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重啟商演,三筱相聲專場售票遇冷,李菁當年的忠告成真?

一場疫情,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一場疫情,同樣也改變了很多行業的格局。

疫情當下,為了生存,各種新形式、新業態層出不窮!

尤其是作為遭受疫情重創的文娛界,大家為了生存,也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其中作為相聲界來說,因為劇場無法正常演出,很多演員紛紛借助互聯網的方式,通過直播說相聲的方式跟大家見面了。

像我們熟知的高曉攀的「嘻哈包袱鋪」,盧鑫玉浩的「相聲新勢力」,李寅飛的「大逗相聲」,也都紛紛開通了線上說相聲,線上賣票的業務。

但是作為相聲界「龍頭」企業的德云社,一直都未有直播說相聲的相關業務布局。反之班主郭德綱對于這種新形勢嗤之以鼻。

因為早在此之前,他就曾在媒體上公開闡述了自己拒絕直播說相聲的幾方面理由。

首先來說,直播說相聲解決了很多不會說相聲的演員的生存問題,因為他們的相聲,現場觀眾也從來沒樂過!

其次來說,說相聲需要跟觀眾互動,直播說相聲無法實現,也就不能稱之為說相聲。

最后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郭德綱認為作為演員經常拋頭露面,一旦在觀眾心目中失去神秘感,他也就不「值錢」了!

所以說,在德云社經營最為困難的時候,郭德綱也從未曾在這方面有過任何妥協。

反觀東北的趙家班,個個聲稱為了生存,曾在一段時間里直播間幾乎被他們這幫二人轉演員霸屏了。

演員確實得到了實惠和收入,但在觀眾心目中的形象卻一落千丈。

所以說,從演員的長遠價值角度來說,也許郭德綱的布局是正確的。

當然也有網友認為,從演員收入來說,郭德綱同時也是自私的。

因為不管是本山阿貝還是郭德綱,他們拒絕徒弟直播的原因,其實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擔心他們通過直播實現了財務自由,那麼公司下一步將無法管理或者「控制」這幫演員。

小沈陽、小沈龍就是活生生的案例!

這不依靠商演為主要營收的德云社,終于在近日可以開張營業了。

我們熟知的德云社演員,也都紛紛發出了商演計劃。

其中最近最為引發大家關注的,當屬將于2022年7月8日,在山東省會大劇院舉行的「德云三筱相聲專場」!

當然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原以為商演停了這麼久,一些觀眾和粉絲會出現「報復性」的消費[高·潮]。

反之門票銷售并不理想,從票的檔次上來看,288元已經賣完了,488元,688元,888元,都還有票。

1188元,1388元還沒有開始售票,但是已經設置了售票提醒。

對此,一直是德云社忠實粉絲的某昌說書,也在其個人社交賬號上發布視訊表示:

按理說劉筱亭一個人的票房號召力就足夠強了,為何票房會出現這種情況,百思不得其解!

對此有網友直言:劉筱亭的票房很強?主要是業務能力不行小劇場熱鬧一下就可以了,辦專場還是差很多!

隨后也有網友表示:主要是票價太貴了,壓根就不值那個錢啊!賣萌裝傻不靈了!

也有不少粉絲表示:主要還是疫情原因,需要反復做核酸,確實挺麻煩的。為了聽個相聲,完全沒有必要!

其實客觀來說,如今很多德云社的年輕演員都會給人一種被硬推到台前的感覺。

換句話說,很多年輕相聲演員并不具備扎實的基本功,但卻在各種炒作之下,享受了「大師」級的榮譽和待遇。

在這過程中,是什麼因素發揮了決定性作用?是相聲基本功嗎?

是不是郭德綱口中曾經引以為傲的「技巧」?想讓誰紅誰就可以紅的「秘密」?

但如今再看,他曾經屢試不爽的「技巧」,如今也會隨著市場的變化而失靈。

畢竟觀眾不是傻子,終有看明白的那一天!

說到這里,很多網友就會想起當年李菁退出德云社以后,在公開場合隔空喊話郭德綱,并給德云社提出的諸多建議。

他說道:

郭德綱如今這麼有名,事務這麼繁忙,但依然堅持創作,這是很難得的。但是他就是不會管理,導致德云社后台管理混亂,相聲演員專業素質良莠不齊。

如今德云社擴張速度太快了,因為劇場缺演員,很多年輕相聲演員培訓幾個月就要上台演出,這是不負責的。長此以往下去,就會陷入惡性循環。

但反觀如今的德云社,又何嘗不是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呢?

另外在2021年9月,中國文聯以及中國曲協舉辦的研討會上,其中作為曲藝代表的李菁,也對相聲圈目前存在的亂象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認為當下的娛樂圈存在的問題,在相聲圈同樣存在。

隨后他表示:台上比的是藝術,台下比的是藝德。決不能因為別人給你提出建議,你就縱容或者慫恿粉絲去攻擊、謾罵別人!

另外對于德云社現有模式的擔憂,作為郭德綱的搭檔于謙,也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現在德云社的孩子們都急著想出名,他認為說相聲還得需要苦練基本功。并且你不能用二人轉的方式去說相聲,那樣出名是比較快,但你還說不說相聲了。

確實如此,因為如今相聲明星越來越多,但堪稱經典的相聲作品卻一個沒有。

反之都是一些網絡段子的堆砌,甚至依然靠著一些三俗包袱去逗樂觀眾。甚至還有演員說相聲居然還可以看小抄,這是上台前剛寫完的相聲嗎?

事實證明,德云社并沒有采用「華為式苦練內功」的發展模式,反之采用了「聯想式」快速變現的模式。

當然作為一家民營企業,不應該承擔太多原本不屬于他們的義務,比如所謂的文化傳承。

生存并盈利依然是他們的第一要務。

但在此過程中,隨著粉絲越來越多,越來越年輕化,影響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在這種情況下,你不能享受著市場主體地位帶給你的榮譽和回報,而拒絕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

你們的一言一行,無不在影響著當下很多心智并不成熟的年輕人。

德云社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做出的貢獻,這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不可抹殺的。

但功過不可相抵,貢獻并不代表可以無視和抹殺,在發展過程中暴露出的問題。

相聲同行的「無能」,也并不代表你們就是優秀的!

另外如今隨著短視訊的快速發展,很多沒有師承的曲藝人也都紛紛在網上亮相。

他們雖然沒有知名度,但曲藝基本功扎實,也得到了眾多網友的追捧。

為此有網友直言:如果再不努力,你們當年如何淘汰的別人,如今就會同樣被別人淘汰!

祝愿德云社相聲事業更上一層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