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過郭德綱,為什麼現在相聲不好笑了?郭德綱回答了兩個方面

最近娛樂圈大事不斷,鄧倫逃漏稅、大S、許魏洲、李亞鵬結婚、鞏漢林馮鞏和男足對噴……

與此相比,德云社成員的幾個小瓜,很容易被漏掉。

01

前陣子在綜藝《你好星期六》里,秦霄賢演唱的《聲聲慢》上了熱搜。

卻被原唱轉發控訴其侵權,而且不是初犯。秦霄賢幾年來多次演唱《聲聲慢》,從來沒有購買版權。

有部分極端粉絲攻擊道:「如果沒有秦霄賢,誰能知道《聲聲慢》?」

「你活著申請版權了嗎?你呼吸申請版權了嗎?」

最終,原唱只收到了此次《你好星期六》申請授權的郵件。

秦霄賢方面,仍沒有公開道歉。

另一邊,張九南正陷入和妻子的失婚糾紛。

妻子列舉了張九南的「幾宗罪」:

1、張九南曾以「希望能好好發展事業,三年后復婚」為由,哄自己失婚。

2、在婚姻存續期間,張九南出軌十幾次。

3、不僅對自己家暴,還毆打她的家人,6年超過20次,并附上身體淤痕照片和報警記錄。

4、2021年7月份,自己保留的出軌證據被張九南哥們兒騙走手機并刪除。

張九南對妻子陳述內容的真假不予置評,只回答:「等判決,自有公道」,似乎也很理直氣壯。

與他們相比,郭麒麟被曝兩天約見兩位美女,疑似女友接張九齡下班等新聞,竟然顯得微不足道了……

有人說,德云社現在口碑和rapper差不多。

三天兩頭就有瓜吃。

私德被質疑的:青年隊學員于子淇被曝劈腿、私聯女粉。

被指吃軟飯,300元的游戲都要找女方報銷,并試圖誘使對方為自己買車。

被吐槽不守公德的:王九龍在街邊隨地小便后,不洗手直接拿起吃的,吃完還舔舔手指。

說話沒個把門兒,被指厭女的:

演員章紹偉在七夕節前一周發微博:「今天殺了女朋友的話,七夕正好是頭七」,引發眾怒。

還有懟觀眾的:

相聲開講前,按照慣例有排隊收禮物的環節。

臺下一位男觀眾等得不耐煩,催促快點開始演出。

結果被臺上的孫九香回懟:「要聽就等一會兒,您要是不想聽,您可以出去!

事情發生后德云社緊急調整了節目單,取消了接下來幾天秦霄賢孫九香的表演。

近兩三年,德云社「塌房」事件特別多。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演員本身的素質問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德云社成員流量變大,一舉一動備受矚目。

02

2018年,張云雷的一首《探清水河》為他探出了一條新的成名之路。

那段時間,各大平臺都在搞101系選秀,而張云雷就是相聲界冉冉升起的「愛豆」,更本土更新奇。

比起人們刻板印象里的相聲演員,他年輕、長得還算清秀。再加上相聲這種表演形式,帶有天然的親切;一逗一捧,也是現成的cp配置。

2016年在南京火車站,張云雷從高處墜落,嵌入100多根鋼釘的經歷,又讓他自帶一種「涅槃重生」的故事感。

張云雷的走紅,不同于岳云鵬、郭麒麟泛泛的路人緣。

而是為德云社帶來新模式:反黑、控評、站姐拍圖、付費才可以進入的vip粉絲群;第一次有人舉著燈牌熒光棒,來聽相聲;相聲演員出付費的數字專輯,10元一張居然能賣160多萬張……

部分狂熱的粉絲為他塑造「清冷貴公子」的人設,不許人們直呼張云雷的大名,這段語錄至今仍是飯圈「咯噔典范」。

也是在最紅的時候,張云雷出事了。

他在2018年的跨年表演相聲《大上壽》的視訊被翻了出來。其中有一句包袱是:「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樹,我仨姐姐多有造化啊。」

而在另一場演出中,他又提到楊九郎去部隊「慰安」,疑似調侃慰安婦。

沒過幾個月,又有人發現張云雷曾調侃京劇大師張火丁和已經過世的梅葆玖、李世濟。

拿國家災難和已故的京劇大師開玩笑,惹了眾怒的張云雷只能一次次地出來道歉。

而一部分張云雷的粉絲,卻堅稱偶像無辜。

并質疑以前表演的節目為什麼現在才翻出來?一定是有人想害他。

張云雷的路人緣變得更差。沒多久,他暫停了演出。

直到現在,他還是沒能以相聲演員的身份回歸。反倒去音樂節露臉,發行新歌保持熱度。

在暫停演出一年后的采訪里,張云雷曾說:「(粉絲)他們總是感覺我是個小孩子,我需要保護。其實我是個成年人了,我的路是我自己走的,我會保護自己。」

張云雷雖然沉寂,但「云鶴九霄」的其他人仍在活躍。

適逢短視訊的崛起,孟鶴堂周九良的相聲《文玩》,讓「盤它」成為了2019年的網絡熱詞。

秦霄賢也因他「傻」呼呼的表演風格,和不錯的外形條件,進入公眾視線,被視作張云雷2.0。

德云社讓相聲走進年輕人,年輕人也將飯圈文化帶入德云社。人們逐漸意識到,德云社的觀眾正在換血。

演出門票「一票難求」,幾乎場場秒空。

黃牛也很喜歡倒賣德云社的門票,由于利潤空間大,標價1000的票,可以翻幾番。就連楊冪都抱怨過,花2萬塊錢買3張第一排的票。

小劇場門庭若市,看似德云社讓相聲又火了起來,只是火的方向與人們預想的不太一樣。

03

2019年,德云社有一場小小的內斗。

王鶴宇因為之前在別的相聲社團待過,表演經驗豐富,被郭德綱相中,收為口盟弟子,空降到「鶴」字科。

有一天直播,王鶴宇怒罵女粉絲:「她們老給我發私信,問老秦(秦霄賢)怎麼樣,芳芳(孫九芳)、九華怎麼樣?到底是誰的微博?你們死不死?死不死?」

隨后,他又稱:「他們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比我多來了幾天?他們會說貫口麼?有我這麼瓷實的基本功麼?」

「相聲演員拼的不是顏值,是能力。」

不過,王鶴宇本人也翻車得厲害,被曝調戲漂亮女粉。

還被曝出拉著小姑娘不撒手的片段。

之前孟鶴堂透露過,有一位德云社的演員,私自帶女粉絲去后臺參觀,觸犯班規被開除。從時間上推斷,此人有可能就是王鶴宇。

但王鶴宇吐槽,也暴露著一個問題:人氣最高的,不一定是實力最強的。實力和人氣的不匹配,逐漸成為德云社的常態。

在《十三邀》里,于謙說道:「現在的觀眾進劇場,聽的可能也不是相聲,看的是顏值了。」透著滿面愁容。

過去喜歡郭德綱于謙的觀眾,可以拍著胸脯說,我覺得郭于就是現在說相聲最好的,所以才有這麼多人喜歡。而如今,哪怕是心再大的粉絲,可能也只敢說一句,某某某是最努力的相聲演員。

疫情期間,現場演出變得困難重重。

德云社順勢而生了團綜《德云斗笑社》。

每期節目前半段類似《極限挑戰》做游戲;

后半段則是主題相聲比賽,郭德綱于謙坐鎮點評。

然而,觀眾的評價卻是:建議去掉相聲演出環節,因為有點自曝其短。不知道自己說的相聲不好笑嗎,干點擅長的吧。

說相聲竟成了相聲演員的短處,這是什麼魔幻現實主義笑話。

04

德云社的粉圈里有這樣一句話:「一入德云深似海,從此明星是路人。」

有的粉絲認為自己是在捧角,而不是在追星。

但當相聲演員脫下大褂,走出小劇場,又該以怎樣的標準去衡量他們呢?

在非喜劇類綜藝方面,燒餅、尚九熙先后參加了《追光吧哥哥》。

秦霄賢自出道以來綜藝就沒停過,《我要這樣生活》《最后的贏家》……到現在常駐《你好星期六》。

其他綜藝里也能時常看到諸如孟鶴堂、張鶴倫、張九齡、王九龍等人的面孔。

除了綜藝,影視劇一直是德云社沒有放棄的區域。

「整個德云社400多人,不能讓他們閑著」,郭德綱曾說,情景喜劇、網劇、電影都要參與進去。

上個月剛剛完結的電視劇《瓦舍江湖》,匯聚了秦霄賢、孟鶴堂、張鶴倫、尚筱菊等一大批德云社演員。

該劇的評價是:「一群想火想瘋了的人在那跳來跳去,毫無演技,好好琢磨相聲不行麼?」

即便是寬容的粉絲,也只能給出一句:不能以常規電視劇的標準看待,除了笑不出來,沒什麼毛病……

沒有像《贅婿》《揚名立萬》那樣過硬的劇本和團隊,再加上大部分人都沒經過專業演技培訓。

可以說,德云社目前的自主拍攝的電視劇,很大程度上還停留在粉絲自嗨階段。

除了影視綜藝,郭德綱還帶著徒弟進軍話劇界,《窩頭會館》即將于月底開演。

《窩頭會館》原是由何冰、宋丹丹、濮存昕、楊立新、徐帆等人主演,是北京人藝為獻禮新中國成立60周年推出的作品,在劇本質量上非常有保障。

新編版本除了郭德綱于謙外,還有欒云平、曹鶴陽、張九齡、楊九郎等人。

剛開票,就有人吐槽票價太貴。

2019年演出的人藝版,最高票價880,最低票價80,學生票只有40。

而郭德綱版的《窩頭會館》最高價要1688。

原版演員陣容,算得上國內演員配置的天花板。

而郭德綱帶領一群話劇新人,票價居然比原版貴出了一倍,很難不讓人覺得有割韭菜之嫌。

受制于疫情影響,相聲演員跑去拍戲演話劇,家大業大總要混口飯吃。

但當疫情結束后,德云社的演員們就能安下心來搞創作,一門心思發展相聲事業麼?

今年各大衛視的晚會,由于種種原因,不見德云社的身影,反倒是《一年一度喜劇大賽》選手成了香餑餑。

對大部分觀眾來說,搞笑是一種訴求,不必拘泥于形式。

融合了素描喜劇、音樂劇甚至舶來的漫才形式,給了喜劇更自由發揮的空間,創作的內容延展也更為寬闊。

另一邊,近兩年脫口秀發展的速度也很快。

緊跟社會話題,也讓脫口秀段子能在年輕人中迅速傳播開來。

而相對來說,相聲的發展反倒陷入停滯。

記得有人問過郭德綱,為什麼現在相聲不好笑了?郭德綱大意是說:一方面是相聲作為草根藝術,一些內容能在小劇場演,卻不適合類似春晚這樣的場合。

大環境對「冒犯」的容忍程度降低,包袱早已陳舊,大眾更想看的是內容的創新,而非在臺上蹦迪這樣流于表面的「改革」。

另一方面,在人員的選拔上,很多人是在其他行業混不下去,才去說相聲。

而粉圈文化入侵,相聲流量愛豆的誕生,導致他們與唱跳愛豆殊途同歸地演電視劇電影,上真人秀,以最快的速度積攢人氣賺一筆……很可能讓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投奔德云社,那些真正喜歡相聲文化,肯在相聲上下苦功的人會越來越少。

有人說,德云社現在像是網紅培養公司,百年相聲今朝就是轉折。但客觀講,如果沒有德云社,當年相聲的狀況并不會比現在強。傳統相聲的失勢,已成定局。

但在郭德綱后,誰能扛過相聲大旗?成了最大的問題。千言萬語,別讓相聲最終淪為踏入娛樂圈的跳板啊。

(文章配圖來自網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