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拜師時的尷尬事件,孟鶴堂表演超時被訓,秦霄賢說錯話

德云社拜師是一場比較隆重的儀式,稱為擺知,可能會請一些同仁們來觀禮,也可能會有一些表演,對徒弟們來說,能拜師就是得到了師父的初步認可,一輩子拜師可能就這麼一回,所以會非常重視緊張,當然,緊張就可能出錯。孟鶴堂和秦霄賢在拜師當天都有過十分尷尬的經歷。

孟鶴堂是頭鶴,他們一起拜師的有三十多人,表演只安排了一場,是孟鶴堂給一個師哥捧哏,其他拜師的人都上來串個場,結果那位師哥第一次在北展演出,太嗨了,而孟鶴堂當時也沒什麼經驗,沒什麼時間觀念,不懂得把他拉回來,十五到二十分鐘的演出硬生生被他們演了五十分鐘,后面等著上臺的一大幫角兒們和師父都只能默默著急。

表演一結束,孟鶴堂和師哥,以及串場的那些師兄弟馬上就被薅到后臺站一排,面對坐著的一排長輩和師兄弟,那是一頓好訓呀,孟鶴堂當時特別擔心第一天拜師會不會第二天就被摘字,嚇得最后都沒敢找師父師娘合影,給自己的拜師留下了一個遺憾。想象一下當時的情景,感覺有些心疼又莫名好笑。

秦霄賢拜師也是狀況百出,當時他作為徒弟代表要講話,結果主持人說的時候他還往后走,快站好了才想起來自己是那個代表,又慌忙出列去拿話筒,拿了話筒原地轉了個圈,不知道該站哪里,主持人給他往前指了指,他過去以后又不知道該面對師父還是面對觀眾,又來回轉了幾個圈,好不容易站定了,開口就把「六個人」說成了「五個」,被糾正后急得直跺腳。師父在后面都笑了,估計想著:這孩子怕不是傻吧。

時光匆匆,現在的他們不像以前那麼青澀,有了更多的舞臺經驗,一般也不會到那麼緊張的狀態,但是回想起當年的糗事,想必也會莞爾一笑,拜師是他們的人生大事,尷尬或者遺憾,都是愿意深藏在記憶里的美好。祝我孟鶴堂和秦霄賢在以后的日子里越來越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