酵。

人怕出名猪怕壮,德云社和郭德纲在享受成名的红利时,自然也难免要同时承担成名的弊端。

在管理徒弟的双标问题上,德云社同样有苦难言。

曹云金和何云伟时代,德云社的师徒文化更实打实一些,这些人是真正的郭德纲徒弟,其业务都是郭德纲亲自传授的。

因此,德云社用传统师徒文化来要求曹云金也不是没有道理,曹云金是真正的郭德纲徒弟。

但是,德云社成名后进行了快速扩张,一方面他们把师徒文化当成企业品牌进行营销和宣传,另一方面通过曹云金和何云伟的例子,他们发现师徒文化在控制徒弟上确实非常好用。

于是,德云社在师徒文化和企业管理双轨制的道路上策马狂奔,郭德纲收徒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形式化,像陈霄华这样的所谓徒弟,究竟有没有接受过郭德纲的亲自传授都两说。

如此一来,萝卜快了不洗泥,扩张太快,郭德纲的徒弟在业务上越来越水不说,出的事也更频繁更花哨。这种情况下,陈霄华身上的员工身份肯定远远大于徒弟身份,德云社用对待普通员工的方式对待他,似乎也有道理。

只是,为了品牌营销需求,德云社还得咬牙继续坚持形同虚设的师徒文化,但在享受师徒文化带来的红利时,他们同样也得承担师徒文化带来的弊端。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好事不可能都让一个人给占全了,就是这个理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