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德雲社總教習是郭德綱起的,實在愧不敢當,我的工作很簡單

侯震被稱為德雲社的吉祥物,他以侯派長子長孫的身份,成為郭德綱的護身符之一。

當著郭德綱的面玩遊戲,甚至作為主持人因為玩遊戲忘記上臺,郭德綱對此都寬容大度不予追究。

高峰是如今德雲社當之無愧的名片,他用自己的實力,在演繹著傳統相聲的魅力。

即使郭德綱本人,都因為市場原因,創作大量順應觀眾口味的作品,唯有高峰始終在堅持著傳統相聲的道路。

這種堅守的代價很昂貴,看到年輕的晚輩們,相聲專場開的如火如荼,而他和欒雲平多年來始終舉辦不了像樣的專場。

2015年的高峰專場,名義上是他的,實際上觀眾是奔著郭德綱和于謙來的,高峰只是掛了一個頭銜罷了,這一點高峰本人都在演出的時候,坦率地承認這一點。

直到2019年,高峰才有了真正自己擔綱的相聲專場,為什麼跨度如此之大?

原因很簡單,過于傳統的相聲作品,能夠體現高峰的實力,但是在包袱設計上,越來越不適應這個市場。

高峰對相聲的堅持,贏得了越來越多觀眾的支持,這才是真正守藝人應該有的樣子,最近《天津日報》,用長篇幅報導,對高峰提出了高度讚揚。

這篇文章圍繞高峰的經歷,在德雲社的工作展開,標題非常接地氣《高峰:想學相聲就要下苦功》。

高峰專門解釋了德雲社總教習這個稱呼的由來,這只是郭德綱對他工作的一個戲稱。

高峰的工作,就是把一張白紙的學員領進相聲的大門,給他們打好基礎。

這就是總教習的工作,等到這些學員對相聲入門了,經過一年半載之後,各位學員的天賦都被挖掘出來,郭德綱會從中選出一些好苗子,讓他們拜到自己門下。

這也是郭德綱敬重高峰的原因之一,總教習只負責栽樹,真正結出的果子,必須郭德綱先挑。

「高峰是直眉瞪眼奔著老藝術家去的」,郭德綱的這個評價,是對總教習事業追求最好的總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