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雲金酒後跟朋友傾訴,很懷念德雲社的日子,還為郭麒麟感到自豪

「我不幹了。」

「關二爺作證,我要是再回到德雲社,我就是個XX。」

在郭德綱的37歲生日宴上,當時身為徒弟的曹雲金在眾人面前大聲喊道。這一次,他不僅毀掉了師父的生日宴,更是寒了師父師娘的心。

曹雲金不顧在場人士的勸說,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德雲社,成了一個忘恩負義之徒。這件事情引起了很大的爭論,曹雲金和郭德綱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不知道這是究竟怎麼回事。

時至今日,德雲社紅紅火火,離開德雲社的人也都忙著自己的事情,鮮少再有人談起他們的是是非非了,真正將其放於心中,久久不能忘懷的,想必也就只有當事人自己吧。

最近幾天,有知情人士在微博上曝光了曹雲金的近況,甚至說他還提到了德雲社。網友稱,曹雲金與友人在北京餐廳用餐時,喝多了之後,情不自禁地向好友吐露心聲,稱自己目前住在一棟別墅,開了專場,存款能有上千萬。

但這些都不是他所希望的,他最懷念的就是德雲社的那些年,當時公司還沒有改制,所有人都是一片透明,想什麼就說什麼,根本沒有商業上的利益衝突。

曹雲金還說起了郭麒麟,說郭麒麟小時候很頑皮,自己也經常帶他出去玩,現在看到他一個人撐起了德雲社,心裡也挺開心的。

曹雲金到底有沒有想要回德雲社,我們還不知道,但是從網友們的反應來看,就算他有這樣的想法,也擋不住輿論。「就算郭老師同意,我們也不會同意的。」

德雲社雖然是郭德綱一手建立的,可德雲社能有今天,全是靠著千萬人的支持,郭德綱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一直念叨著「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間造孽錢」,觀眾們是有權利說話的,畢竟,誰願意為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而花錢買門票?

也有人說,郭德綱可以原諒他,但德雲社不能容忍他。從郭德綱給曹雲金的那封信中,可以看出,郭德綱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曹雲金從小就跟在郭德綱身邊,就像是父子一樣。如果曹雲金回去道歉,郭德綱肯定會手下留情。

但德雲社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早就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鬧了。郭德綱門下有四百多名徒弟,這些年一直在陪著郭德綱打拼,德雲社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曹雲金這種背信棄義的人,眾弟子豈能容忍?

想必郭德綱也不會因為曹雲金的懺悔,就得罪一直在身旁的眾弟子吧?而曹雲金雖說想念德雲社,但估計也就是酒後的牢騷罷了,即使心中想念,他也未必敢回去,回去就要向郭德綱低頭認錯,如若德雲社和郭德綱接納了他倒還好,但是大機率上,他是回不去的。

所以說,曹雲金這樣折騰一番,討不到好處不說,還讓人白白看了笑話,這樣吃力不討好的買賣,曹雲金是不會幹的,要不他當初又怎會執意離開德雲社呢?

也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岳雲鵬在他還沒有成名的時候,一直兢兢業業恪守本分,如今來看已經是相聲一哥了,如果不是曹雲金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岳雲鵬如今的地位早就是他的了。

現在德雲社蒸蒸日上,郭德綱帶著徒弟上了團綜,拍了幾部電視劇,還把天津的春晚給包了下來,變成了德雲社的春晚。曹雲金自己開了一家聽雲軒,但跟德雲社比起來,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就算是在國內,也沒有一個人能和德雲社相提並論。

可是,路是自己走的,曹雲金選擇了這條路,所有的責任都要自己扛下來,當初他抱怨自己一個人撐了大半個德雲社,還當眾羞辱郭德綱,最後摔門而去,估計他也不會想到,德雲社現在已經不是他能夠企及的了。

但如今冒出個「曹雲金酒後吐真言相會德雲社」不知道意欲何為,特別是能讓曹雲金酒後吐真言的哥們,一定是關係不錯,但他發出這篇文章,沒有考慮曹雲金的感受嗎?對此,你怎麼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