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離開德云社自立門戶,如今淪落成小主播,閆宗海后悔嗎?

2022年5月19日,網絡平台上一主播在直播時,被網友認出曾經是德云社的大師兄閆云達。此時的閆云達面容略顯憔悴,直播間的人數也寥寥無幾。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做夢都想拜入德云社的門下,可是閆云達為何主動放棄這大好的資源呢?他和郭德綱到底有什麼恩怨?離開德云社后的生活是否又能讓他滿足呢?

閆宗海,1981年出生天津。1994年郭德綱還在天津的一個戲班唱戲,戲團里有一位姓郝的前輩。他與閆宗海的父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這位前輩非常欣賞郭德綱的才華。于是便在郝前輩的引薦下,郭德綱和閆宗海見了面。

閆宗海見了郭德綱之后,二話不說就要磕頭拜師。正常來講拜師時需要先請師父上座,給師傅敬茶后再遞上自己的拜師帖,待師父飲完茶再跪行拜師禮。但是當時比較匆忙,沒有準備拜師貼,再加上是由自己團里的前輩介紹的,就免去了拜師帖這一流程。

當時的郭德綱還沒有現在這麼有名氣,沒有創建德云社,也沒有這麼多的粉絲。見到有人主動拜自己為師自然也感到非常的開心,于是便給了閆宗海一條藍色的褂子作為師徒間的信物。

隨后郭德綱在1995年去了北京闖蕩,而此時的閆宗海也失去消息。

由于相聲界對自己家門戶非常的看中,所以郭德綱初到北京的時候,對外稱自己是楊志剛的徒弟并在一年后創建了德云社。之后郭德綱便托人回到天津去尋找閆宗海,可是這時候的閆宗海好似消失了一樣,一直沒能找到。

2000年時郭德綱也算是慢慢有了些名氣,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他開始跟現在的相聲皇后于謙合作演出。

到了2004年的時候,郭德綱拜了相聲大師侯耀文為師。那時候有一位廣播電台主持人叫大鵬,他非常喜歡聽郭德綱說相聲。于是就把郭德綱的相聲錄下來放到電台播出,誰知就是這一舉動,徹底讓德云社火了起來。

無數聽眾撥打電台的熱線,詢問哪里能看演出。隨后德云社的每一次演出,觀眾席上都是爆滿的狀態,門票出來后數小時就被粉絲們「洗劫一空」郭德綱和德云社的名字也開始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

三年后的夏天,閆宗海主動找到了正在張一元演出的郭德綱。他拿出了當初拜師時郭德綱贈送的藍色褂子,名正言順地成為了郭德綱的大徒弟。

郭師傅給他取名閆云達歸屬于云字科,而達字也暗示著閆宗海在徒弟們中最大,是所有弟子里的大師兄。

可以說德云社能完全火起來離不開郭德綱門下弟子對德云社的付出,不管遇到什麼難題,這些弟子始終對德云社不離不棄。比如說張云雷,2000年就已經拜師郭德綱,一直未離開。

欒云平,2005年進入德云社,2006年正式拜師。德云社能在相聲界立足,離不開這些弟子對德云社的付出。

可是這個時候閆云達橫插一腳進來,只靠一個藍色大褂就穩坐德云社云字科第一人,這或多或少會讓其他徒弟的心里有些不平衡。

郭德綱對這個大徒弟確實是有幾分偏愛,對于還在學習期的閆云達,郭德綱不管出席任何活動都會把他帶在身邊。

而且每逢一個圈內人士,郭德綱都會把閆云達介紹給大家認識。甚至在2010年10月份,郭德綱在北京德云社開設了閆云達的專場

后來德云社的觀眾們把閆云達,岳云鵬,朱云峰,孫越并稱為德云社的德云四少

而閆云達見到自己的師父對自己這麼疼愛,也時常淚如雨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于是閆云達鄭重的發誓說會永遠跟隨郭德綱。

可是閆云達畢竟學藝時間尚短,每次上台中規中矩的表演卻始終沒能得到觀眾的認可。自己明明是云字科的大師兄,可是卻沒有師弟們受觀眾的喜愛。

這時難免有些人會傳閑話,聽到一些「閆云達不配做云字科大師兄」類似的流言,閆云達也開始有些著急了。

郭德綱也在安慰他:相聲這門功課是急不來的,要一步一步地走。你的進步大家都是看得到的,畢竟你學習的時間還短,不要著急。

可惜的是在眾多的壓力面前,閆云達最終還是沒能堅守住本心。為了可以吸引觀眾的眼球,閆云達選擇了劍走偏鋒。

他一改往日規矩穩重的台風 ,開始有些破罐子破摔起來。之后的每次演出,他開始講著各種葷段子,弄得觀眾面紅耳赤。

面對台下觀眾的質疑,閆云達也會快速地懟回去,每句話都帶著臟字,好像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一樣。

靠著這些偏門的東西,再加上和之間台風的巨大差距。竟然真的讓閆云達短暫地獲得了觀眾們的關注,自此之后閆云達在「[賣.騷]」這條路上一發不可收拾,被台下的觀眾戲稱為「德云社猥瑣一哥」。

很快郭德綱也察覺到了閆云達的變化,直到閆云達走錯了路。于是發文說到:「閆云達,我的大徒弟。表演風格獨特,劍走偏鋒頗堪咀嚼。善書者不擇筆,要多加揣摩。方不負德云掌門之稱號。相聲尚未成功,我達必須努力!」

但表達的東西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膚淺,需要仔細品味才能看懂。

這是郭老師有些「護犢子」的表現,先是表達出低俗不是閆云達的本性,只是他表演的風格,希望眾人不要不會閆云達。

「善書者不擇筆,要多加揣摩」這句話是說給閆云達聽的,告訴他目前所表演的風格還不是他能夠駕馭得了的,提示他要及時收住。

可是閆云達之后在舞台上的表演風格并沒有因為郭德綱的這番話而改變,反而愈演愈烈。這也讓郭德綱慢慢對閆云達失望了。

可是這并不是閆云達離開德云社的契機,要說為什麼閆云達會自己離開德云社,也有傳言那就要提起德云社里另一個鶴字輩的師弟孟鶴堂了。

說到孟鶴堂,他可算是德云社的顏值擔當了。他的前妻郝舒涵,是德云社的主持人,被人稱為德云女神,兩人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

在二人結婚的時候,周九良還擔任了伴郎。本是被所有人祝福的婚姻,后來卻被網友爆料出郝淑涵出軌了閆云達!

網友發現孟鶴堂在跟郝淑涵失婚前的狀態一直十分頹廢萎靡。直到和郝淑涵離了婚,閆云達退了社。

孟鶴堂才發文說:「九月份是一個新的開始,最糟糕的幾個月已經熬過!放下傷痛,我還是陽光的我,從此,努力的,開心的生活」

開始傳言郝淑涵出軌閆云達的事情也只是網友爆料,并沒有明確證據證明這個事情的真實性。

但是這個事情還沒完全平息呢,張九齡的女友自己公開承認與閆云達有曖昧關系。

這事情一出在德云社也是馬上炸開了鍋。相聲是從古流傳至今的一門藝術,郭德綱在傳授這門技藝的同時,也傳授了古人的德行:忠義理智信!

郭德綱對閆云達的器重和偏愛,讓閆云達內心有些飄飄然。再加上外面有些針對閆云達的流言,這便讓閆云達做起事來沒有顧忌,最后走上了這條錯路。

他就主動宣布退出特云社,并歸還了郭德綱給他取的名字,從此做回閆宗海。

在閆宗海退出德云社后,整個德云社的所有成員好像都忘記了這個人一樣。閉口再沒提過閆宗海這個人。面對眾人的詢問郭老師也只不過發了簡單的一句話:「不賭天意,不猜人心」

這兩句話雖然簡短,但是還是看出了郭德綱內心的復雜程度:

「不賭天意」指的是郭老師對閆宗海的栽培,他把所學的一切都交給了閆宗海,把他自己的平台和流量都給閆宗海使用,就是希望閆宗海能有所成。

在這種情況下閆宗海還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郭老師自己已經盡全力了。所以郭老師認為這是天不如人愿,這句話是看出了郭老師心中滿滿的無奈啊。

「不猜人心」就是說自己最初沒看透閆宗海的為人,也是對如今這個結局感到的惋惜。

現在郭德綱的德云社依然蒸蒸日上,他們下的弟子們都在自己細心的栽培獲得不一樣的成就。

而閆宗海呢?他退出德云社后選擇自立門戶,創建了聽海閣。平常沒事會外出釣釣魚,在家做做飯。過的生活相對平淡點,但也還算悠閑!

只是聽海閣的生意確實不盡人意,一場演出下來,10個演員8個觀眾。甚至有段時間,閆宗海無奈之下把相聲改成了脫口秀。

在今年5月份的時候閆宗海還在抖音直播間直播說起來相聲,只是人氣和旁邊德云社那邊比起來確實差距有些大。

郭老師曾在德云社的舞台上跟徒弟們說了一句玩笑話:「孩子,退出德云社你會餓死的!」

現在看來,離開德云社的閆宗海過得并沒有以前的師兄弟們那麼好。如果再給他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結局也許會大有不同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