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的心酸成名史,二婚妻子和恩師是他的貴人

1973年1月18日郭德綱出生于天津市紅橋區一個普通的家庭中!

郭德綱從小聰慧,8個月的時候就能說話,2歲就會看報紙、念拼音,到了1979年郭德綱6歲的時候他就開始跟著西河大鼓書演員高祥凱學習評書。

1981年,8歲的郭德綱又開始學習相聲,11歲的時候又拜師老藝人王田雨學習西河大鼓,到了1988年,15歲的郭德綱第一次進北京,報考全國總工會文工團新成立的一個說唱團并入團工作。

但是僅僅一年之后,因為特殊原因,團里的日常演出停止,郭德綱又回到了天津,回到天津的時候郭德綱就在商店買電池。

盡管演藝事業受阻,但是郭德綱內心對于表演依舊非常的喜愛,所以他在工作之余就跑到紅橋區文化館看演出,同時學習他們的表演藝術。

有一天,開始演出前,一個小品演員臨時發燒不能演出,時任紅橋區文化館館長的楊志剛就讓郭德綱臨時救場,演一個農民。

郭德綱表演得還不錯,于是楊志剛便給了郭德綱一個機會,收他為紅橋區小品隊業余演員,同時還教他相聲表演。

郭德綱本身就是從小學藝的,同時嘴也比較甜,見到楊志剛總是「先生長先生短的」,這讓楊志剛很高興,就把郭德綱收為徒弟。

到了1991年,楊志剛借著文化館招合同工的機會,把郭德綱正式招進紅橋區文化館,既是辦事員,同時還是小品隊的演員。

就這樣,郭德綱正式成為了一名「演員」,此后的幾年間郭德綱就一直在紅橋區文化館工作,直到1995年,他在文化館認識了一個學習相聲的女孩胡中慧。

胡中慧學習相聲純屬就是愛好,也沒有想過以后要從事相聲職業,所以她在學習的時候很是灑脫,對很多事都沒有那麼在乎。

可能也正是胡中慧的這種性格,吸引到了郭德綱,他向胡中慧發起了激烈的攻勢,涉世不深的胡中慧很快就淪陷在了郭德綱能言善辯的「巧嘴」下。

和胡中慧談戀愛僅僅半年之后,郭德綱就把胡中慧從女朋友變成了自己的老婆。

那個時候郭德綱雖然是紅橋區文化館的演員,但工資并不高,和胡中慧結婚之后,花銷更大了,所以郭德綱就開始想起了「歪招」。

從小學的比較雜,郭德綱的字寫的還不錯,同時他還練就了一手模仿別人筆跡的絕活,于是在生活比較困難的時候,他就學著模范文化館領導的簽字報銷發票。

不過,這種事情根本不能長久,沒過多久郭德綱的這種行為就被發現了,因為性質惡劣,所以就算館長師傅楊志剛也沒辦法保郭德綱,不被交到公安局已經是盡了最大的努力,就這樣郭德綱不得不離開紅橋區文化館。

在天津文藝界的名氣「壞」了,郭德綱又一次來到北京闖蕩,相聲演員很講究師承,所以郭德綱去到北京,就打著自己師父楊志剛、師爺白全福的名號,但誰知道北京的同行們根本不買賬。

無奈郭德綱只好自己在北京郊區租了一間房子,靠給人寫劇本、演一些小角色維持生活,經常是吃了上頓沒有下頓。

為了減少支出,郭德綱甚至搬到了更加偏遠的通州,盡管如此,在收入不多的時候,郭德綱經常還被房東堵在家里要房租。

后來,郭德綱找了一個唱戲的工作,但是距離有著將近20多公里,他只能每天騎著自行車上下班,時間一長,自行車就壞了,郭德綱只能坐著公交輾轉。

那段時間為了在北京演藝圈能夠有口飯吃,郭德綱幾乎是什麼活都干,寫劇本、唱戲、說相聲等等。

直到1996年的時候,郭德綱和幾個相聲演員一起在北京弄了一個「北京相聲大會」才算是在北京正式立足了。

也是這一年,和郭德綱結婚不到一年的胡中慧給郭德綱生下了兒子郭麒麟,只不過那個時候正是郭德綱事業最關鍵的時候,因此胡中慧只能一個在天津獨自撫養兒子。

雖然辛苦,但是胡中慧也夢想著等丈夫郭德綱在北京站穩腳跟,她帶著兒子去到北京和他一起生活。

但誰知道,就在大兒子出生之后的第二年郭德綱就認識了另一個女人。

1997年,24歲的郭德綱在河北保定演出的時候認識了21歲的京韻大鼓演員王惠。

王惠的師父是京韻大鼓白派第三代演員李樹盛,同時她還得到過駱玉笙的指點,14歲的時候就在天津辦過個人專場演出,在天津城很有名氣。

郭德綱第一次見到王惠就心生好感,恨不得把她娶回家,但這時他已經結婚,而且王惠的事業還比他好,兩人一看就沒有任何的機會。

不過有些事情就好像是命中注定的,郭德綱和胡中慧的感情隨著分居兩地,再加上兒子出生之中的種種矛盾,兩人終于在2000年離婚了。

離婚之后,兒子郭麒麟交給郭德綱的父母照顧,胡中慧則是一個人去到了日本,此后也很少回到國內。

也是這一年,天津舉辦「千禧年曲藝名家演唱會」,郭德綱和王惠都應邀出席,離了婚同時事業大有好轉的郭德綱再一次抓住機會,主動上前和王惠交談。

但是王惠對于郭德綱卻沒有任何好感,還覺得他的嘴皮子太快了,但是后來王惠又想到,郭德綱是個相聲演員,是靠嘴皮子吃飯的,怎麼可能嘴皮子不好呢。

這一次主動交談,郭德綱拿到了王惠的聯系方式,那段時間幾乎是天天都給王惠打電話,一來二去兩人還經常一起相邀演出。

就這樣,郭德綱和王惠在慢慢地相處中逐漸確立了戀情,但是王惠的家人卻反對兩人的戀情,他們認為說相聲的,都不太靠譜。

不過,那個時候王惠對于郭德綱已經是情根深種,她堅定了選擇了郭德綱,甚至不惜決定跟著郭德綱一起去到北京,開始了北漂生活。

到了北京只好,郭德綱和王惠在郊區租了一個院子,還收了曹云金、何云偉等等幾個徒弟,開始拉起了一支隊伍。

那個時候生活非常艱難,徒弟們自己燒火,王惠做飯,有時候吃的還是饅頭咸菜。

但即使這樣,相聲大會的生意還是不見好轉,無奈郭德綱只能自己出去賺點外快來補貼。

為了掙錢他幾乎是「來者不拒」,還登上了安徽衛視的一個「活人展示」節目。

這個節目是一個創新節目,主要內容就是把人關在鬧市區一個透明玻璃柜中48小時,中間這個人不能離開玻璃柜,不管是吃喝拉撒都在這個里面,外面的人可以免費觀看。

這個節目一看就很像一個小眾的藝術「行為藝術」,只不過郭德綱根本不喜歡什麼「行為藝術」,他只是為了掙錢而已,上這個節目電視台給4000塊的報酬。

由此可見那個時候的郭德綱生活有多麼艱難,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郭德綱的好運氣就要到來了。

2004年,郭德綱受到了相聲大師侯耀文的青睞,前文說過相聲是一門很講究師承的藝術。

郭德綱靠著師父楊志剛的名氣在北京根本打不開局面,而侯耀文的父親就是中國相聲界最頂級的幾位藝術家之一的侯寶林,同時他的師父也是相聲名家趙佩茹。

不僅如此,侯耀文當時還是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中國鐵路文工團副團長兼藝術指導及說唱團長,是中國曲藝界最有威望的幾人。

那個時候侯耀文一心想讓相聲再度崛起,所以在一次演出中發現了郭德綱這個人才之后,就決定要收他為徒。

這個時候的郭德綱已經31歲了,他曾經無數次地想過能夠拜一個北京相聲圈的師父,但一直都沒有人收他,誰知道幸福來得這麼突然。

不過,當侯耀文要收郭德綱為徒這個消息被傳出去之后,遭到了一大批相聲同行的反對,但盡管如此侯耀文還是力排眾議把郭德綱收到了自己門下。

用侯耀文自己的話說:「郭德綱會的傳統相聲,要比我們多得多,我們的相聲隊伍應該擴大,應該團結,要給孩子一碗飯吃。」

有了師父侯耀文的背書,郭德綱不僅在北京相聲圈站穩腳跟,演出機會也比之前更多了,名氣也是越來越大。

2005年,郭德綱進入師父侯耀文所在的鐵路文工團成為簽約演員,同時他還帶著自己的相聲班底來到天橋樂茶館,重新開始演出,并將相聲大會正式更名為「德云社」。

不僅如此,郭德綱還開始在衛視中主持節目,并且進入影視界,在電視劇中頻繁露臉。

郭德綱自己有了名氣還不算,他的幾位徒弟也漸漸在北京相聲界小有名氣,到了2006年,CCTV舉辦相聲大賽,郭德綱的得意弟子曹云金前往參加。

在這個比賽上曹云金一路過關斬將,表現非常出色,順利進入到決賽,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郭德綱卻是讓曹云金退賽。

這個比賽的總導演也不是別人,正是郭德綱的師父侯耀文,他得知曹云金退賽的消息之后,氣得直接給郭德綱打電話,誰知道郭德綱不接電話,傳聞侯耀文當場摔了電話。

這件事情也為以后曹云金出走德云社埋下了隱患。

這件事并沒有影響到郭德綱「德云社」的發展,他和他的相聲班底越來越火了。

2007年,59歲的侯耀文在北京家中去世,死亡原因是突發心肌梗塞,此時的郭德綱正在安徽演出,得知這個消息之后頓時淚如雨下。

在演出結束之后,郭德綱帶著妻子王惠直奔北京,在師父侯耀文的靈前長跪不起,至此之后,郭德綱就把師父侯耀文的遺像放在德云社后台,每逢節日都要拜上一拜。

侯耀文的死對于郭德綱的打擊很大,除了精神上的,最多還是事業上的。

2010年,郭德綱37歲的時候,兒徒曹云金離開德云社獨自發展,與此同時相聲界發起「反三俗」運動,郭德綱和德云社首當其沖。

在這個關鍵時刻,德云社三位創始人之一的李菁,以及郭德綱另一位器重的徒弟何云偉也相繼宣布退出德云社,一時間德云社好像「瘟神」一般,大家唯恐避之不及。

不過,最終郭德綱下定決心帶領徒弟們做出了一番改變,尤其是著重培養徒弟岳云鵬,最終使得岳云鵬成為「現象級」相聲演員,從而帶火了整個德云社。

尤其是網絡時代的到來,使得郭德綱和德云社在網上擁有了大批忠實粉絲。

重新火起來的郭德綱,對于曾經幾位「叛逃」的徒弟自然不能原諒,不僅在多個場合說他們是「大叛徒」,還在2016年修訂的《德云社家譜》中,剔除了曹云金和何云偉等幾位徒弟。

這個行為使得徒弟曹云金和郭德綱在網絡上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撕扯」,后來曹云金還爆出驚天大料,即郭德綱和女記者有特殊關系。

只不過這個爆料最終變得不了了之了,此后關于郭德綱的負面報道也是一直都沒有少過,但是郭德綱和他的德云社卻一直生存得好好的,可見很多東西都是捕風捉影。

如今,郭德綱和德云社已經是中國相聲界的一個標志,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馬三立、侯寶林,但卻知道岳云鵬、張云雷、張鶴倫等演員。

當然,也有很多人指出如今德云社的表演已經不算是傳統意義上的相聲了,他們更像是一個偶像團體,至于許多人買票觀看也只是追星,她們根本聽不懂相聲的樂趣。

「人紅是非多」用在郭德綱身上很合適,雖然黑料不斷,但不可否認的是正因為有郭德綱和他的德云社,相聲在如今才能如此繁華,只不過等到郭德綱老去,相聲界是否還能再出現一個「郭德綱式」的人物呢?

我是鳳幻洋,有不同見解,我們評論區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