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小10歲嬌妻,開荒60畝辦私人馬場,于謙才不嫉妒郭德綱

娛樂圈中有這樣一號人物,他在相聲界的地位無可撼動,被觀眾譽為「相聲皇后」。

在演藝界,他的成就也讓人望塵莫及,雖然不是專業演員,但卻拿過兩次「影帝大獎」。

在「玩」這方面,他更是獨樹一幟,甚至為了養馬在北京開荒60畝,建了一座私人馬場。

他就是于謙,一個玩出了人生境界的相聲演員。

一、

1969年,于謙出生于北京。

在郭德綱的相聲段子裡,于謙的父親有各種「烏七八糟」的身份,但是在現實生活中,于老爺子的能量著實不小。

于謙的父親名叫于莊敬,曾擔任大港油田的總地質師,是一名副局級幹部,曾為油田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那個年代,基本上每個家庭都有好幾個孩子,但于謙的家裡,卻只有他這一根獨苗。

所以,家裡的長輩對他都異常寵愛,經常拿各種小玩意來逗他開心。但也因此,于謙養成了愛玩的性子,甚至將這種「愛玩的本性」刻在了骨子裡。

而貪玩的結果也不出意料,于謙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班裡的倒數。

老師和父母都替他著急,但于謙卻毫不在意,整天琢磨著玩點新花樣。

恰逢當時曲藝節目非常流行,特別是相聲行業,湧現出了好多大師級的人物,給觀眾帶來了很多樂趣。

于謙一看,這個好玩啊,倆人在臺上鬥嘴那麼有意思,他也迫不及待地想要試試。

雖然父母反對,但于謙卻十分堅定。13歲那年,他「如願以償」放棄了學業,考進了北京戲曲學院。

然而,事情並沒有他想得那麼順利。

二、

按照于謙的想法,自己從小玩到大,從沒遇到過什麼坎兒,說相聲肯定也是手拿把掐。

可是剛剛開學,于謙就被老師劈頭蓋臉一頓罵,說他沒有天賦。

剛開始于謙還非常沮喪,但被罵得多了,于謙心裡那股不服輸的勁兒也上來了:你說我不行,我非要證明給你看。

就這樣,于謙在不斷地挨駡中一點點進步,最終得到了老師的認可,順利畢業。

畢業後,于謙面臨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選擇:拜師。

相聲界最講究師承,拜師之後,相當于在圈子裡有了一席之地,再不濟大傢伙也會看在師傅的面子上幫幫你。

而且,相聲界最重要的就是師徒關係。名義上是師徒,實際上跟父子也沒啥區別。所以,選擇一位合適的老師,至關重要。

于謙向來崇拜石富寬先生,因此毫不猶豫地拜在了他門下。而于謙能夠拜師成功,還多虧了相聲演員劉穎。

于謙跟劉穎是北京戲曲學院的同學,而李穎是李金鬥的徒弟, 李金鬥又跟石富寬關係莫逆。

本來石富寬是不想收徒的,但在李金鬥的引薦下,石富寬最終還是收下了于謙。

拜師之後,于謙從師傅身上學到了很多捧哏技巧,自信心也逐漸膨脹。

可是,還沒等他在舞臺上大展拳腳,相聲這個傳統行業卻逐漸沒落,被新的表演形式取代了。

對此,于謙也沒有任何辦法,既然一身才藝沒有用武之地,他也只好回家,繼續做一個遊手好閒的少爺,每天熬鷹鬥狗。

直到1992年,于謙的人生才迎來轉折。

三、

這一年,于謙在《編輯部的故事》中,客串了一個小角色。但正是這次偶然的機會,為于謙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既然說相聲的路走不通,那為何不在影視劇中,先混個臉熟呢?

于是,接下來的幾年裡,于謙又陸續參演了不少作品。在此期間,于謙還特意去北京電影學院,學了兩年表演。

由此可見,于謙雖然愛玩,但是他對待每件事都非常認真,就算玩也得玩出個名堂來。

那幾年,于謙過得非常瀟灑,沒事做的時候就進組拍戲,累了就回家一躺什麼事都不用想,典型的「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可是到了1998年,于謙再也不能隨性而為了,因為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白慧明。

當時,于謙接了一部名叫《紅印花》的戲,恰好白慧明也到這個劇組試戲,兩人就這麼認識了。

白慧明比于謙整整小了10歲,于謙都已經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很多年,而白慧明還是個大學生。

而且,那個年代,大家的思想都比較傳統,找物件更講究一個年齡合適、門當戶對,年齡相差這麼大的,在當時十分罕見。

不過,于謙卻不管這麼多,從小到大,只要他認為對的事,他都得試一試。

因此,于謙在劇組裡,就對白慧明大獻殷勤、端茶倒水、噓寒問暖,盡顯紳士風度。

等到戲拍完了,于謙留下了白慧明的聯繫方式,三天兩頭給人家打電話,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拉近了許多。

等到時機成熟,于謙買了一束花,鼓起勇氣對白慧明表明了心跡。

可是,向來能說會道的他,在關鍵時刻卻掉了鏈子,支支吾吾半天也沒有表達完整自己的意思,還給自己憋得臉通紅。

白慧明看到他的樣子,又好笑又感動,她心想「于謙雖然其貌不揚,但至少對自己是真心的」,兩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

兩人當年的合照也非常有意思,于謙跟現在比起來差距不大,只不過臉上的皺紋少了很多。

而白慧明卻長得清冷豔麗,仿佛一個高冷女神,和韓國明星全智賢還有幾分相似,看起來很高傲。

當然,再多的問題也阻擋不了這份真愛,兩人在2000年領證結婚,組建了屬于自己的家庭。

四、

正所謂「三十而立」,結了婚之後,31歲的于謙也該為生計發愁了,再像從前一樣混日子可不行了。

本來,于謙對相聲已經不抱什麼期望了,可老天爺卻在這時候,把郭德綱送到了他的身邊。

當時,北京曲藝團組織下鄉演出,于謙作為團裡的骨幹自然得參加。

不過,由于他已經很多年沒演出了,所以連固定的搭檔都沒有。為此,團裡特意給他安排了一個相聲新秀,也就是郭德綱。

當時的郭德綱,恰逢人生低谷期,不但沒有師承,甚至連固定的演出場地都沒有,仿佛一個流浪兒。

認識于謙之後,兩人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搭檔起來也十分默契,後來慢慢成了固定搭檔。

兩人在鄉下演出的那段時間,基本上場場爆滿,父老鄉親對他們都十分喜愛。

然而,現實卻十分殘酷,以當時的慘澹行情,兩人的表現就算再好,也只有幾十塊錢的出場費。

一旦沒有演出,兩人就只能喝西北風。那段時間,于謙愁得一宿一宿抽煙,煙癮也是那個時候落下的。

為了讓于謙能夠全心投入事業,白慧明畢業後,放棄了進圈當演員的機會,找了一家小公司踏踏實實地上班,一個月有2000塊錢的工資。

可別小看了這2000塊錢,在那個年代已經是一筆不菲的收入了,而且白慧明就是靠這筆錢,一直「養」了于謙兩年。

于謙心裡感激妻子的付出,也一直想要改變現狀,讓妻子過上幸福的日子,可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

直到2004年加入了德雲社,于謙的人生和事業,才迎來巔峰。

五、

起初,德雲社還不叫德雲社,叫北京相聲大會。

聽名字倒是挺霸氣,但實際上也就是一個小破屋子,環境非常差。至于成員也就只有郭德綱和幾個徒弟,看起來非常寒酸。

最好的時候一天賣出去四場票,更多的時候,還是一堆人在那裡乾瞪眼,根本沒有表演的機會。

但隨著郭德綱逐漸走紅,北京相聲大會也成了相聲界少有的淨土,後來郭德綱乾脆把名字一改,直接叫德雲社了。

2004年,于謙在郭德綱的邀請下加入了德雲社,很快就給德雲社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個口齒伶俐、基本功扎實,一個反應很快、什麼梗都接得住,這樣的組合想不走紅都難。

短短一年的時間裡,郭德綱和于謙就把德雲社的名號打響了,各大媒體爭相趕到德雲社對兩人進行採訪。

曾經連賣票都困難的小場子,如今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一票難求的頂尖相聲劇場。

功成名就之後,有關于謙的各種搞笑趣事也傳開了,比如最廣為人知的于謙三大愛好:抽煙、喝酒、燙頭。

甚至有網友為了惡搞,在網上發了一張于謙燙頭時的照片,表示轉發之後會好事成真。

六、

按理說,明星走紅之後,大多都會變得高調。但于謙卻恰恰相反,他做的那些事情,也非常出人意料。

表演之餘,他在大興買了一塊60畝的荒地,親自開荒建了一座私人馬場,還花費鉅資從國外進口了十幾匹矮腳馬。

據說,為了養好這些馬,于謙每年都要花費上百萬。除此之外,他的馬場裡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儼然是一個小型動物園。

閑來無事,于謙就會到馬場親自喂馬。有時候,他還會邀請自己的朋友,在馬場裡自己辦Party。

一堆人有說有笑,喝著啤酒吹著牛,仿佛回到了學生時代。能夠在這把年紀活成這樣,可見于謙是玩到家了。

當然,玩歸玩鬧歸鬧,于謙對待事情有自己的一套準則,在正經事上從不掉鏈子。

2010年,何雲偉、曹雲金等人相繼出走。一時之間德雲社風雨飄搖,陷入了輿論的中心。

面對媒體的質疑,于謙堅定地站在了郭德綱這邊,還表示:只要郭德綱不攆我,那我就永遠不會退出德雲社。

于謙的這番話,不僅給了郭德綱信心,也安撫了那些內心動搖的成員。最終,郭德綱在他幫助下,渡過了這一劫。

在長時間的相處中,于謙跟郭德綱早就建立深厚的友誼,甚至比親兄弟還要親。于謙讓自己的兩個兒子都拜師郭德綱,郭德綱亦是如此。

雖然兩人對外開玩笑說是「互換人質」,但卻體現出了兩人對彼此的信任,我連兒子都能給你,還有什麼捨不得的?

于謙的大兒子于思洋頗有相聲天賦,在郭德綱的悉心教導下,他已經在業內逐漸嶄露頭角。

而于謙的小兒子則對馬術更感興趣,小小年紀就參加了不少馬術比賽,並且取得不錯的成績。

兩個兒子都有所成就,于謙這個當爹的自然也不甘寂寞。2019年,于謙憑藉《老師好》拿下了國際電影節的影帝,事業又煥發了第二春。

2020年,于謙又帶著妻子參加了綜藝節目,雖然已經是老夫老妻了,但兩人卻恩愛如初。

白慧明的狀態也讓人非常羡慕,40歲的她哪裡像兩個孩子的母親,反而更像是個涉世未深的少女。

如今,53歲的于謙依舊秉承著自己一貫的作風,吃喝玩樂一樣都沒落下。

放眼整個娛樂圈,能夠從小玩到大,還把每樣樂趣都玩到極致的人,也只此一家了吧。

曾有記者問于謙:「為什麼你不要德雲社的股份呢?」于謙一臉茫然地反問道:「為什麼要股份,人家的股份跟我有什麼關係?」

抱著這樣的態度,于謙直到現在都只拿自己的出場費。而且,看到郭德綱賺得盆滿缽滿,徒弟良多,于謙一點都不嫉妒,甚至覺得郭德綱太累、太操心。

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知道自己該要什麼,對別人的生活不嫉妒、不豔羨,還能做一個清醒的旁觀者,及時提出寶貴的意見,這就是于謙的人生境界。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