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出名後給5個姐姐買房,對妻子不離不棄,對師父忠誠不二

「啊~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啊~五環,你比六環多一環······」

在2015年的春晚上,

岳雲鵬憑藉一首《五環之歌》火遍了大江南北。

在這之後他的事業更是平步青雲。

回想14歲那年的冬天,

他拿著全家東拼西湊出來的200塊錢,

踏上通往北京的火車的時候,

他如何也想不到20年後,

自己能夠成為年入百萬的「臺柱子」。

當他穿著破舊的衣服來到德雲社時,

誰會想到短短幾年後,

他會站在春晚舞臺壓軸的位置上。

他不是郭德綱最優秀的弟子,

也不曾擁有顯赫的家世和天賦,

但他卻成為了挑起德雲社大樑的人。

他是如何做到的?

在這功成名就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樣的心酸過往呢?

01.

1985年,在河南的一個小山村中,

一個孩子寄託著父親的希望出生了。

在那個貧窮落後的年代,

出不去兒子是會令全村人笑話的。

所以當兒子出生的那一刻,

父親萬般激動。

為了慶祝老岳家終于生了個兒子,

村裡集資給他們播放了一部電影《喜盈門》,

電影講述的是一個名叫龍剛的男孩勵志的故事,

父母便給兒子取名為岳龍剛。

而這個男孩就是之後的岳雲鵬。

在岳雲鵬出生之前,家中已經有5個孩子,

他的到來雖然讓父母揚眉吐氣,

但也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由于全家靠種地過日子,

所以在收成不好的時候,更是有了上頓沒下頓,

靠鄰居奶奶的接濟才勉強撐了下來。

由于家裡沒有多餘的床鋪,

岳雲鵬從小便跟姐姐們擠在一張床上,

有次他早上醒來更是發現自己躺在地上。

隨著時間的漸漸推移,

姐姐們和岳雲鵬都在長大,

父母意識到男女有別這一點後,

便將牛棚旁邊的小房子收拾了出來,

岳雲鵬也就從這開始日日與牛為伴。

儘管家中生活十分困難,

但他從小也是在父母和姐姐們的寵愛下長大的,

家裡有什麼好吃的,姐姐都想著弟弟,

到了上學的年紀,更是把上學的機會留給弟弟。

後來,為了改善家裡的生活,

父親盤下一間店鋪,開了一家饅頭店。

每天日出夜伏,一天最少要蒸800多個饅頭。

看著父親如此辛苦,

作為家中的男孩子,14歲的岳雲鵬做出一個決定,

他要去北京打工,減輕家裡的負擔。

于是在寒冷的冬天,

他拿著家裡東拼西湊出來的200塊錢,

踏上了通往北京的火車。

出身于一個小山村,沒有家世也沒有學歷,

在北京這個繁華的大都市里,

岳雲鵬就像是個無頭蒼蠅一般不知道該往哪走。

很快從家裡帶出來的200塊錢,便被他花完了,

溫飽問題成為他到北京面臨的首要困難。

為此,他隱瞞了自己的年齡,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

但此時的岳雲鵬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倒班制的生活讓他常常在上夜班的時候睡著,

因此,他沒少受到老闆的責罰,

一個月下來到手的工資更是寥寥無幾,

禍不單行,他隱瞞年齡的事情也被老闆知道,

他被開除了。

後來,他找了一份清潔廁所的工作,

儘管這份工作很髒很累,

但為了生計,岳雲鵬沒有一絲抱怨。

可現實似乎不想就此放過他,

由于他沒有及時清理老闆醉酒後吐在廁所的污垢,

被老闆以「消極怠工」的理由再次被開除了。

岳雲鵬就這樣子在找工作被開除中迴圈,

但他沒有放棄,依舊咬牙堅持,要在北京闖出名堂來。

他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最終找到一份餐廳服務員的工作。

他一點點地從服務員晉升成為了大堂經理,

收入也逐漸見長。

當他以為生活漸漸變好的時候,

上天又給他看了一個玩笑。

有一次,他在下單的時候不小心將3號桌的啤酒,

記在了5號桌的賬上。

在結賬的時候,5號桌的客人因為多出來的6塊錢,

當眾侮辱了岳雲鵬將近三個小時,

即使是他承諾給他們免單,也依舊抓著他不放。

因為這件事,他又一次被開除了。

看著街上燈光璀璨的樣子,

岳雲鵬覺得自己丟了工作也對了自尊。

即便是現如今他已經紅透半邊天,

但在提起這件事時,仍忍不住潸然淚下,

「我已經道歉了,什麼好聽話都說了,可他還是跟我糾纏,我不敢想。」

可即便是受到這樣的侮辱,

第二天起來他依舊要為了生計奔波。

姐姐們也知道小小年紀出門闖蕩的不容易,

常常會在私下接濟他,

岳雲鵬曾在一次採訪中說:

「當時我姐姐在服裝廠上班,她看別的孩子都有手機,就攢了幾個月的工資,給我也買了一個。」

姐姐們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

岳雲鵬從小便看在眼裡,

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姐姐們過上好日子。

02.

岳雲鵬能夠從事相聲行業純屬巧合。

那是在2004年的一天,

當時的他還是北京飯店裡一個小小的服務員,

夏天,他會站在街上招攬客人,

吆喝的聲音吸引了一位老先生的注意,

他說:「我覺得你聲音條件不錯,給你介紹去郭德綱旗下說相聲的活,你願不願意啊。」

那時候的郭德綱沒有什麼名氣,

別說是岳雲鵬,就連普通人都不見得認識他,

但他還是忍不住的好奇。

于是在休息日的時候,跟隨朋友來到了德雲社,

看著台下寥寥無幾的觀眾,

岳雲鵬覺得老先生說的話一點也不靠譜,

而且他自己了解到說相聲掙的錢還沒有當服務員來的多,

于是便失望的回到了飯店,繼續做服務員的工作。

可不知為何,在工作的時候他常常會想到臺上站著的相聲演員,

他開始幻想自己站在舞臺上的一天,

一旦有了這個念頭,便再也停不下來。

于是他辭去了工作,老到德雲社,正式拜郭德綱為師。

剛開始的時候,岳雲鵬連普通話都說不明白,

于是郭德綱便下達的任務,讓他拿著報紙自己練習,

為了以後能夠吐字清晰的上臺表演,

老郭更是讓他去學習京韻大鼓。

但這對于一個農村出身,還沒有什麼文化,

也從來沒有接觸過藝術這類東西的孩子來說,

就是兩眼抓瞎。

多年之後,郭德綱在節目中提起這件事時,

調侃的說道:「那位老先生是多恨我,給我介紹這麼一個棒槌。」

但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的郭德綱,

眼光極其毒辣,他能看出岳雲鵬身上的潛能。

于是,他選擇親自帶他。

除了平時的一些練習外,岳雲鵬也負責一些打雜的工作,

收拾桌子,端茶倒水等等,

岳雲鵬此時感覺自己又拾起了老本行,

整日與抹布、掃帚為伴。

但他並沒有忘記師父之前給他下達的任務,

每天都早早起床讀報紙,練習貫口。

功夫不負有心人,很快岳雲鵬便得到一次上臺的機會,

可第一次登上,他完全沒有什麼經驗,

站在臺上的那一瞬間腦子是一片空白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怎麼做,

原本十分鐘的一段相聲,他說了三分鐘便被觀眾轟了下來。

剛到後天,岳雲鵬崩潰了,

他知道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可師兄們本來就因為他嘴笨看不起他,

這下更是找到了數落了他的點,

平時沒事的事常常將這件事提在嘴邊。

但這對于經歷過更嚴重侮辱的岳雲鵬來說,無傷大雅。

第二天他依舊該練習練習,該打掃打掃。

可當他看見數落自己的師兄站在舞臺上遊刃有餘的模樣,

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

此時,這件事還沒有完,

德雲社的很多中層覺得岳雲鵬這場表演砸了招牌,

沒有用處,根本不是說相聲的料子,

便多次向郭德綱提議,將岳雲鵬趕出德雲社。

但郭德綱力排眾議,他說:

「就算讓他在後臺掃一輩子地,我也不會趕他走。」

在師父的據理力爭下,岳雲鵬得以繼續留在德雲社。

而師父的這句話也被他永遠記在心裡。

為了不讓師父丟臉,他更加拼命的練習,

別人練兩遍,他就練四遍,

這股子不服氣的韌勁,

也讓岳雲鵬在相聲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03.

2007年,岳雲鵬再次獲得了登上舞臺的機會,

這一次他沒有搞砸,獲得了滿堂彩。

但此時德雲社發展的十分迅速,

何雲偉、曹雲金、等人更是德雲社一等一的臺柱子,

岳雲鵬作為剛剛出師的新人,

要想出頭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但曹雲金與岳雲鵬不知是什麼時候結下了梁子,

在一次演出中,兩個人突然在臺上動起手來,

曹雲金更是掐著岳雲鵬的脖子不放,

一時間,眾多師兄弟也搞不清楚這是在搞效果,

還是真的在打架。

可隨著德雲社的名氣漸漸打響,

外界對他們的關注也漸漸多了起來,

2010年,有媒體爆出「郭德綱私自佔用公共綠地,建成自己後花園」的消息,

新聞一經爆出便引發各界熱議,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月1日,北京電視臺的記者在追蹤案件後續時,

被李鶴彪打傷造成輕微腦震盪。

「郭德綱弟子動手打人」的消息瞬間登頂熱搜,

而護徒心切的郭德綱在自己的博客中力挺徒弟,

暗示這到訪記者私闖民宅並且沒有記者證。

這也讓他與北京電視臺關係破裂。

儘管平靜下來後的郭德綱召開了記者發佈會,

李鶴彪也對被打記者真誠道歉,

可觀眾並不買賬,要求全網封殺郭德綱的發言也是此起彼伏。

對于德雲社來說此時可以說是危機四伏,

這件事的熱度還沒有過去,

作為德雲社臺柱子的何雲偉和李菁突然宣佈退社,

緊接著曹雲金也宣佈退社,並且投奔到郭德綱對家的名下,

甚至說出「退出是早晚的事」,

這樣讓郭德綱寒心的話。

接二連三的名角退出,

無疑是給處在艱難時刻的德雲社火上澆油,

德雲社的未來十分堪憂。

也就是從這之後,郭德綱收徒的第一個考核標準便成了人品。

他將目光放在了憨厚老實的岳雲鵬身上。

從德雲社危機開始,岳雲鵬便一直跟在師父身邊,

他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就是我的父親。」

在郭德綱的細心栽培下,

岳雲鵬的相聲功底逐漸精湛,

先後在劇場開了多場個人專場演出,

人氣與日遞增,演出場場爆滿。

他沒有辜負師父的栽培,接過了扛起德雲社的大樑。

在日復一日的表演中,他也形成了獨具特色的表演風格。

可這「賤萌」的風格,也讓他受到了一部分老前輩的批評,

說他的相聲不能稱之為相聲。

而郭德綱卻對他說:「先火了再說吧,先吃飯再說吧。」

其實相聲這門藝術有一點便是娛樂大眾,

岳雲鵬只是將自己的特色融入到相聲表演中,

也讓相聲逐漸適應現如今的社會而已。

2015年,憑藉一首《五環之歌》更是走進了千家萬戶。

除了相聲表演外,

岳雲鵬也開始接觸電影和綜藝節目。

先後出演了電影《煎餅俠》、《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等等,

在綜藝節目《歡樂喜劇人》中,更是一舉拿下第二季的冠軍。

他用自己的努力報答了師父郭德綱的「知遇之恩」。

除了師父外,

他也不曾忘記家裡人對自己的付出。

成名後,他將大部分的工資都交到了父母的手上,

給姐姐們也一人買了一套房子,改善生活,

小時候是姐姐們護著自己,長大了自己便替他們遮風擋雨。

2013年,身在國外演出的岳雲鵬突然接到家裡的電話,

姐姐在電話中告訴他:「父親去世了。」

聽到這個消息,岳雲鵬難掩心中的悲痛。

郭德綱知道消息後更是讓他趕緊買票回去,

可此時,演出就要開始了,自己這麼走了對不起現場的觀眾,

他告訴師父:「我演完出了再走。」

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在舞臺上給觀眾呈現自己最好的狀態,

演出一完,他來不及收拾,買了最早的一班飛機趕回家中。

為了紀念父親,

他創作了一首名叫《如果有個直達天堂的電梯》的歌。

如果有個直達天堂的電梯

我多想不顧一切去看你

讓你看看我的成績

算不算有了一點出息

如果有個直達天堂的電梯

我一定不顧一切去看你

讓你看看我的兒女

長得像我又像你

04.

其實除了5個姐姐外,

在岳雲鵬的身邊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女人。

那就是他的妻子——鄭敏。

兩個人是通過相親認識的,

在遇到鄭敏之前,岳雲鵬已經被拒絕過兩次,

當時的他還有出名,一窮二白。

初次見面,鄭敏沒有表現出一絲嫌棄,

反倒是主動與岳雲鵬交換了聯繫方式,

兩個人選擇先從朋友做起。

半年後,岳雲鵬的姐夫突然生病住進了醫院,

他停下工作,返回家中看望姐夫時,

發現負責姐夫的護士就是鄭敏。

在一來二去的相處中,

鄭敏發現,岳雲鵬為人不僅敦厚還充滿孝心,

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就走到了一起。

相處了一段時間後,岳雲鵬與鄭敏相互見了家長,

同時,他也帶著鄭敏來到北京,

將自己的心上人帶給師傅師娘看,

郭德綱與妻子對這個孩子也是十分滿意。

那個時候,岳雲鵬每個月拿著社團開的死工資,買不起房子,

對此鄭敏表示:「沒關係,就算租一輩子的房子又怎麼了。」

2012年,在師父郭德綱的幫助下,

岳雲鵬與鄭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岳雲鵬對妻子更是疼愛有加,並逐漸轉變為了「妻管嚴」。

儘管名氣逐漸增大,但他不曾忘記妻子陪自己一同走過的艱辛歲月。

在節目中,岳雲鵬曾說道:

「我們之間是我離不開她,儘管她比較強勢,但她卻是我最願意傾訴心事的人,對于我的困惑,她總能給我提出好的注意。」

結語: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回看岳雲鵬的成名之路,除了他自身的努力外,

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他始終懷有一顆積極向上以及真誠善良的心。

家人是他的底氣,讓他擁有面對困境的勇氣,

師父是他的伯樂,讓他學會了堅持就是勝利,

妻子是他的後盾,讓他在沉迷時保持清醒與初心。

從一個農村沒文化的孩子,成長為頂尖的相聲演員,

觀眾只看到了岳雲鵬的風光,卻不知他背後的心酸歷程。

如今的他,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坐在北京街頭哭泣的孩子,

他已經成長為了參天大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