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鶴堂問周九良:「師父說一年捧一個,我排第63,啥時候能輪到我啊?」

2018年6月25日,德云社劇場后臺。

孟鶴堂問周九良:「師父說一年捧一個,我排第63,啥時候能輪到我啊?」

周九良:「你怎麼不找小妖精幫忙?」

孟鶴堂心想對啊,那小妖精現在這麼火,找他幫忙肯定行!

孟鶴堂轉身就走了,去了玫瑰園找張云雷。他私下里給這位師哥起了綽號「小妖精」。

張云雷一臉警惕:「干嘛?我沒錢!我的卡都給我媽了!」

「我不找你借錢!」孟鶴堂解釋道。

「那你要干嘛?」張云雷還是一臉警惕地看著孟鶴堂。

「那什麼…師父說要捧我,但是我排第63個,這一年捧一個的,啥時候才能輪到我啊!你幫幫我唄。」

孟鶴堂靠近張云雷,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那你找師父啊,找我干什麼?」

一聽確實不是要借錢,張云雷就放松了,懶散的窩在沙發里。

「你現在不是有很高的知名度了嗎?你就幫幫我唄。」孟鶴堂跟了過去,坐在張云雷前的凳子上。

「自己想辦法去。」張云雷一點也不想動腦子去想問題。

「我想過了,但都不太現實,你說,我…我啥時候オ能…能火啊…等師父捧我…我都七老八十了…哪還有人看我。」

孟鶴堂帶著哭腔,眼眶都紅了。

「不哭不哭,我給你想辦法!」

張云雷見狀嚇了一跳,連忙坐直身子準備給孟堂擦眼淚。

「你可答應了啊,我等你的好消息。」孟鶴堂哭腔頓時沒了,要不是眼眶紅著,張云雷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是,我答應了。」張云雷突然想起了孟鶴堂的剎車哭,有些后悔,但是已經答應了,沒辦法反悔了。

孟鶴堂得到了確認,高興地沖了出去,去找周九良去了。

張云雷搖了搖頭,打了個電話給楊九郎。與此同時,周九良找到了張九齡。

「師哥,我想讓你幫幫我。」周九良看著正在打理自己越來越少的頭髮的張九齡。

「什麼事?說吧,師哥能幫你的絕對幫!」

張九齡停下了自己的動作,轉身面對著周九良。

「就是孟哥想早點火起來,師父也說愿意捧他,可他前面還有62個師兄弟呢,什麼時候才能輪到他啊?所以我就來找你幫忙了。」

周九良三兩句說清楚了來意。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張九齡說完,打了個電話給王九龍,然后也打給了其他頭九的人,約了個地方見面。

見了面之后,楊九郎就對張九說;「師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張九齡也是來者不拒,問:「啥事,說!師哥我肯定幫你!」

「就是某雷說想讓我們頭九的幫糖糖解決一下他前面的62個師兄弟。」楊九郎言簡意賅地總結了下張云雷給他說的事。

「九良找我也是為了這事。」張九齡見楊九郎也是說這事頓時樂了。

「那打算怎麼幫他們?」王九龍問道。

「那還用說!我們頭九刀槍劍戟、斧鋮鉤叉啥不會!干就完了!」

李九春站了出來提議到。

「這樣會不會太暴力了?」張九突然有點慫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我們頭九沒慫人!」

李九春信誓旦旦喊了句。

后來…

那62個排在孟鶴堂之前的師兄弟,一夜之間突然失去了消息。

直到孟鶴堂在《相聲有新人》拿到了冠軍,他們才逐漸回到觀眾視野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