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放出「大話」:只要找到當年的那位觀眾,我給他送上德雲社終身免費門票

有一次,郭德綱在節目中放出「大話」:「只要找到當年的那位觀眾,我給他送上德雲社終身免費門票。」結果,來找郭德綱的人一波接一波。

如今,郭德綱有多火,當年,郭德綱就有多落魄。

那年,郭德綱曾三次進京說相聲,只想討一口飯吃,卻連連碰壁,第三次進京,他下了狠心:「再不混出個人樣,我不回來了。」

雖然有破釜沉舟的決心,但現實的殘酷,他一樣也沒落下。

想要在北京立足,先要找個落腳的地方,轉了好久,他終於在青塔找到了最「實惠」的房子,八九平米,除了一張床,還有一張三條腿的椅子。

白天跟著戲班子唱戲,晚上回住處搞創作,沒戲唱就大蔥和掛麵,連吃一個星期,最苦的還是沒有錢交房租。

房東在外面邊駡街,邊使勁踢門,而郭德綱一聲不吭躲在門後,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無奈,最後搬了家,找了一個更「實惠」的房子,但離唱戲的地方卻更遠了。

這也沒有難倒郭德綱,他買了一輛三手自行車,車胎上還有一個眼,每次騎車都帶著打氣筒,等回到住所,最少得打三次氣,實在不能騎了,他又改坐公車。

有一次,戲班子接了個夜場,散場連公車也沒有了。他摸了摸口袋,還有幾塊錢,他又看向自己身上最值錢的手錶,想著用表當車費打個車。

可攔了好幾輛車,沒有一個司機願意搭理他,實在沒轍了,他買了兩個包子,一路步行往回走,剛走到四環大橋上,他忍不住了。

跑到大橋邊,拽著欄杆嚎啕大哭,那一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不知道咋這麼難,擦了擦眼淚,他還得往前走。

整整走了23公里,淩晨四點,郭德綱回到了住所,一路上他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但第二天還得接著唱,簡單洗了洗就睡下了。

這樣的生活,郭德綱熬了好幾年,漸漸地,他再也沒聽到房東駡街,算是在北京立足了,但想要在相聲界闖出名堂,還有不少檻得過。

經過一番摸爬滾打,郭德綱和張文順、李菁成立了北京相聲大會,最早是在中和戲院說相聲,當時的相聲行業不太景氣,後來又經歷廣德樓、華聲天橋。

在華聲天橋那段,嶽雲鵬第一次見到了郭德綱,可一進門傻眼了,算是嶽雲鵬自己才4個觀眾,後臺說相聲的演員有十幾個。

那段日子,也是郭德綱最艱難的日子,好的時候有幾個觀眾,天冷的時候,常常一個人都沒有,門票更是10塊也行,5塊也得表演。

有一次,天寒地凍,整個場子就來了一位觀眾,本來郭德綱準備的是兩人說相聲,一看臺下,改成了單口相聲。

開始前,他對唯一的觀眾說:「一會兒上廁所,您給我說一聲,我等您回來接著說。」這位觀眾笑著點了點頭。

這位觀眾也挺尷尬,只有自己一個人聽相聲,所以他聽得極其認真,可聽到一半,手機響了,郭德綱愣了一下,這位觀眾立馬接了電話,告訴對方自己正聽相聲呢。

掛了電話後,對郭德綱說:「您接著說,我沒事!」這一打岔,郭德綱差點忘了詞,散場後,觀眾還向郭德綱表達了謝意。被感動的郭德綱深深地把這件事記在了腦海裡。

多年後,郭德綱火了,德雲社也成為了數一數二的相聲團體,門票也水漲船高,而場子裡也是座無虛席,但郭德綱始終沒有忘記哪位曾經支持他的觀眾。

有一次,在節目中,郭德綱表示:「只要找到當年的那位觀眾,只要我還在德雲社,我終身免費請他聽相聲。」

此話一出,幾年間,陸陸續續每年都有不少人,跑到德雲社找到郭德綱,有的人說:「我就是當年的觀眾,當年如何如何。」

還有的人說:「當年我和我媽一塊來的,怎麼樣怎麼樣。」甚至還有人說:「我80歲了,當年就是我,一準沒錯。」

人在最困難的時候,往往別人的幫助,哪怕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都能記得一清二楚,更何況臺上表演的演員,面對的只有一個觀眾。

所以時至今日,郭德綱對那段場景,仍有深刻的印象,當很多人來找的時候,郭德綱一聽就知道是假的,找了好多年,至今郭德綱仍沒有找到當年的哪位觀眾。

其實,郭德綱找這位觀眾的背後,是一顆感恩的心,他想當面對這位觀眾說一聲謝謝,因為他見證了德雲社最早的樣子,更因為他在困難時曾支持過郭德綱。

不過,郭德綱雖然通過各種途徑尋找,依然無果,或許,這位觀眾當時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或許,這位觀眾不願現身。但郭德綱的感恩,確實值得敬佩。

那麼,你對這件事是怎麼看的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