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雲社眾角「挑撥」父子關係,憋著想篡位,小岳岳和郭麒麟打算聯手?

lvdonghua 2021/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隨著德雲社的日益壯大,郭德綱的徒弟們一個個嶄露頭角,現在德雲社可以說是人才濟濟,隨便拿出一個就可以獨當一面。

人多了,事情也就多了。尤其是隨著郭德綱年齡漸大,德雲社下一任接班人就成了大家目光聚焦的地方。本來郭麒麟作為老郭的兒子應該是名正言順的接班人,但是隨著郭汾陽的出生,這個位置候選人好像撲朔迷離起來。

更讓人無奈的是一大幫徒弟爭著搶著要給老郭當兒子,甚至不惜「擠兌」老郭家親兒子。

【1】于謙

郭德綱成天管于謙的兒子叫郭小寶,按照「交換人質」的原則,大傢伙心目中一致認定郭麒麟就該叫「于大寶」。雖然于謙在臺上吃虧的時候比較多,但是他可沒忘了這個仇,一逮到機會立刻就反殺。

郭麒麟:我跟您說一聲,我跟我爸已經斷絕父子關係了。

于謙:(哭),孩子,我等這一天,等了20多年了。我可等到這一天了,這麼說吧,不管世界上誰,對你有多麼不公平的事情,爸爸依然是愛你的啊!哪天到家來,咱好好說說,爸爸跟你說,有好些話跟你說啊。

郭麒麟:……

【2】嶽雲鵬

作為老郭的「寵徒」,嶽雲鵬和郭麒麟的一哥之爭由來已久,大家都伸長脖子想看看到底是親兒子更得老郭偏愛,還是嶽雲鵬這個第一徒更得偏愛。

當了「寵徒」的嶽雲鵬也沒忘了時時刻刻挑撥一下老郭父子的關係,爭取能夠取代郭麒麟在老郭心目中的位置。

孫越:你當一哥,你也當一哥,有什麼用,上面不是還有……你倆缺心眼,青年才俊,兩人擰成一股繩,把上面那個,(弄下來)。你倆以後說話就,哎(管用了),年輕!

嶽雲鵬:(恍然大悟),說得有道理,兄弟我給你說,上面你有爸爸,上面我有師父,他不完蛋,咱倆永遠站不起來。

郭麒麟:雖說我不應該這麼認為,但是我覺得你說得很對。

嶽雲鵬: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那咋合作?

郭麒麟:嗯!

郭德綱:岳雲鵬同學,德雲社不會忘了你的。

嶽雲鵬:不是,你光忘不了不行,您得讓我接班啊。

郭德綱,你得讓我考慮考慮。

嶽雲鵬:師父咱論能力、論貢獻,郭麒麟跟我沒法比對不對。他管您叫爸爸,我也管您叫爸爸,是不是?也就是我不是您親生的,可是郭麒麟,他做過親子鑒定嗎?

郭德綱:哎呀!(氣死我了)

【3】孟鶴堂

孟鶴堂應該是這幫徒弟裡面膽子最大的一個,他挑撥老郭父子關係的時候可太多了。最近他又幹了一件大事,唱太平歌詞的時候直接把詞給改了,一開始大家以為他是想埋汰郭德綱,誰知道他話鋒一轉,開始挑撥關係。

「這一幅扇面畫的郭德綱,身材不錯還能往上長。身旁徒弟一大幫,欒雲平、小陶陽、燒餅、小四、孟鶴堂,都想要替代麒麟來把兒子當。」

這詞一唱完,後面一幫徒弟樂瘋了,都爭先恐後跟著唱要代替郭麒麟把兒子當。大家目的很一致,都要替代郭麒麟這個親兒子。

【4】閻鶴祥

閻鶴祥在臺上懟起郭麒麟來可是一點都不手軟,老郭家那點亂七八糟的關係被閻鶴祥給說得更是沒邊了,老郭家的關係都是被他給「捋清楚」的。

郭麒麟:咱小時候學都是于老師教,你哪樣行?

閻鶴祥:于老師教咱們的時候咱都學得不錯嘛,都表揚了啊。

郭麒麟:表揚什麼呀,表揚的都是我,知道嗎?

閻鶴祥:廢話,他是你親爹。

于謙:閻鶴祥你打算幹嘛還,這事都往外說?

郭麒麟:我改行,我不說相聲了。我改行我唱京劇。

閻鶴祥:撐糊塗了。你多會學過京劇。

郭麒麟:我家傳呀!

閻鶴祥:你親爸爸于謙不是唱搖滾的嗎?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