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雲社弟子窘況:沒代表作、花邊新聞滿天飛,走紅都不是靠說相聲

由于小品的出現以及娛樂方式的多樣化,曾在春晚大放異彩的相聲,于九十年代中期迅速沒落,很長一段時間裡,大眾甚至認為相聲會和京劇一樣,無可奈何地成為「過去的輝煌」。

所幸,郭德綱及時出現了。

他不僅打響了自己的知名度,還成功創辦德雲社,定期進行線下演出,捧紅了一大批相聲新秀,將這門在幾近消失的傳統行業,整個都盤活了。

如今,德雲社已是公認的金字招牌,影響力巨大。那麼,郭德綱的弟子們,現在都發展得怎麼樣了呢?

岳雲鵬

若忽略郭麒麟,岳雲鵬絕對稱得上「德雲社一哥」,一首「五環之歌」唱響全中國,招牌式的耍賤風格,更讓他獲得「小岳嶽」的愛稱。

近些年,他開始大量上綜藝,效果也都很好,不僅獲得《歡樂喜劇人》第二季冠軍,還晉升《極限挑戰》的常駐嘉賓,成功躋身內娛一線喜劇人的行列。

但岳雲鵬的事業也存在著明顯的危機。

他的相聲功力其實一般,除了濃烈的個人風格,主要還是仰仗的是對郭德綱的忠誠,才能穩住腳跟。這幾年,岳雲鵬接了很多跨行的活兒,技藝就越發生疏了,而他出演的電影則一水兒的全是爛片,《祖宗十九代》還讓「喜提」金掃帚獎,快成爛片王了。

因而,也引來網友的瘋狂吐槽。

如果只會耍賤,岳雲鵬的職業之路還能走多遠,真要打一個問號。

張雲雷

在相聲界,長相清秀的張雲雷實屬稀有。因此,他也被稱為德雲社的顏值擔當,由于其昵稱為「二爺」,還惹來不少女粉自稱「二奶奶」,人氣可見一斑。

他也順勢出過幾首單曲和個人EP,頗有點走偶像路線的意思。

但張雲雷很抗拒被稱為「花瓶」,于是他自2019年6月的石家莊專場後,就不再簪花塑造女性角色了。

可惜的是,張雲雷還沒來得及樹立實力派形象,就接連陷入負面新聞中。他先是在節目裡表示,娶老婆就是為了讓她做家務,被詬病大男子主義,後被扒出曾用汶川地震做段子,疑似吃人血饅頭,接著又爆出開黃腔調侃京劇名家,遭到一眾官媒的嚴厲批判。

很快,張雲雷便「消失」,整個2020年都沒參加演藝活動。但由于認錯態度好,去年還為河南暴雨災情積極捐款,他目前已逐步恢復工作。

希望二爺以後說話都多加考慮,可不能再犯這種低級錯誤了。

閻鶴祥

閻鶴祥在德雲社的存在感並不高。

他最擅長的是評書,郭德綱曾這樣評價他:評書弟子中,能繼承我衣缽的,非閻鶴祥莫屬。

然而評書畢竟小眾,大部分人認識閻鶴祥,都是因為他和郭麒麟搭檔。

但隨著郭麒麟轉型拍電視劇,閻鶴祥在德雲社就變得十分尷尬,作為「太子爺的御用搭檔」,他似乎也很難再和別人配對。

以致于上《吐槽大會》時,被嘉賓們集體調侃:閻鶴祥被郭麒麟拋棄了。

而他自己也在社交媒體調侃,人到中年,還有可能換個工作嗎?

幸運的是,郭德綱很重視閻鶴祥,但凡有機會都念著他,所以還不至于沒飯吃。

朱雲峰(燒餅)

燒餅是郭德綱弟子中底子比較差的一個,嗓子不好、吐字不清、基本功也不扎實,就靠怪聲怪氣和胡鬧折騰吸引觀眾。

2010年,燒餅還犯了糊塗,想跟「德雲四少」一起跑路,被父母狠罵一頓,才重回德雲社,郭德綱也沒計較,就說了一句,「這事,過去了。」

燒餅為此非常感動。

此後,郭德綱一直很器重燒餅,但他並不爭氣,靠暴露短板博眼球不說,創作的段子竟全是吹捧郭德綱的。去年的《歡樂喜劇人》中,燒餅更是將這種「藝術形式」發揮到極致,把自己都感動到哭得面目猙獰,引來惡評如潮。

後來上競演綜藝《追光吧!哥哥》,燒餅倒是展現出極佳的綜藝感和搞笑能力,首秀那段土味歌舞,簡直令人笑噴。

自此,燒餅的口碑才漸漸逆轉,而他和妻子如野獸美女般的組合,更令眾多網友直呼「勵志」。

張九南

要論新一輩裡的佼佼者,非張九南莫屬,其舞臺風格極為癲狂,經常歇斯底里地喊話、拿話筒當機關槍、喜歡和觀眾互懟,且哭相極醜,被郭德綱戲稱為「瘋狗式相聲」。

他也憑著這種獨特的風格,成為德雲社真人秀《德雲鬥笑社》裡,人氣最高的一名藝人。

但人紅是非多,張九南最近便遇上麻煩。今年年初,他被前妻控訴出軌,並不支付孩子的撫養費,而他的前大姨子也跳出來,指控張九南是個家暴男,還曾有過盜竊行為。

張九南隨後的回復綿軟無力,「渣男」的帽子似是摘不下來了,而這勢必會影響他的事業。

除此之外,靳鶴嵐、于子淇等多位德雲社弟子,都不約而同地傳出五花八門的花邊新聞。何九華更是和女星王鷗陷入緋聞之中,令人笑稱德雲社快成「瓜田」了。

倒是早先成名的孟鶴堂、周九良一直很踏實,至今兄弟情深、安心說相聲。

出走的曹雲金和何雲偉則徹底淪為邊緣人物,前者辦的聽雲軒已瀕臨倒閉,只得整日在影視劇裡打醬油,而後者則落魄到直播帶貨,還當眾向郭德綱表忠心,一副想回頭的架勢。

德雲社創辦二十幾年,看著熱熱鬧鬧,實則隱患很大,幾次上春晚都沒水花,至今也沒有出圈的代表作,上綜藝、搞真人秀等看似多元的發展,實則體現的是相聲其本身難以為繼的窘境。

郭德綱所有徒弟的走紅,靠得都不是「說相聲」,而是顏值、耍賤、裝瘋賣傻等人設和現下流行的粉絲經濟(如德雲社女孩等),像閻鶴祥這樣的正卡相聲演員,其實並不吃香。

郭德綱盤活了相聲這個行當,但是否真的復興了相聲這門藝術,真值得深思,而在郭德綱之後,誰能接過他這面旗幟,更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