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志剛:「郭德綱的相聲跟我學的」,郭德綱:「我沒這個師父」~

中國人有「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說法,師徒之間的感情就像是父子一樣,在古代,學徒們要學會一種技藝,往往要花費數年的功夫,而如果師傅對他們慈愛,徒弟對師傅忠心,對他們來說,就像是一對父子。

在中國相聲界,有一對師徒,從一開始的互相關愛,到後來和薄公堂撕破臉皮,最後被師父將徒弟高尚法院,索要民事賠償。他們就是郭德綱和楊志剛。

楊志剛是誰,楊志剛是天津著名的相聲大師,他的老師是白全福,楊志剛城市天橋紅橋區文化館的負責人。

郭德綱之所以和楊志剛相識,是因為郭德綱的父親是員警,郭德綱的爸爸郭有源是一個片警,而楊志剛的博物館,就在郭德綱的父親的管轄范圍內。

郭德綱的老爸工作繁忙,有時候會把郭德綱送到文化館,讓楊志剛照顧他。

天津是一個曲藝之鄉,民間小曲的種類繁多,在文化館裡也經常上演。郭德綱自幼喜愛曲藝,在文化館裡如魚得水,樂此不疲。

在文化館裡面,他可以避免被拐賣,也可以避免被帶壞,那時候郭德綱還只是個少年。郭德綱打小是個小胖墩,圓臉,肉嘟嘟的,看著挺可愛的。

再加上郭德綱生性活潑,經常在文化館幫忙,給館裡出了不少力,所以大家對郭德綱還是很有好感的,楊志剛館長也很喜歡他。

不過郭德綱和楊志剛還沒有來得及交流,郭德綱十五歲就被北京的「全總」文工團錄取,郭德綱于是離開天津,到京城去全總文工團做了一名相聲演員。

郭德綱在全總文工團結識了一位藏族舞蹈家楊宏,藏族姓洛桑。郭德綱說,洛桑是個愛喝酒的人,發完薪水後,他會和朋友們一起出去喝酒,月底的時候,他身上的錢用完了,倒杯開水也要喝幾杯。洛桑這個不良嗜好給他以後發生交通事故埋下了伏筆。

全總文工團,一直以來是是郭德綱的夢想工作。原本,進京城、成了正式編制演員,以為可以在北京站站穩了腳跟,一飛沖天的郭德綱,很快就不開心了。那段時間,因為相聲行業的低迷,基本上都沒有演出工作,所以郭德綱被全總文工團退回了天津。

郭德綱灰溜溜地返回天津,經常待在家裡不願外出,生怕遭鄰居笑話。楊志剛得知小胖被送回天津。楊志剛主動去找郭德綱,詢問他願不願意來文化館工作,雖說沒有辦法解決編制問題,但至少可以做點事情,不至于浪費自己的青春。

郭德綱被楊志剛收入了文化館,這讓郭德綱非常感動。于是郭德綱提岀來要拜師楊志剛,楊志剛也沒有多說什麼。兩人並未舉行正式的拜師禮,所以郭德綱才會在事後拒絕承認他是楊志剛的徒弟。

郭德綱是楊志剛最信任的人,不僅教會他說相聲,還會讓郭德綱處理家庭事務。這一年,楊志剛家裡的事情,郭德綱都是幫著楊志剛做的。

二人決裂件事的起因,就是因為文化館的腐敗,有一年,政府對有關部門查文化館的賬目,發現了一筆數千元的賬目,負責人整事而郭德綱,而舉報的人,就是楊志剛。

這讓郭德綱很失望,郭德綱告訴他,這些錢,都是為了楊志剛的新家花的。也就是說,楊志剛公款私用,而郭德綱,則是他的替罪羊。

兩人之間產生了隔閡,郭德綱無法在文化館裡繼續待下去,他又一次獨自在京城遊歷。然而,楊志剛卻對郭德綱出走表示了不屑,他還告訴郭德綱,如果郭德綱不去文化館,他就要挨餓了。

郭德綱這一次回京,自稱是白全福的徒孫,可見楊志剛對郭德綱的相聲還是有一定的教導。可是,郭德綱在發跡了之後,為什麼還不願意承認拜他為師呢,其中有兩個原因。

楊志剛怎麼也沒想到,郭德綱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成就,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胖子,一躍成為了一代相聲大師。楊志剛本以為,郭德綱一個人去京,是不可能在北京立足的,很快就會像上一次一樣,回到天津。

楊志剛壓根就沒想過認郭德綱是自己的徒弟,有一次在《曲苑雜壇》的後臺,范振鈺老師曾經問過楊志剛,郭德綱是不是他的弟子,楊志剛說是也不是。

含糊其辭,等于就是不認這個徒弟。另外,郭德綱當初想要拜一位著名的說書大師金文聲為師,而楊志剛又在背後插了一腳,想要讓金文聲放棄郭德綱。

在郭德綱最落魄的時候,在京城裡挨餓受凍的時候,楊志剛從來沒有承認自己是他的師傅,也沒有給他任何的幫助,而是站在一旁,等著看郭德綱出醜。

郭德綱是個倔強的漢子,他在北京吃了那麼苦,就是不想回到天津。郭德綱在櫥窗當動物一樣被人看了兩天,郭父看著郭德綱的錄影,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他說,做這一行很辛苦,但是不知道郭德綱那些年難到這個地步。

如此一來,兩人之間的恩怨也就水落石出了。在相聲界,拜師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被認為是師徒之間最重要的一步。中國人結婚,不僅要拿到結婚證,還要辦一場八抬大轎,這門親事才算正式落定。

沒有拜師,也沒有承認自己是他的弟子,這讓郭德綱很是失望。郭德綱拜入侯耀文門下,那時候已經辦好了拜師禮,侯耀文這是在向整個相聲圈宣告,郭德綱就是我的弟子,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

楊志剛在郭德綱成名後,為了爭奪師傅的位置也鬧了不少事,郭德綱也懶得理會他。2006年,楊志剛以誹謗罪起訴郭德綱,要求刑事賠償,楊志剛歇斯底里,想要置郭德綱于絕境。他希望法庭能給郭德綱判上幾年的有期徒刑,以泄心頭之恨。

經過法庭的調查,楊志剛的胡攪蠻纏被法院駁回,楊志剛提出的三百萬賠償,自己劃價下降到了二十萬。郭德綱就是不肯認輸,賠償給楊志剛。郭德綱說過:「我就想給你們當條狗,你們怕我咬你,生生把我逼成了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