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沈陽逐漸銷聲匿跡,岳雲鵬卻成為了‘國民岳嶽’,同樣是在春晚上大火的喜劇演員,如今為何有著雲泥之別?

2009年春晚舞臺上,小瀋陽穿著蘇格蘭裙展示了一把漂亮的高音,

憑藉小品《不差錢》成為那年最火的喜劇演員。

2015年春晚舞臺上,岳雲鵬搭檔孫越說相聲,

唱火了一首《五環之歌》,將德雲社帶向了新的高度。

幾年過後,小瀋陽逐漸銷聲匿跡,偶爾在綜藝中露臉,

而岳雲鵬卻成為了‘國民嶽嶽’,活躍在各個舞臺,

參演了各種類型的電影,演技得到認可。

同樣是在春晚上大火的喜劇演員,如今為何有著雲泥之別?

其實岳雲鵬和小瀋陽的起點差不多,都是苦出身,

在成名之前吃了不少苦。

岳雲鵬原名岳龍剛,出生在河南濮陽農村,

他是家裡第六個孩子,前面有五個姐姐。

岳雲鵬的到來讓這個家裡終于有了兒子,

一家人終于挺起了腰杆,但也讓家裡更窮了。

小時候岳雲鵬家裡靠蒸饅頭維生,幾個姐姐早早輟學上班,

但一家人的生活還是過得緊緊巴巴的,

尤其是後來家裡又生了一個弟弟,日子更加辛苦。

岳雲鵬小時候總是穿姐姐們的衣服,

他因此也有了一個外號嶽六妮,總被嘲笑娘娘腔。

14歲的時候,因為交不起68元的學費岳雲鵬退學了,

跟著姐姐一起來到北京打工。

年齡小又沒有學歷,他最初只能當看門的保安,

後來到了一家餐館打工,既要幫後廚刷碗又要幫忙點單傳菜。

有一次因為岳雲鵬給客人多算了三瓶啤酒,

被客人揪著不放,不僅罵了各種難聽的話,

還不肯結賬,最終只能讓他自己買單。

岳雲鵬因為這件事被店裡開除,

那天晚上差點流落街頭,被子都被扔了出來,

苦苦哀求才被多留了一晚。

之後岳雲鵬到了第二家餐館,也是在這裡遇到了郭德綱,

同時一起被帶走了的還有德雲社的三哥孔雲龍,

只因為在門口吆喝的幾嗓子比較清亮。

那時候的郭德綱還沒有成名,養了一大幫兒徒,

連同自己的兒子郭麒麟一起住在大雜院裡。

當年的岳雲鵬什麼也不會,身上也沒錢,

吃穿用度全靠師娘打理,一群徒弟跟著吃大鍋飯。

在這幾個兒徒中,岳雲鵬算是成長最慢的一個,

被師兄弟欺負,很多人建議郭德綱把他趕走,

說他人S吃得多,什麼都學不會,上不了台。

只有郭德綱覺得這孩子心眼實誠,哪怕他一輩子掃地也留著他。

後來同期的師兄弟陸續登臺了,

岳雲鵬也獲得了一次登臺的機會,

他緊張得連一個完整的段子都沒有講完就被噓下臺,

此後又在後臺掃地、搬桌子,看著師兄弟們表演。

可以說沒有郭德綱就沒有岳雲鵬後來一身的本事,

這一點小瀋陽有所不同,在遇到趙本山之前,

他和妻子沈春陽的二人轉搭檔就已經小有名氣了。

小瀋陽原名沈鶴,同樣出生在一個不太富裕的家庭,

同樣早早輟學,既沒有學歷也沒有一技之長。

那年小瀋陽十三歲,他就在村裡的白事上哭喪賺錢,

哭一場下來能賺三四十塊錢。

因為他哭喪的時候嗓音清亮,調門高,

被當地的二人轉劇團看中,把他招收為演員開始學習二人轉,

至于小瀋陽這個名字,是因為在18歲那年,

他和沈春陽是固定搭檔,兩人互相愛慕,

他為了表達自己的忠心,索性取了這樣一個藝名。

但小瀋陽在遇到趙本山之前,他的日子同樣不好過,

東北的二人轉演員多如牛毛,成名的卻沒有幾個,

大多數都要到處跑場賺錢,不管是村裡、鄉下,

還是舞廳酒吧,只要給錢都去唱,

能夠被大型藝術團簽約,有固定舞臺的演員鳳毛麟角。

小瀋陽夫婦還沒有成名的時候,

經常在各個酒吧串場,一場演出只能賺幾十塊錢,

一晚上要跑幾個酒吧,經常畫著濃妝蹬著腳踏車跑場。

而且為了討客人歡心,二人轉演員在舞臺上扮醜、說葷段子是常事,

有一次小瀋陽為了客人的打賞,一口氣喝下了二十瓶啤酒,

客人拿一遝錢拍在桌上,如同耍猴般看著他。

那時候小瀋陽就經常反串表演,穿個紅肚兜,

化上濃妝,紮個小辮也是他的一大特色。

這樣民間藝人的生活過了五六年,直到遇見趙本山。

在東北二人轉演員中,趙本山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從1990年登上春晚,幾乎每年都會貢獻有記憶點的小品,

2001年開始,他和范偉、高秀敏的《賣拐》更是成為時代經典。

趙本山還執導拍攝了《馬大帥》《劉老根》,

憑藉一己之力將東北二人轉走出東北,

展現在全國觀眾面前,也讓更多的二人轉演員獲得機會。

2003年,趙本山正式開山收徒,

還舉辦了‘趙本山杯’小品大賽,讓更多有本事的二人轉演員湧現到台前,

小瀋陽夫婦就是在2006年脫穎而出,成為了第四批徒弟。

對于小瀋陽這個基本功紮實,還有一副好嗓子的徒弟,

趙本山格外疼愛一些,2007年就把他帶到了春晚的後臺,

08年也推薦他參加了春晚小品的競選,最終作品沒有過關從而被斃掉。

直到2009年,春晚上的《不差錢》讓小瀋陽一鳴驚人,

趙本山還是一如既往的穩妥,但他把出戲的包袱全都給了小瀋陽。

那年小瀋陽不管是造型還是梗全都火了,一時間成為了全國人民的口頭禪,

小瀋陽隨後也成為了第一個展開小品巡演的喜劇演員。

這時的小瀋陽風頭一度蓋過趙本山,他能唱能演,

小品有梗,二人轉好笑,唱功堪比專業歌手,

他也成為本山傳媒第一個大火的徒弟。

而這時德雲社第一個走紅的徒弟是曹雲金,

岳雲鵬還跟在郭德綱的節目裡當背景板,

就好像《康熙來了》裡的陳漢典,一期節目也說不了幾句話。

在小瀋陽火遍全國的時候,曹雲金的勢頭正猛,

開了不少自己的相聲專場,也有了自己的粉絲,

給德雲社帶來了不少收入。

然而在2010年,曹雲金卻在郭德綱的生日宴上翻臉,

破口大駡師父,隨後帶著搭檔脫離德雲社,

這件事讓郭德綱傷心不已,岳雲鵬反而更加忠心。

此後便是郭德綱不遺餘力捧岳雲鵬,

趙本山大張旗鼓捧小瀋陽,不同的是,

本山傳媒的徒弟沒有人敢鬧翻。

趙本山曾經為了讓徒弟在電影裡展現基本功,

硬是跟張藝謀講條件,

在電影《三槍拍案驚奇》裡給小瀋陽加了不少戲份。

趙本山還硬把小瀋陽塞進了王家衛導演的《一代宗師》,

讓他這個二人轉演員擠進了電影圈。

郭德綱也沒少拍電影,但他參演的大多都是爛片,

也是硬把岳雲鵬拉到電影裡客串了不少。

終于在2015年,岳雲鵬迎來了自己的爆發,

他登上了春晚唱火了《五環之歌》,賤賤的表情成為流行表情包,

參演的小成本電影《煎餅俠》意外成為票房黑馬。

次年岳雲鵬拿下了《歡樂喜劇人》第二季的總冠軍,

迎來了自己的全盛時刻,也成為了德雲社的新的一哥。

《歡樂喜劇人》也給本山傳媒帶來了驚喜,

第一季的總冠軍是沈騰,那年還火了一個‘咖妃’宋小寶,

他成為第二個走紅的徒弟。

在第二季的舞臺上,本山傳媒派出了丫蛋、沈春陽,

小瀋陽也過來助陣出演《不差錢2》,只是效果不如預期。

前有開心麻花的沈騰,後有德雲社的岳雲鵬,

曾經火遍全國的喜劇演員小瀋陽被擠下神壇,

就連本山傳媒都不再力捧他,這期間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趙本山徒弟眾多,自己的產業也眾多,

每年除了外部資源還有大量自製劇和舞臺演出,

一連拍攝十幾年的《鄉村愛情故事》就是代表。

這部劇趙本山親自導演並且參演,大部分演員都是他的徒弟,

第一部在2006年拍攝,後來基本上每年一部。

在前幾部小瀋陽也是劇中的重要角色,

後來這個角色直接幾乎再也沒有出現。

這部劇每個角色的走向都是趙本山安排的,

王小寶因為撞車打架,他飾演的王長貴便溺水身亡了,

後來他表現不錯,于是又換了一個名字重新出現了。

還有不少徒弟因為醜聞或者緋聞,全都被寫了出去,

小瀋陽也因為在這部劇中戲份少,被傳和趙本山不合。

這樣的傳言並非沒有道理,小瀋陽那時候混跡在娛樂圈,

和一線明星稱兄道弟,參演了不少大導演的作品,

大有轉型電影演員的勢頭。

而且趙本山向來重視家庭,經常教育徒弟們不能忘本,

他自己也專門蓋了一個平房小院,經常住在院裡做飯,

家裡種了不少菜,還在炕頭吃飯,

儘管買了私人飛機,一家人還是住在東北。

而小瀋陽卻趁著走紅在北京買了房,和謝娜、李晨成為了鄰居,

他的社交圈也從以前的二人轉演員變成了當紅明星,

雖然經常登上各大綜藝節目但不再表演二人轉。

這一點宋小寶就顯得乖巧許多,

他從2015年走紅,隨後也接到了不少影視邀約,

但大多還是東北鄉土風格,即便登上綜藝節目,

也常常帶著自己的師兄弟,張口就來二人轉。

所以之後的的本山傳媒宋小寶逐漸成為中心,

而在外實現演員夢的小瀋陽則露面越來越少。

再加上趙本山不再登上春晚的舞臺,

各種緋聞纏身,變得低調許多,各種資源也在下降,

更是將各種優質資源砸在了聽話的徒弟身上。

從小瀋陽的影視資源上就可以看到斷崖式的下跌,

以前合作了張藝謀、王家衛、朱延平等大導演,

後來在大鵬、陳思誠等新人導演的作品中打醬油。

相比之下郭德綱和岳雲鵬的關係剛好相反,

兩人親如父子,不管是岳雲鵬母親住院還是結婚都是師父操辦。

之後還一起經歷了德雲社的背叛風波,

所以在岳雲鵬走紅之後更加不忘師父。

另外德雲社也有著明確的輩分排序,

師兄帶師弟,師父帶徒弟,互相成就。

岳雲鵬在《歡樂喜劇人》上奪冠後,再次回歸助陣郭麒麟,

兩人爭一哥的包袱成為了每次都避不開的梗。

之後的郭麒麟成為了德雲社第二個走紅的徒弟,

當然他自帶少班主的金字招牌,

減肥後顏值大幅提升的他還受到影視資源的青睞。

曾經岳雲鵬最紅的時候一年十幾檔綜藝,

電影全都擔當一番,被戲稱一個人養活德雲社。

後來郭麒麟火了,師兄弟在舞臺上大方調侃兩人,

說岳雲鵬是過氣演員,絲毫不覺得尷尬。

相比有德雲社作為後盾的岳雲鵬,小瀋陽顯得尤為尷尬,

沈騰、黃渤、王寶強都是他無法超越的喜劇演員,

再加上沒有新的作品被記住,小瀋陽的喜劇地位很快被取代。

他開始頻繁出現在綜藝競賽中,

參加《跨界歌王》和一群非專業歌手比唱功,

參加《演員請就位》比拼演技,早早被淘汰。

對比最明顯的是,2018年小瀋陽首次執導電影《猛蟲過江》,

這部電影撲得無聲無息,不管是投資還是參演都沒有本山傳媒的身影。

而2019年宋小寶首次執導電影《發財日記》,

出品方赫然寫著本山傳媒的名字,

這部電影不僅請到了劉德華演唱主題曲,沙溢、馬麗主演,

還成為了年初的黑馬,口碑和票房雙豐收。

小瀋陽資源肉眼可見的下降,他和師父趙本山也漸行漸遠,

還得不斷澄清自己沒有背叛師門。

相反岳雲鵬上一次春晚連續好幾個熱搜,

德雲社其樂融融,之後的燒餅、孟鶴堂相繼走紅,

儼然已經撐起喜劇的大半江山。

而小瀋陽不管是口碑還是作品都早已不在一線行列,

本山傳媒雖然影響力有所下降,但在東北還是不可動搖。

小瀋陽和岳雲鵬雖然同樣在春晚上走紅,

卻走上了截然相反的星路,這或許也應了那句話,

家和萬事興,對于他們來說師門就是自己的根基,

不忘初心才是長紅的關鍵。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