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汪直播爆料于謙糗事:為什麼我跟德綱掐不起來?因為我跟于謙關系好

老汪直播,爆料于謙糗事:「為什麼我跟德綱掐不起來?因為我跟于謙關系好!當年我很落魄,跟謙兒說沒地住了,能上你家睡一宿嗎?他雖然答應了,但比我還摳門,請我吃了一碗刀削面,兩個人喝了一瓶二鍋頭…那時候他什麼也不是,也窮…」

「當年他住在高粱橋附近,沒結婚呢,他爸媽住在大港,他自己一個人住。我就在他家睡了一晚上,別提多難受了。第二天7點一起來我就跑了…」

「為什麼跑了?因為我到了他家以后才知道什麼叫狗窩。他養了一屋子活物啊,通道里都是蛐蛐罐,還有各種小動物。你們想象一下那個畫面,多鬧騰啊,屋里多味啊!怎麼睡覺?睡得著嗎?滿腦子都是蛐蛐叫…」

「我還記得我的床頭趴著倆貓,倆貓旁邊是一排鳥籠子,再看地上,全是罐兒。謙兒好像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他呼呼的睡的特別香,我是一點也睡不著…」

「我跟謙兒好久沒聯系了。如今他算功成名就了,我替他高興!因為我們剛認識的時候,都跟落魄,啥也不是,都在為了明天的一口飯而奔波勞碌。他后來跟了德綱,算是跟對人了。」

「他的成功,一方面來自他的專業技能,一方面來他的脾氣秉性。不爭不搶,啥事都不摻和,誰都不得罪,難得糊涂,樂得逍遙…說實話我羨慕他…」

不得不說,從老汪的回憶里,感覺于謙老師年輕時就愛玩。后來他還寫了一本書,就叫《玩兒》,聽說這本書很久了,但一直沒有契機看,后來買了回來,花了一個多小時一口氣看完了。

我只能說羨慕和佩服,倒不是想和于老師玩一樣的,里面有些東西我也不是很感興趣。

但是那種想玩就一頭扎進去,說走就開幾個小時車走了,那種灑脫實在是我體會不了的。尤其是把鷹放走那段,不得不佩服,那才叫玩兒,我這種俗人到底還是什麼都放不下。

于老師活的通透,活在了一個很好的環境下,才能也有,貴人也多,當然肯定是因為自己人格魅力也大,不然誰搭理你啊。

朋友抑郁那段對我觸動也很大,不是誰都能玩兒的,到底還是心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