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清水河》之爭無意義,「四更」歌詞不神秘,張云雷沒問題

2022年了,居然還有人在爭論《探清水河》是否是窯曲、是否可以唱《探清水河》這個問題。

這本身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卻被一些人給弄復雜了,其實只需要搞清楚以下幾個核心點,這個問題也就不存在了。

一、《探清水河》歌詞有問題嗎?

《探清水河》的故事有好幾個版本,其中最主流的一個版本是這樣的:清末民初,北京藍靛廠火器營有一個松老三,不是宋老三,松是滿姓,可以參考《茶館》里的松二爺,松老三大機率是火器營里帶編制的滿八旗士兵,可以參考老舍的父親舒永壽。

松老三兩口子吃著「鐵桿莊稼」開著大煙館,日子過得渾渾噩噩,有個女兒大蓮,十五六歲也不給她張羅婚事,有個青年佟小六和大蓮好上了,兩人偷偷在半夜幽會,不幸被松老三發現,大蓮被松老三打得皮開肉綻,被逼之下跳了門前的清水河。

佟小六帶著燒紙到清水河邊祭奠大蓮妹妹,然后也跳了河殉情,留下了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

在日本早稻田大學保存的清代《探清水河》歌本里,這個故事的男主角小六恐怕也不是啥好人,他是趁松老三兩口子不在家的機會勾引了大蓮,大蓮跳河后他也沒有殉情,只是在祭奠大蓮后回家黯然情傷,沒死也脫層皮。

雖然版本不同,但各個版本《探清水河》的故事主體是相似的,其中后來引發爭議的并不是松老三的職業,而是歌詞中大蓮和佟小六深夜幽會過程的具體描寫,再具體就是被外界傳得很神秘的「四更」那段。

在清代《探清水河》原始歌本里,四更那段歌詞并不神秘,乍一看確實有點兒那啥,但也只有一兩句而已,并不算太過分。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在民間傳唱《探清水河》過程中,有些江湖藝人會自己往歌詞里加一些難登大雅之堂的「私貨」。

二、《探清水河》為什麼那麼火?

需要強調一點的是,《探清水河》并不是德云社和張云雷給帶火的,這首北京小曲在舊社會就很火,具體表現在該小曲擁有各種版本和各種曲調,流傳范圍從東北到江南,幾乎到了家喻戶曉的地步。

具體可以參考1960年的經典電影《林海雪原》,楊子榮假扮胡彪上威虎山時為了吸引土匪注意就曾哼過一首小曲,巧了,正是二人轉版本的《探清水河》,楊子榮飾演者王潤身是河北西河大鼓藝人出身,唱個《探清水河》簡直手到擒來。

估計有很多觀眾都是在《林海雪原》里第一次聽到《探清水河》的。

筆者認為,之所以《探清水河》能在全國范圍內流行,主要有三個原因:

1、曲調簡單

《探清水河》的曲調和太平歌詞類似,又平又簡單,還往復循環,容易上口,就跟現在流行的口水歌一樣,普通人簡單聽一兩遍就能掌握曲調。

2、歌詞簡單

《探清水河》的歌詞就是一個小故事,從頭講到尾,有簡單的邏輯性,很容易就能記住,比現在那些為了押韻強行湊詞的一些所謂「古風」歌詞好多了。

3、感人至深

筆者在所寫小說《攢底》中有一段劇情,男主到青樓賣藝,青樓姑娘專門點唱的曲目里就有《探清水河》,還給姑娘聽哭了。

不管哪個版本的故事,《探清水河》都是一個悲劇,尤其對于大蓮這個可憐的姑娘來說。

聽眾聽《探清水河》時容易受到感染還容易將個人的情感代入,像青樓女子喜歡《探清水河》,其實不光是因為原始歌詞里有一段比較適合風月場所的「鬧五更」,還因為大蓮的悲劇結局能讓青樓姑娘們得到共情。

曲調簡單、歌詞簡單,感人至深,這樣一首《探清水河》要比「杰瑞愛大米」和「學湯姆叫」之類的流水歌更有流行基因和流行價值。

之所以《探清水河》在近些年再次走紅,中間當然有張云雷的帶動作用,他的形象和臺風確實非常適合演繹這首歌,但這首歌能夠再次流行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探清水河》自身的曲調、歌詞和感情。

三、《探清水河》存在什麼問題?

原則上講,《探清水河》的原作確實存在一定問題,也就是大蓮和小六深夜約會那一段,內容相對比較露骨,當然這在舊社會其實也不算什麼,畢竟比《探清水河》還露骨的文藝作品比比皆是。

到了新時代,《探清水河》中深夜約會那一段的原始歌詞確實不太適合繼續唱了,自己在家里或小范圍聚會唱一唱當然是沒問題的,如果放在公共場合和舞臺上,那肯定是有問題的。

不過,《探清水河》主要存在的問題也就是歌詞中的這一小段,不唱這一段不就完了。那些說因為《探清水河》曾經是窯曲,現在不能唱的觀點顯然就太偏頗了。

首先,《探清水河》可不光是窯曲,這首小曲曾廣泛流行在大江南北、街道里弄和田間地頭,不能因為青樓女子們喜歡聽喜歡唱這首小曲就一棍子打死。

其次,《探清水河》的歌詞只要經過改編,是完全可以在新時代繼續流行和演唱的。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那些演過風月片的影星,難道因為人家演過那玩意,就不允許他們繼續演正常的電影了?

曲調沒問題,歌詞改編后也沒問題,《探清水河》怎麼就不適合唱了?

四、張云雷沒有問題

德云社里郭德綱和張云雷都唱過《探清水河》,而且唱過不同版本的歌詞,其中共同的特點是都刪去了不太適合公開表演的「四更」部分。

其實也就是因為張云雷唱的版本里沒有四更,這才引起了人們的好奇,想知道四更里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直接把這首小曲給弄神秘了。

此外,張云雷版本更進一步,把歌詞中松老三兩口子「賣大煙」改成了「落平川」,這個改動相對比較激進,要是筆者改,直接改成「賣旱煙」得了。

既然該改的,不該改的歌詞都改了,那《探清水河》也就沒有任何問題了,德云社和張云雷怎麼唱都行。

說在最后,我們要反對的是那些「面子傳統,里子三俗」的畸形表演,對于《探清水河》這種經過改編后不論是里子還是面子都不屬于三俗范圍的作品,那些古板和固執的觀點可休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