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德雲社相聲,開心快樂之外你還收穫了什麼?

lvdonghua 2021/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有段時間曾沉迷德雲社郭德綱于謙相聲,開懷解悶兒之余,也瞭解點傳統戲曲知識,並追更了幾出傳統戲曲,如《鎖麟囊》《鳳還巢》《釣金龜》等,算是德雲社相聲帶給我的額外收穫之一吧!

(收穫之二之三,爭取早日總結分享出來與大家共勉)

凡是德雲社的粉絲一般都知道于謙醉酒版《汾河灣》,這裡暫且不說兩人這版相聲事故中郭德綱如何救場于謙如何演繹,我想說的是,這段相聲讓我知曉了關于薛仁貴征東故事,張雲雷郭麒麟學唱京劇《武家坡》片段讓我瞭解了薛平貴征西故事。

薛仁貴與薛平貴一字之差,是同一個人嗎?為何總是讓人混淆,讓人傻傻分不清呢?

兩個故事相似點頗多,首先時間相似,都是發生在唐代前後歷經一十八載,其次地點相似,都發生在汾河灣旁且都有寒窯,最後故事情節高度相似,講的都是男主人公年輕時參軍外出征戰十八年後再度相逢團聚。

當然這是兩個不同的人物故事,最本質的區別是,薛仁貴是唐初名將,歷史上真有其人其事,薛平貴則是我們民間故事和傳統戲曲虛構的人物,有可能劇本創作時借鑒了薛仁貴原型。

追根究源,趕緊搜出《紅鬃烈馬》《汾河灣》兩出傳統戲曲細細欣賞吧!

聽著相聲順帶學點歷史和曲藝知識,也算一舉兩得吧!

附上:《汾河灣》劇情介紹

《汾河灣》一名《打雁進窯》

唐初名將薛仁貴投軍後 ,妻子柳迎春生子薛丁山。丁山長大後因家貧而每日打雁養親。十八年後,薛仁貴富貴還鄉,行至汾河灣,正好遇到丁山打雁,由于丁山箭法精熟而引起仁貴的讚歎。

這時,突有猛虎竄至 仁貴怕虎傷人,急發袖箭,不料誤傷丁山。仁貴遂倉皇逃去,到寒窯和柳迎春相會,曆述別後情景。

忽然仁貴發現床下男鞋而疑迎春不貞,經柳說為子所穿,即欲見子,始知方才誤傷致命的就是己子丁山,夫妻悲傷不已,哭著奔向了汾河灣。

這齣戲中的地點、人物大都可以稽考。如汾河灣是由山西南部的汾河彎彎曲曲而得名。

柳氏確是薛仁貴妻的姓氏,並曾動員薛仁貴從軍。薛仁貴則更是唐代歷史劇目中的重要劇中人,如「三箭定天山」、「獨木關」、「淤泥河」和「摩天嶺」等都是以表現薛仁貴英勇為主題的劇碼。

是唐初的名將,《舊唐書》《新唐書》都有專傳。

《紅鬃烈馬》劇情簡介:

該劇主要講述薛平貴與王寶釧的愛情故事。唐丞相王允,生有三女,大女王金釧,嫁蘇龍,官居戶部;二女王銀釧,配魏虎,兵部侍郎;三女王寶釧(音chuàn),因過溺愛,在十字街頭,高搭彩樓,拋球選婿,球中花郎薛平貴。

王允嫌貧愛富,悔卻前言。王寶釧力爭不果,與父三擊掌,隨薛平貴投奔寒窯,苦渡光陰。後來,薛平貴降服紅鬃烈馬有功,唐王大喜,封為後軍督府。王允參奏,改為平西先行。西涼作亂,平貴為先行。平貴與寶釧告別,出征西涼。

平西當中,蘇龍、魏虎分別為正副元帥。魏虎與王允合謀,屢尋藉口要斬薛平貴,經蘇龍阻攔,遂加鞭笞即令回陣。薛平貴竭力苦戰,獲得大勝。魏虎又以慶功為名,灌醉薛平貴,縛馬馱至敵營。西涼王愛才,反以代戰公主許之。

西涼王死,平貴乃繼位為王,並駕坐西涼。過了十八年,王寶釧清守寒窯,備嘗艱苦。老母親身探望,並無懈志。一日,平貴正思念王寶釧不已,忽有一賓鴻銜書至,薛平貴見系王寶釧血書,遂急欲回國探望。

然恐代戰公主不允,因設策用酒灌醉代戰,己乃盜令而出,一路偷過三關而回國。路過武家坡,遇王寶釧。夫妻相別十八年,王寶釧已不識薛平貴。

薛平貴假問路以試其心,王寶釧逃回寒窯,薛平貴趕至,直告己名及別後經歷,夫妻相認。值唐王晏駕,王允篡位,興兵捉薛平貴。由代戰公主保駕,薛平貴乃登寶殿,王寶釧亦被封為正宮娘娘。

京劇《紅鬃烈馬》共包括13場折子戲,分別為花園贈金、彩樓配、三擊掌、鬧窯降馬、別窯投軍、誤卯三打、母女會(探寒窯)、鴻雁修書、趕三關、武家坡、算軍糧、銀空山、大登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