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了,郭德綱實現幫師父養閨女的承諾了嗎?她的女兒怎樣了

2007年6月23日,相聲大師侯耀文在北京因心臟病搶救無效去世,享年59歲。

當時郭德綱和于謙正在安徽參加節目錄制,一聽到師父侯耀文去世的消息,郭德綱和于謙二人已經泣不成聲。

郭德綱對節目組說:「我師父走了,其他節目我都能堅持下來,但相聲我真的說不下去了。」

就這樣,二人緊忙參加完節目錄制,連夜坐車趕回北京,吊唁師父侯耀文。

在侯耀文的追悼會上,他手抓著師父的棺木,痛哭不已。眾人上前扶了郭德綱好幾次,才把郭德綱拉起來。

在師父的葬禮上,郭德綱說:「師父,你放心走吧,以后家里我會照顧好的,不會讓侯瓚和家人受到傷害的......」

如今侯耀文先生已經去世15年,郭德綱實現他的承諾了嗎?師父虧欠半生的女兒候瓚過得怎麼樣呢?

01

候瓚是侯耀文與第一任妻子劉彥的孩子,兩人1979年步入婚姻的殿堂,第二年候瓚出生了。

當時侯耀文已經在相聲界很有名氣了,他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在工作上,陪在妻子和女兒身邊的時間很少。

長時間的分隔,讓侯耀文和劉彥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多,最終在1990年,兩人選擇了失婚,候瓚跟隨母親生活。

雖然候瓚跟著母親離開了侯耀文,但侯耀文當時在全國已經很有名氣了,不管候瓚到哪里,都有人說侯耀文拋棄了她和母親。

就這樣,埋怨的種子深深地扎在了候瓚心里,她開始對父親有看法,覺得她就像外面所傳的那樣壞。

她開始故意疏遠父親,即便在大街上碰見侯耀文,候瓚也會選擇繞道而行,堅持不和侯耀文說話。

可哪有孩子不渴望父愛的道理,她也想趴在父親的懷里撒撒嬌。

但候瓚一想到別人說:「你爸爸都不要你們了」,內心還是難免怨恨。

就這樣,一邊渴望父親的愛,一邊想著父親是不是真的不要她了。13歲的候瓚想讓母親和侯耀文重歸于好,想把破碎的家庭拼起來。

但父親再婚的消息,徹底擊垮了候瓚幼小的心靈。

1993年,侯耀文和比他小20歲的袁茵結婚了,兩人還生下了一個女兒,50歲的侯耀文抱著小女兒妞妞笑的合不攏嘴。

當候瓚看見各種報紙上侯耀文抱著妞妞開心的照片之后,她已經從心里不把侯耀文當做自己的父親了。

她把和侯耀文的照片都藏起來,好像把之前的回憶都鎖在過去一樣,她不想再回憶和父親曾經過往的甜蜜。

而侯耀文作為一個父親,又怎麼可能不掛念自己的女兒呢?

他也多次托朋友找到候瓚,去給候瓚做思想工作,想讓女兒接受他這個父親。可候瓚根本不想理會,她內心的積怨已經太深了。

2004年侯耀文和袁茵失婚,候瓚和父親冰凍的感情才開始慢慢融化,但世紀大和解源于這樣一件事情。

有次候瓚生病住院,她本想去外面透透氣,可走到病房走廊一看,一個熟悉的背影正孤獨的坐在長椅上。

而護士走過來對候瓚說:「侯先生已經來了兩個多小時了,他怕打擾你休息,所以就一直守在門外。」

當侯耀文轉過頭來的那一瞬間,候瓚早已經是淚流滿面了,她一頭扎進了父親的懷里,叫出了內心積攢20多年的「爸爸」。

候瓚和父親和解之后,也體會到了自己缺失了20多年的父愛。

可候瓚才過上有父愛的生活3年,2007年侯耀文就因病去世了,由于侯耀文走的突然,沒有留下任何關于財產的遺囑,所以候瓚陷入了與二叔侯耀華的遺產之爭。

甚至候瓚還和侯耀華對簿公堂,而這期間,侯耀文的愛徒郭德綱不顧壓力站在候瓚身邊支持著她。

要說為什麼作為外人的郭德綱,插手侯家內部的家事,還要從他和師父侯耀文的師徒情誼說起。

02

在2003年,郭德綱和于謙受邀去北京參加相聲小品邀請賽。

郭德綱和于謙的組合,在比賽中一路過關斬將,但最終成績止步于第三名,當時相聲大師侯耀文正是比賽的評委。

侯耀文在比賽中一眼就看上了郭德綱,他說:「這小子基本不錯,而且在臺上不怯場,表演還有自己的風格,除了個子矮點,其他都不錯。」

被相聲大師認可,那是對一個相聲演員最大的肯定。

雖然郭德綱知道:「如果有一個好的師父能夠指點我,在相聲界應該會有很好的發展。」來北京的時候,他就四處拜師,但沒有人愿意收郭德綱為徒。

而彼時的于謙已經師承侯耀文搭檔石富寬門下了,而郭德綱還是自己一個人闖蕩。

作為郭德綱的好搭檔,于謙也想讓他有個好師父,畢竟有了師父的帶領,以后可以少吃好多苦。

于是于謙便通過師父石富寬,向師叔侯耀文推薦郭德綱,想讓自己的好搭檔拜在侯耀文先生的門下。

本來侯耀文就欣賞郭德綱,于是便主動給郭德綱打去了電話:「我這有個孩子跟我學了好幾年了,我想收他為徒,你愿不愿意也做我徒弟啊?」

郭德綱一聽,心里簡直是樂開了花,能夠師承侯耀文先生,這是天大的好事啊。于是他連連回答:「先生,我愿意。」

當外界知道侯耀文要收郭德綱為徒的時候,引起了一大片的反對聲,因為當時郭德綱的相聲風格和主流的相聲界顯得格格不入,相聲界很多人都把郭德綱當做「敵人」。

但侯耀文賞識郭德綱的才華,他說:「郭德綱會的傳統相聲,甚至比我們當中有些人會的還要多,而且我們相聲團體要發展壯大,要團結一直,我們應該給孩子一碗飯吃。」

就這樣,不顧眾人的反對,侯耀文把郭德綱收在了門下。

而后事實也足以證明,侯耀文的眼光沒有問題,郭德綱正是相聲界的一匹黑馬。

就這樣,本是「漂泊游子」的郭德綱有了自己的師父,他在相聲事業上也越做越有信心,把自己的才華展現給了世人。

從2005年開始,郭德綱在相聲界的人氣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他開始在天津和北京舉辦自己的相聲個人專場,還創造出了返場22段的驚人記錄。

2006年,郭德綱受邀加入了中國鐵路文工團,成為了文工團的一名正式演員,在天津連續舉辦了幾場個人相聲專場,又以連續返場25段打破了自己的記錄。

除了相聲,無論是綜藝、電視劇還是電影,郭德綱都逐漸嶄露頭角。也就是在那幾年,德云社的發展也越來越好。

郭德綱事業發展的紅火,自然少不了師父侯耀文的幫襯。

無論是在哪兒演出,只要有時間,侯耀文就會到場幫助郭德綱。侯耀文知道郭德綱當時在圈中人脈不行,就帶著郭德綱出席各種活動,給他介紹了不少人。

雖然當時德云社已經有所起色,但難免還會遇到發展的困難時期。侯耀文還曾自掏腰包,拿出5萬塊錢幫助德云社發展。

當時郭德綱把相聲變得越來越通俗化,因為他想讓更多人喜歡上相聲,所以很多相聲前輩都看不上郭德綱。

但侯耀文給了郭德綱莫大的支持,他對外界的罵聲做出了回應:「郭德綱一路走過來經歷了重重磨難,他勢必嫉惡如仇。」

侯耀文的意思就是:你們別對郭德綱太過分,等他翻過身來,你們都會被他打敗。

而侯耀文對郭德綱的好不僅體現在事業上,在生活中對自己的徒弟也是「偏心」的不行。

郭德綱曾說過:「師父沒事兒的時候,經常把我叫到家里去吃炸醬面。我們爺倆經常談心,師父總是給我指點迷津。」

雖然郭德綱拜師比較晚,但絲毫沒有影響師徒二人的關系,有時候倆人聊得高興,郭德綱就住在師父家,和師父徹夜長談。

但2007年侯耀文的突然去世,讓郭德綱失去了自己相聲道路上的領路人。

雖然師父走了,但郭德綱沒有忘記師父對自己的恩情,為了報答侯耀文的栽培,郭德綱決心擔負起照顧候瓚一家人的責任。

所以在候瓚陷入遺產糾紛的時候,是郭德綱最先站出來支持著她。

可郭德綱的這一做法,不僅給自己帶來了巨大的壓力,還讓師叔侯耀華對自己起了「敵意」。

03

由于侯耀文走的突然,沒有留下遺囑,所以當時侯耀文的二哥侯耀華對弟弟的財產動了心思。

侯耀華和侯耀文女兒的遺產之爭一度鬧到了法庭之上,按理來說這是侯家的事,郭德綱本不應該插手去管。

但郭德綱覺得:「正是我在最低谷的時候,師父帶我走過了難關,如果沒有侯耀文,也不會有我郭德綱的今天。」

所以郭德綱不顧外界的聲討和侯耀華的攻擊,站在了候瓚身邊。

在2004年的時候,侯耀華貸款買了一處別墅,他去世時還有很多債務沒有還清,而侯耀華不僅沒有幫助還貸款,還把侯耀文別墅里的東西都搬空了。

可對再想保護師父家人的郭德綱來說,當時能做的也只有幫助候瓚還清貸款了,所以郭德綱四處借錢,東拼西湊拿出了三千萬,買下了師父的房子,交到了候瓚手中。

當年侯耀文拿出五萬幫助郭德綱周轉德云社,現在郭德綱拿出三千萬為師父家人平事,也足以看出郭德綱的感恩之心。

郭德綱作為一個「外人」,畢竟是插手了侯家內部的事情,遭到了外界一片聲討,而侯耀華更是多次針對郭德綱。

侯耀華曾在節目中揚言要替弟弟侯耀文清理門戶,意思就是要整治郭德綱,但這聽起來有點不切實際。

除了語言上的「交鋒」,侯耀華做的事,也確實讓郭德綱難堪。

2010年,郭德綱的弟子何云偉出走德云社。覺得單位不好,想換個工作單位,這本是人之常情。

但2017年,何云偉拜師到了侯耀華的門下,這直接讓何云偉的輩分高了一級,原本是郭德綱的徒弟,現在卻和郭德綱平起平坐了。

不管侯耀華做什麼、說什麼,郭德綱從不去理會,照常是每年悼念師父,該做的事情一樣都不少。

候瓚曾說:「我很感謝郭德綱對我的幫助,他幫我還清了我父親的債務買下了房子,讓我們一家人的生活都有了保障,為了幫我還遭到了本不應該遭受的抨擊。」

而郭德綱也不止一次說過:「幫助候瓚是我應該做的事,我師父對我那麼好,我做的這些根本算不了什麼,以后德云社就是侯瓚的家。」

除了對師父女兒候瓚的幫助,對于侯耀文家人郭德綱同樣關心。

侯耀文大哥的兒子侯震,如今就在德云社工作。侯震不說相聲,郭德綱就讓他「想干什麼干什麼」,而郭德綱也還十分尊敬他。

就在去年德云社的演出上,侯耀文的外孫女還登臺給郭德綱獻花,她在臺上喊著郭德綱舅舅,而郭德綱也向觀眾介紹她是師父侯耀文的外孫女。

這也能夠看出侯耀文去世后,郭德綱依舊和師父家人保持著良好的關系。

自從侯耀文去世后,郭德綱就把師父的遺像擺在了德云社的后臺,每年開箱封箱以及初一十五,他都會帶著徒弟們燒香上供。

在2019年,為了表達對師父的懷念,郭德綱在北京舉辦了紀念拜師十五周年專場演出。

他在臺上特意說:「我受過很多相聲前輩的教誨,他們都是我的師父,但真正磕頭拜師的只有侯耀文先生。」

曾經人采訪問過郭德綱:「當年為了幫助師父的家人說話,插手了侯家內部的家事,還和侯耀華先生鬧僵了,你后悔過嗎?」

郭德綱直言不后悔,他說這樣做我能覺得對得起師父。

的確,師父侯耀文給予的幫助,對郭德綱來說是要記一輩子的恩情。

在他最難的時候遇到了伸手幫自己的人,郭德綱有什麼理由不去報答他呢?

就算師父走了,郭德綱也要把師父對他的恩情,回報給師父的家人,他會盡自己所能去保護他們。

如今侯耀文先生已經去世15年了,候瓚也已經42歲了,如今的她有自己的家庭,熱愛平靜生活的她很少出現在大眾的視野里。

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郭德綱也一直沒有忘記師父對自己的恩情,雖然師父走了,但他自己的回報都給了侯耀文的家人。

知恩圖報本來就是傳統美德,如果人人都懷有一顆感恩的心,那麼生活將是多麼美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