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汪洋與郭德綱破冰?直播間力挺,更是直言“受人欺負,你讓他找我”昔日恩怨一筆勾銷

 
 

說到演員汪洋,想必很多人並不陌生。他曾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相聲界叱吒風雲的人物,也是圈內公認的相聲人才。

但很遺憾的是,曾因模仿馬三立紅極一時的他,卻很快消失在公眾視野裡。

當再回到公眾面前的時候,卻是因為一場官司。

2006年郭德綱在新年相聲專場中,拿主持人汪洋編造笑話,說他老婆如何如何,然後汪洋要自焚。

另外郭德綱還在他的博客中也提到了汪洋,文中說道:

“大雜院裡有個孩子比我大幾歲,據說也喜歡相聲。他家是賣汽水的,這孩子每天騎三輪車拉著汽水、啤酒滿街跑。我也很納悶,他喜歡相聲為什麼不學不練呢?很多年後,這個不學不練的孩子紅遍天下,他叫汪洋。”

正是這幾件事徹底激怒了汪洋本人,畢竟那時候的他已經是春晚語言類導演,那也絕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隨後汪洋電話聯繫了郭德綱的師父侯耀文,希望好好教育下自己徒弟,讓其儘快刪除所有文字、視頻資料,並且公開道歉。

侯耀文則表示:自己一定好好教育他,並且希望兩位天津老鄉多溝通下!

隨後郭德綱也打來了電話,表示自己願意刪除文字和相關視頻!

但是直到春節過後,汪洋發現那些資料還在網上掛著呢!

為此他十分生氣,這實屬得寸進尺,欺負人啊!

於是在媒體朋友的建議下,汪洋直接宣佈起訴郭德綱名譽侵權!

郭德綱看到這則消息後,很快刪除了相關資料。但是汪洋始終沒有等到來自郭德綱的道歉!

為此汪洋表示:

我要跟郭德綱打官司也是被逼無奈,因為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拿出一個誠懇的態度,至今對於我的提醒置若罔聞!

於是這樣,二人不惜對簿公堂。面對晚輩的挑釁,汪洋當然一點也不懼怕。

但是在他得知侯耀文支持郭德綱這麼做的時候,他才真正感到壓力和不解!

因為我們都知道,汪洋曾跟著侯耀文生活了兩年多,直到侯耀文家的狗丟了,才被攆出侯門。

那段歲月裡,侯耀文不僅教給汪洋很多相聲知識,帶他演出賺錢,而且二人結下了深厚友誼。

甚至毫不誇張地說,侯耀文在汪洋身上下的功夫,要遠遠多於郭德綱。

為此汪洋既憤怒又無奈,但他作為丈夫、作為父親,必須維護男人的尊嚴。

於是他曾公開喊話:

上樑不正下樑歪,什麼樣的師父教出什麼樣的徒弟,不道歉你倆我一起告!

其實自始至終,汪洋始終都未曾想過真正要走司法程式。

隨後在雙方溝通下,郭德綱在北京天橋劇場排練廳召開了記者發佈會,鄭重地向汪洋,及其家人道歉。這也是郭德綱人生當中,少有的服軟事件。

汪洋在北京崇文文化館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撤訴。汪洋要的道歉,刪除文章和視頻,終於如願。

其實如今再看這段恩怨,嚴格來說郭德綱做得欠妥。畢竟那時候的汪洋不屬於相聲圈的人,人家是做電視製作、編導、主持人工作的。

當然也不排除帶有炒作的成分,畢竟那時候的郭德綱確實需要熱度!

這不就在近日,一直鮮有露面的汪洋強勢回歸。

他如今也玩起了自媒體直播,註冊了自己的社交帳號,每天晚上準時和大家直播,講述自己的經商之道和相聲恩怨。

如今已經50多歲的他,當看到眾多網友留言讓其談談郭德綱的時候,他顯得異常淡定和從容。

他在直播間說道:這些年過去了,人家郭德綱從未說過我一個“不”字,我更不能說人家什麼。

汪洋同時也談到:如今看到德雲社在郭德綱帶領下,能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確實不容易,確實厲害。

聽說德雲社如今也在天津成立了鼓曲社,這是對曲藝界最大的貢獻,同時也堵住了眾多三俗人的嘴。

更讓大家想不到的是,汪洋直言:

郭德綱在外邊受人欺負,如果回到老家天津開園子,還受人欺負,你讓他找我!

說到這裡,網友們紛紛給汪洋點贊,稱讚其格局夠大,胸懷坦蕩,確實讓人佩服!這也表明二人昔日恩怨一筆勾銷了嗎?

其實汪洋和郭德綱打小認識,二人同樣也是早期闖蕩北京,確實都看盡了相聲界的人情冷暖。

只是郭德綱是幸運的,拜在了侯耀文門下。但汪洋卻是不幸的,他和師父于世猷一同“被海清”,逐出了相聲師門。

但如今看到德雲社取得的成績,汪洋還是打心底為郭德綱高興的。因為只有同行才明白,這其中的辛酸和苦難。

先不說郭德綱有沒有繼承和發揚相聲傳統藝術,他起碼打破了相聲界的諸多潛規則或者說壟斷。

比如如今德雲社可以通過網上實現社會招聘,然後擇優錄取。

但這要放在過去,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相聲圈的“添人進口”,長期被幾大家族保持著。

所以說,那時候想要拜進相聲門學相聲,一般都是相聲圈的關係戶。

在這一點上,德雲社打破了這種潛規則,創立了適合當代的新模式。

另外來說,德雲社到處開分店和商演模式,徹底打破了以往相聲市場的區域限制。

因為這要放在以前,德雲社目前的商業行為就是和其他地方的相聲同行搶飯吃,這是不地道和可恥的,這是要被相聲圈孤立的。

但德雲社徹底將相聲實現了市場化,如果有能耐公開在市場上競爭,別天天靠著幾個老段子到處忽悠觀眾。

雖然德雲社的相聲目前還存在諸多問題,比如低俗、過度商業化、虛假繁榮等問題。但似乎到目前為止,除了德雲社,觀眾早已別無選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