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是怎麼把岳雲鵬「捧紅」的,小岳岳曾經也想過要退出德雲社?

 

德云社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型专业相声社团之一,想了解德雲男團的最資訊?關注我,更多精彩瞬間,等你來閱讀

 

郭德綱勸人有秘訣,怪不得德雲社那些曾經備受打擊的演員,都能重新站起來,而「一夜爆紅」的也沒有膨脹。

曾有「嫉妒」者說郭德綱每兩個月就得看一次心理醫生,純粹是無稽之談。

郭德綱最苦的時候,可沒錢去看「心理醫生」。最需要「解心寬」的黑暗中,他都能自己走過來,心理素質可不是一般的強大。

2010年的「黑色8月」風波,險些讓德雲社關門大吉。

在「綱絲」們的支持下,德雲社用了一年的時間恢復元氣。

當時的德雲社,能不賠錢開商演的也只有郭德綱于謙了,而能留下來的觀眾,基本上都是他們二位的鐵粉。

郭德綱想好好的盤算一下,可是後臺剩下的這些徒弟和演員們,小的小,老的老,沒的沒,走的走,倒倉的倒倉......還有幾個孩子還在上學,暫時不能全職的專注相聲事業,這其中也包括自己的親兒子—郭麒麟。

這種局面,怎一個「慘」字了得!

他左邊扒拉扒拉,右邊扒拉扒拉,扒拉半天,看見了躲在角落裡的岳雲鵬。

這個孩子最近幾年漸漸長開了,有了大小夥子的意思,而且聲音和氣質比較有特色,為人踏實,是個可塑之才。

只是還有一個大問題——自卑。

自卑是相聲演員的大忌,如果一個人缺乏氣場,那麼他也一定缺乏感染力和吸引力。

而觀眾如果不能被演員的吸引力所帶動,他又怎麼能沉浸其中,怎麼能願意樂呢?

一個人的自信可不是,能在短期內被打造出來的。

河南農村苦孩子出身的岳雲鵬,家裡特別窮,打小就受到過不少的冷眼與嘲笑。

窮到什麼程度呢?

岳雲鵬記得:

「那會地裡的莊稼長熟了就賣了,就沒往家里拉過。」

岳雲鵬有5個姐姐,家裡沒有一件正經的玩具,他也只能撿姐姐們剩下的衣服穿。

但是,所有不花錢的遊戲他都玩得賊溜兒:滾鐵環、跳皮筋、捉迷藏......

只不過,滾鐵環滾得太投入,沒有看見門框,到現在腦袋上還有道疤;過年沒錢買炮,撿人家放完沒有響的炮,還曾經被炸了手。

所以,德雲社岳雲鵬和三哥孔雲龍鄭重宣告各位粉絲:

不響的炮別撿,不著的呲花別靠得太近!

眼看著光靠種地根本養活不了這麼多的孩子,岳雲鵬的父母開始靠勤勞的雙手養家糊口,起早貪黑的蒸饅頭賣,但是,微薄的盈利,孩子們還是吃不飽。

尤其岳雲鵬此時已經14歲了,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他餓啊。

于是,岳雲鵬提出來:輟學打工。

這樣不僅能減少家庭負擔,自己也能靠自己吃飽飯。

本來,他的父母是不同意的,但是看看岳雲鵬的成績單,又看看兒子如此堅決的態度,再看看家徒四壁和孩子們身上的破衣服,還是點頭答應了。

岳雲鵬的五姐本來就在北京打工,又是「離首都不遠」的大城市,所以,他也想來闖一闖。

十幾歲的男孩子,沒有看過世界,可是,在他心裡有想象的世界。

在那個世界裡,他可以行俠仗義,他可以大展拳腳,因為沒有人會認為自己是個「廢人」。

岳雲鵬也是如此啊,他背著不多的行行李,在火車上看著窗外,覺得處處是機會,處處是希望。

但是,當他真的來到北京,才發現,夢破滅了。

原來在村子裡,雖然也窮,雖然朋友少,但是有熱情好心的鄰居給他家點兒面,或者送他幾件舊衣服,這足能讓他感受到生活的溫暖和善意。

而且,在村裡從來沒人嫌他「沒見過世面」。

可是,來到北京才發現,「沒見過世面」使他不會討好人,不會說話,也不會辦事。

仿佛面前的十幾年都白活了一樣,這使得他非常的挫敗和焦急,他從來也沒有想過「世面」這個東西,竟然這麼重要。

姐姐幫他到處跑工作,可在紡織廠打工的她又能有什麼門路呢?

終于,岳雲鵬找到了一份做餐館服務員的工作。

但是這份工作,又再一次令嶽雲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自卑之中。

一般來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都很驕傲,做服務行業本來就會令他感到不舒服,而他又不善于自我情緒疏導,打工的餐館也沒有正經的企業文化和職業培訓,再加上經常遇到素質不高的顧客,岳雲鵬在本該張揚的年紀,如履薄冰。

終于,由于岳雲鵬的一個小失誤,在挑剔的顧客喋喋不休,不依不饒地辱駡下,岳雲鵬不僅賠了錢還丟了工作。

不知道這位顧客還記不記得,那個在小餐館被他辱駡的小夥子;又看沒看出來,如今這個人身上已經隱隱有了「大師風范」?

在2015年的一次採訪中,主持人問岳雲鵬:

「你恨那個客人嗎?」

岳雲鵬說:

「我到現在都恨他,我知道我應該原諒,可是我做不到,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那個樣子?」

說完,岳雲鵬忍不住還是哭了。

正是這次的打擊,讓他有了「學一門手藝」的念頭。

2003年的一天,嶽雲鵬的「貴人」來了。

這個顧客對岳雲鵬說:

「我看你嗓子不錯,給你介紹個老師,你去和他學相聲吧!」

于是,他來到了德雲社,見到了郭德綱。

岳雲鵬不是相聲世家,甚至在這之前都沒聽過相聲,真是一點兒基礎都沒有,木訥的他在後臺遭到一些「高傲」的師兄的嫌棄和排擠,由于當時德雲社的盈利也不好,他們都攛掇郭老師別養著這個「閒人」了。

但是師母王慧心疼他,郭德綱也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曾經艱苦的自己。

于是,郭德綱說:「孩子你放心,只要有我一口飯吃,就不會讓你走。」

岳雲鵬留了下來,徐德亮、曹雲金、劉雲天、何雲偉、李菁都走了,他還在。

德雲社的演員們青黃不接,沒有時間再給岳雲鵬單純去找自信了,只能邊演出邊找。

也許,最初的岳雲鵬在臺上不夠自信,控場也不流暢,但正是如此使得他擁有一股「賤賤的親和力」。

根據他的自身特點,郭德綱為岳雲鵬量身打造了適合他的作品。

不知道多少朋友還記得岳雲鵬的《怯大鼓》?

「孫悟空大戰豬八戒~~豬八戒大戰那個孫悟空~~~」

這句唱比《五環之歌》還洗腦。

待到《五環之歌》橫空出世,岳雲鵬已經紅遍大江南北,成為了德雲社除了郭德綱于謙以外,商演靠自己賣票不賠錢的第三位演員!

而也正是在此時,岳雲鵬曾經有一段短暫的「飄」。

也許是因為對最親的人說不出謊言,也是是談話的氛圍過于輕鬆,坦誠的岳雲鵬竟然在一期《以德服人》中向觀眾和郭于兩位老師承認:自己也曾動過離開德雲社的念頭。

但是被媳婦兒的一巴掌拍醒了。

這種話,大概需要真的交心交底了才敢說吧,也難怪郭德綱選擇信任他。

從第一屆「綱絲節」之後,岳雲鵬一路走紅,如今他的身上多了一份穩重和自信,可以遊刃有餘的駕馭任何舞臺,控場一流。

大家還記得去年《綱絲節》他自帶2倍速版本的表演吧?

「啪一下眼珠子拍出來,啪一下再安回去。」

整個節目,快而不亂,快而不鬧,深夜的觀眾全被喚醒,場子瞬間就炸了。

他甚至可以在春晚的舞臺,輕鬆的和觀眾互動。

岳雲鵬,越來越好了。

 

德云社以“让相声回归剧场”,做“真正的相声”为要旨,緊跟小編步伐,帶你領略德雲真男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