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德云社99%股份,出門行頭高達上千萬,掌門人王惠究竟多有錢

德云社背后的女人王惠,一身珠寶極盡奢侈,誰又能想到,就連其丈夫郭德綱也是為她打工。

如此「敬業」的班主郭德綱,也不過是德云社的一名簽約藝人。就連喝瓶水的錢都要跟徒弟去借,他為何會將德云社的財政大權,全落在王惠手中呢?

王惠作為德云社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持股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德云社乃至郭德綱都是王惠一個人的資產,甚至還曾在采訪中直言:車、房、公司都是我的名字。

如今的德云社能有多賺錢呢?旗下的產業不光有相聲、曲藝表演,還遍布十幾種產業。

而單拿德云社相聲演出來說,低至六七百,高達七八千,僅僅只是票價,就已經讓王惠賺得盆滿缽滿。楊冪就曾在節目中吐槽德云社的票又貴又難搶。

不僅如此,如今的「德云女孩遍天下」,「德云男團」也開始慢慢嘗試往娛樂圈發展。現在基本上打開一部綜藝或電視劇,就能發現德云社的身影。

德云社如日中天,董事長王惠也沒有在物質上委屈自己,不僅衣食住行高人一等,吃穿用度上更是盡顯壕氣。

王惠背的名牌包包,動輒幾十萬,十足的女明星做派。

這款愛馬仕名牌包,高達二十二萬,而王惠手中更是經典款,價格更是翻了一番。

就連冬天出席活動佩戴的圍巾也是國際大牌路易威登,售價高達一萬元,或許這條圍巾也想不到自己如此高的身價,居然真有人用自己保暖。

除此之外,王惠對首飾珠寶的喜愛,更是到了狂熱的地步。一顆粉色的鴿子蛋鉆戒可謂是她的「心頭摯愛」,經常帶著它參加表演。

這枚「艷紅如血」的鴿子蛋周圍還圍繞一圈分量不輕的鉆石,一枚的價值就是連城之數,另外,王惠還有一枚五克拉的鉆戒。

這枚巴黎尚美的「約瑟芬皇后」曾經被王惠佩戴,出席過天津鼓曲社的開張活動,其價值更是高達幾百萬。

如果你以為王惠能拿出手的珠寶只有這些?那你就錯了。

同樣是粉色鴿子蛋亮相的一天,王惠的右手也是帶了「一套房」的手鏈,這三只手鐲分別來自梵克雅寶和卡地亞,三只之數就已超百萬。

張雨綺曾經說:一克拉以下的磚石是不值錢的。那麼王惠就肯定會說:十萬以下的珠寶也是不值錢的。

早在2007年 郭德綱花了3000萬,在北京買下了玫瑰園的別墅。整個園區相當于68個足球場一樣大,綠化面積高達71%,豪宅地理位置優渥,郭德綱就曾在一檔綜藝節目中展示過自家的豪宅。

雖然只是別墅一角,但滿書架的藏書,和各種古香古色的小擺件,也足以可見其豪華。而這棟豪華別墅,也是登記在王惠名下的。

郭德綱的寵妻表現不僅于此,王惠經常開著一輛一百八十萬的白色奔馳大G,出現在各個「德云社」的演出門口。這輛車雖算不上最頂尖的配置,但其車牌則取了郭麒麟和郭汾陽的諧音「FY70」,因此才獨得王惠的寵愛。

然而一向低調的郭德綱為什麼會允許妻子王惠過如此奢靡的日子呢?

郭德綱僅用一塊巧克力,竟讓京韻名角王惠甘心放棄自己的事業,不惜賣車賣珠寶,只為全力支持他的事業。

擁有德云社99%股份的師娘王惠,如今成為人生贏家,然而早年間她卻為德云社拋棄畢生夢想。

不同于郭德綱的辛苦拼搏,王惠的演藝之路一直走得順風順水。九歲學藝,十四歲開專場演出,紅遍半個天津城。

不僅如此,王惠的家庭也十分殷實,她剛剛學會開車,父親就斥巨資送了一輛「夏利」轎車。

可就是這麼一位家境殷實的京韻「名角兒」,被小黑胖子的一塊巧克力,「騙」著動了心。

從此之后,王惠義無反顧地離開了自己扎根的家鄉和事業,跟著郭德綱來到北京闖蕩。剛開始的日子并不好過,京派主流的相聲世家不接受郭德綱的表演形式,于是只能自己「擺臺賣藝」,郭德綱還曾經在一檔綜藝中坦言:最慘的時候只有一個觀眾。

為了支持郭德綱,王惠將自己的「夏利車」賣了,換來的一萬兩千塊錢,就當作郭德綱的演出資金。

兩人沒有生活費時,王惠更是將積攢下來的首飾全部典當過日。

漸漸地郭德綱的事業有了起色,王惠也不再復出,甘愿成為了郭德綱背后的女人。

2010年,德云社事業如日中天之時,一場「背祖棄宗」的鬧劇上演了

郭德綱生日宴上,一直被他視為「親傳大弟子」的曹云金,醉酒來遲,一來就瘋狂指責師弟,并稱:自己一個人養活了半個德云社。訓斥完眾人,曹云金才發現落寞的郭德綱,上前磕了一個響頭,隨即又在關公像面前跪下,說道:「我今天對著關老爺像起誓,我曹云金離開德云社,再回來我就是xx。」

經過曹云金這麼一鬧,一時間,德云社腹背受敵,風雨飄搖,人心惶惶。郭德綱在臺上怒唱《未央宮》,情到深處竟也公然落淚。

在緊要關頭,作為師娘的王惠挺身站了出來,她言辭懇切地表示:師徒一場,你們不能這麼欺負你們師傅,大不了我們這一攤不干了,我給你們磕一個,咱們散伙。

王惠說完,竟真的跪下,徒弟們見狀,也跟著連連跪下,后臺哭聲一片。這一跪,穩住了德云社,也留住了人心。

郭德綱唱完《未央宮》歸來,才明白妻子王惠為自己、為德云社所做的一切。然而王惠更是憑借一腔真心對郭德綱前妻之子郭麒麟視如己出。

德云社師娘王惠嫁給郭德綱后選擇十二年不生一子,只為照顧繼子郭麒麟的情緒。

王惠作為德云社的師娘,真將每個徒弟都當成自己「親兒子」一般寵愛。

在陶陽還小的時候,王惠就擔心小孩一個人睡不習慣,便每天抱著陶陽睡覺。

甚至認了陶陽當干兒子,親自給他剃了一個「桃心」髮型。

就連「叛走德云社」的曹云金、何云偉在離開德云社后還是會對師娘王惠贊不絕口。

在岳云鵬爆紅之后,虛榮心作祟想換輛新車,王惠也沒有斥責他,而是自掏腰包給岳云鵬買了一輛新車。

燒餅十一歲起住進郭德綱家,與師傅師娘同吃同住,王惠還經常自掏腰包給徒弟們發零花錢。

張云雷離開德云社多年,是王惠把表弟帶回德云社,在張云雷墜樓后也一直照顧他。

孔云龍出交通事故、被鞭炮炸飛,去鬼門關走了兩遭,王惠安慰他「師娘養你一輩子」

然而如此疼愛徒弟們的王惠,為了當好繼母角色,和郭德綱結婚12年不要孩子。

郭德綱和前妻失婚時,郭麒麟只有4歲,彼時的郭德綱一心要闖出自己的名堂,所以將兒子寄養在爺爺奶奶家。

很快掌上明珠王惠和落魄書生郭德綱相愛了,其實王惠在嫁給老郭之前,就已知道繼子郭麒麟的存在。

這讓王惠產生了退縮,她不知道該如何當后媽,然而深陷情網無法自拔的王惠,還是愿意嘗試接受愛人的孩子

就這樣,名動一時的京韻名角成了別人的后媽,剛開始王惠對郭麒麟束手無策,但是每逢遇上郭麒麟的校園中開家長會,王惠都會抽時間去參加。

而且會滿足郭麒麟的所有想法,凡是他出門上街相中的物品,王惠第一時間買到手。

真心換真心,長期不在父母身邊長大的郭麒麟,感受到家的溫暖。從此王惠也變成了郭麒麟口中唯一的「我媽」。

王惠為了郭麒麟一度拒絕要孩子,她擔心自己孩子出生后,會剝奪郭麒麟的寵愛,直到郭麒麟18歲那年,主動提出想要有個妹妹時,王惠才放心的生下小兒子郭汾陽。

這幾年,郭麒麟將事業的重心轉移到了影視,《贅婿》的成功,讓他的邀約不斷,于是回家的時間也慢慢變少,這讓思子心切的王惠十分著急,時不時就對郭麒麟進行「奪命連環call」。

如今的王惠,大兒子已經有了自己的事業,小兒子也開始了自己的學業,她也決定重拾自己的鼓曲事業。

2021年6月,德云社第一次開啟線上招生,還特別開設了鼓曲班,并由王惠親自考核。早期為德云社放棄事業的遺憾,或許能通過教授學生,稍稍彌補內心的一些遺憾。

如今的王惠算得苦盡甘來,你對這對患難與共的夫妻有什麼看法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