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元老徐德亮,曾放「豪言」:是我捧紅你郭德綱!郭德綱9個字讓其閉嘴

德云社創始人之一張文順有2個得意弟子,一個是郭德綱,一個是徐德亮。

郭德綱這些年風聲水起,自是不必多說,徐德亮卻和郭德綱翻臉,出走德云社,屢遭創業失敗、商演被轟下臺、德字被收回。

他曾放「豪言」:是我捧紅你郭德綱!郭德綱回復9個字:「德云社從來不養閑人!」

從此兩人再無瓜葛。

作為「德」字輩同門師兄,他和郭德綱為何老死不相往來,這其中到底有著怎樣的恩怨情仇?出走德云社后,徐德亮如今過得怎麼樣呢?

徐德亮原名徐亮,進入德云社后,和郭德綱拜相聲泰斗、德云社創始人之一張文順為師,同為「德」字輩師兄。

徐亮從小喜歡曲藝,自小學習京劇,評書、三弦、相聲,他的學習成績也很好,是個人見人夸的好孩子。

曲藝方面的天賦,讓徐亮早早在北京各大比賽中嶄露頭角,有時候還會受到邀請,去北京的茶館表演相聲。

那個時候,從天津來北京闖世界的郭德綱正處在人生困境,被同行排擠、住15元一晚的天橋,只能混跡在小茶館中說場相聲,看看能不能賺一些名氣。

在茶館里,徐亮認識了郭德綱,年齡相仿、都愛相聲,兩人一拍即合,結成搭檔演出。

兩人沒什麼名氣,能有機會上臺就很知足,所以盡管沒有任何收入,兩人卻一直堅持在茶館中表演相聲。

和自小苦出身的郭德綱不同,郭德綱說相聲是要改變人生命運,但徐亮卻只把相聲做為興趣愛好。

所以,徐亮心底里是要考大學的,在1997年,他如愿以償考上北京大學中文系。

大學畢業后,徐亮當了一名記者,后來互聯網盛行,又改行進入IT界,每份工作都不錯,月薪早早過了萬。

郭德綱這幾年間也沒閑著,拼命努力,將德云社做成全國知名的相聲社,火遍全國。

雖然沒有從事相聲表演,徐亮骨子里依然熱愛曲藝,眼看曲藝在全國復蘇,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2006年,徐亮思考再三,毅然辭掉收入頗豐的工作,追隨郭德綱加入德云社。

進入德云社,徐亮改名徐德亮,和郭德綱是一輩人,還遇到他的搭檔王文林。

徐亮是北大才子,他的段子文化含量高,兩人在小劇場演出時積累了一批忠實的觀眾,郭德綱還給他封了一個稱號「新文哏大師」。

當年的小劇場里,除了何云偉、李菁,就屬徐亮和王文林的表演最賣座。

隨著大師稱號的廣為人知,再加上徐亮一直認為,郭德綱的走紅和他的提攜有很大關系,他覺到自己的實力,可以支撐德云社的半邊天了。

眼看德云社火爆全國,郭德綱的名聲越來越大,徐亮心中有些不平衡了。

同是德字輩,郭德綱進出都是車接車送,但他卻是坐公交車、捷運去趕場,郭德綱在德云社中權威越來越高,讓誰演出、給誰發錢都是他說了算,自己想加50元出場費,都得不到郭德綱的批準。

再說,當初要不是他讓郭德綱當捧哏,哪有郭德綱的現在。

偶然間,徐亮得知郭德綱一場商演的演出費有40萬,但那場演出中分給他的演出費只有150元,心中越發生氣。

在此之后,徐亮在接受外部采訪時,時不時地會拿郭德綱和他做比較,經常會說郭德綱掙那麼多錢,自己掙的錢都不夠還房貸。

慢慢的,德云社的弟子們都覺得徐亮的情緒不對,德云社的收入本是不能對外透露的,可徐亮卻口無遮攔,啥都往外說,明顯是故意的。

后來,徐亮開始經常請假,請假時間也越來越長,影響了社里的演出安排。

時間長了,這也不是個事,郭德綱就主動打過去電話詢問他什麼時候上班。

徐亮借口說家里有事,再等等就上班。

郭德綱在電話那頭頓了頓,說:「你那邊籌備得差不多了吧?」徐亮一愣,隨即回復:「差不多了。」

原來徐亮早有外心,請了長假去建立自己的相聲班子,見被郭德綱看穿,索性承認。

這下兩人真的撕破臉,鬧翻了。

2008年,加入德云社僅兩年的徐亮,拉上他的搭檔王文林一起發布聲明:

徐德亮、王文林即日起退出德云社。

這是第一次有人公開退出德云社,消息一出,轟動整個曲藝界。

兩人的師傅張文順聽到此消息后,氣憤不已,大罵徐德亮只認錢,沒有藝德,還讓自己的徒弟發布聲明,收回徐德亮的「德」字。

徐亮至始至終都否認是因為錢才離開德云社,他說是因為北大畢業的他和郭德綱文化差異太多無法共事。

讓人不可理解的是,徐亮還對外宣稱,他從來沒有正式拜張順文為師,所以根本談不上師徒。

相聲界最講究門戶,圈里混總要有所依托,徐亮這下是把自己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

人各有志,走就走吧,郭德綱對徐亮的出走雖有遺憾,卻未強行挽留。

在走之前,郭德綱曾私下和徐亮有過一次深談,理解他的志向,也希望他離開后不要再跟媒體說德云社的事情。

徐亮痛快地答應了,但他反悔也很快,在接受采訪時大談特談德云社分錢不均、管理混亂,郭德綱就是一言堂。

郭德綱也沒給徐亮留面子,在接受采訪時說:徐亮讓我給他漲演出費,可他的影響根本不行呀,這些年來,商演從來沒有點名讓他去的。

是是非非面前,這兩個曾經最親密的搭檔成了老死不相往來的對頭,也是這次分手,讓兩人一個走向鼎峰、一個滑向低谷。

出走后的徐亮認為自己無論如何也比郭德綱強,一定能創辦一個比德云社還好的相聲社團。

于是,他創辦「海淀相聲俱樂部」,首場表演時,借著當年攢下的人氣,相聲界中知名人物都來捧他的場。

隨后的幾場表演中也是人滿為患,徐亮發自內心的高興,更感覺超過德云社那是板上釘釘的事。

讓徐亮始料不及的是,俱樂部的表演越來越不受觀眾的喜歡,經常票都賣不出去,而他和王文林的表演也跟不上當下觀眾的欣賞水平。

有一次,他和王文林回北京大學演出,正當兩人賣力表演時,突然從臺側上來幾個工作人員,把他們演出的臺子搬下場,兩人尷尬又慌亂,站在臺上不知所措。

事后才知道,因為他倆表演超時影響了后面的節目,被主持人轟下舞臺。

有人說,拋開其它因素,單從相聲表演上看,徐亮比不上郭德綱在臺上的瀟灑自如,也沒有李菁的穩重有力,就連熱鬧程度也不如何云偉,所以徐亮的沒落是正常的。

再加上相聲界新人輩出,人們對他和王文林的辯識度越來越低,徐亮的相聲事業沒有等到蓬勃發展,就被現實打落在原地。

徐亮也有他的長處,他的文稿流暢,有觀點有內容,他的離開從長遠來看并不是壞事。

徐亮錯就錯在太自信自己的能力,為自己的一點小成就沾沾自喜,低估了平臺的作用。

性格決定命運,徐亮自視清高的性格,決定了他所要經受的一切。越來越多的負面加在他身上,越來越多的網友對他的做事風格反感。

張文順去世后,徐亮的所作所為更是讓所有人寒心。

2009年,岳云鵬發表「徐亮,人得要臉」長文,將久未謀面的徐亮推到人前。

岳云鵬在文中十問徐亮,靠張文順去世炒作自己,卻從未在師傅病重時看望過老人家。

在各方的壓力下,徐亮不得已來到張文順的葬禮現場。

郭德綱迎上去,兩人雙手緊握:來了就好……

這四個字從郭德綱口中說出,仿佛化解了多年來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

葬禮上,徐亮跪倒在師傅靈前哭成淚人,恨自己沒有見到師傅的最后一面,這眼淚中真情流露,徐亮是真的后悔了。

但是,時過境遷,過去發生的事情永遠無法挽回,葬禮后,他和郭德綱之間依然沒有任何聯系,那份同門師兄的情誼原來早已灰飛煙沒。

如今徐亮多元化發展,找到新的事業方向,寫寫書、做編劇,偶爾也會應邀做相聲表演,像是脫胎換骨般,過上了與事無爭、淡泊的生活。

網上曾說,沒有馬云的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云。

有些人本是借助平臺才能取得一些成績,卻錯誤地高估自己的能力。

做人要認清自己的實力,看清所處時代的需求,要有大格局,才能有更大的收獲。

自視清高的徐亮也為自己人生發展付出了沉重代價,褪去往事的外衣,徐亮也找到人生的方向,光環消失后他終于發現自己真正的實力,這或許是他人生中最幸運的事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