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退票!張鶴倫武漢專場遇觀眾起哄,霸氣回懟:再鬧事請出去

2022年7月28日晚。

德云社張鶴倫郎鶴炎相聲專場在湖北武漢正式開演。

三個多小時的節目,精彩紛呈,好戲不斷。觀眾沉浸在歡歌笑語的海洋里。

可以說是一次很成功的演出。

演出現場

但是,也遇到了一點小小的波折。

在他們結束返場環節,一位男觀眾站起來,看樣子大概40歲左右,相貌忠厚,卻口無遮攔,只聽他大聲嚷嚷道:

「你們台上唱的是什麼玩意兒?還是老一套,能不能有點新鮮東西?我不滿意!580元的票錢花的不值!退票!退票…」

演出現場

這位阿貝生氣的樣子,引發了周圍觀眾的強烈不滿:

「節目演完了說要退票,有病吧……」

「八成喝多了,一身的酒味……」

「不喜歡德云社的相聲,可以不用來啊,既然來了干嘛還罵街……」

台上的張鶴倫也看到了這一幕,本想調侃一下敷衍過去,沒想到那位中年阿貝不依不饒,嘴里一直嘟嘟嚷嚷。

張鶴倫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來。他會如何應對這場小小的「危機」?

這就得說到張鶴倫的藝術特色。

小白第一次見到師父

聊到張鶴倫,我首先想到郭德綱的一句話,郭先生說自己是相聲教育家,能讓一群「妖魔鬼怪」說相聲。

這群「妖魔鬼怪」里邊,我個人覺得張鶴倫必有一席之地。

網絡截圖

相聲是江湖,相聲分門派,早在100年前,相聲也分為清門和渾門。

新時代電視相聲、院團相聲算是廟堂一派,茶館相聲、劇場相聲算是江湖派。

天津的某些老先生(比如劉壞水兒)也是臟口、葷口橫飛,如此比較起來,我倒覺得德云社還算干凈,起碼沒在舞台上跺腳罵街。

嵐松助演

自打岳云鵬靠著「賤萌」的這個路子火起來之后,賤氣啷當這種風格就開始在德云社流行起來。

但是每個人對便宜的理解不太一樣。

所以閆云達就有點偏臟,張鶴倫在這方面拿捏得還不錯。

當然,如果是喜歡聽純老派相聲的,小白,岳岳包括張云雷,這種風格都不是特別討喜。

現場

我在德云社聽到小白,還是網上的某個音頻。當初不是每段都有熱心觀眾錄像,前后都不太記得,只記得是四個人群口唱了一段《沙家浜》。

小白使的是二人轉的曲,唱《沙家浜》的詞。當時覺得還是蠻有意思,后來慢慢再看,發現這個貨(愛稱)在小曲兒魔改方面有一種極高的天賦。

小白改編

張鶴倫和燒餅算是德云社里原創能力很強的演員,喜歡的自然甘之如蜜,不喜歡的會覺得他的路子和二人轉有點像。

對這種說法,我個人比較不以為然,因為藝術本身就是在相互借鑒的。

相聲行里侯寶林大師早年學戲,后來嗓子倒倉轉了相聲,所以侯大師的柳活學唱做工堪稱是有板有眼;

老祖馬三爺嗓子不好,但是少馬爺是正經戲校學的武丑,所以六七十歲的時候還能在舞台上翻跟頭;

老郭和老祖

京韻大鼓劉白駱三派,我個人以為駱派的韻味兒最足,也是因為駱玉笙先生年輕的時候學京劇,駱派唱腔里有很多京劇漢劇的唱法,這才做到學劉不像劉;

京劇四大須生的言派,也是從京韻里又借鑒了一些唱法,一代票友開宗立派。

綜上所述,如果說像什麼不像什麼,我倒覺得是在眼界太窄,相聲早年間就是從全堂八角鼓,蓮花落,里發展而來!

也就是說,世上本沒有相聲,只不過是張三祿窮不怕沈春和阿彥濤這些老前輩因為生計所迫,發明創造了相聲這種表演風格,或諷刺或歌頌或耍寶,都是不同時代的不同表達。

盲目的批評表演風格其實意義不大。

郭德綱張鶴倫

既然有觀眾認可,且不用管觀眾內行還是外行,就算是公式相聲,拖拉機相聲,電氣焊相聲,重金屬相聲,賣得出票是本事,開宗立派是能耐!

也許幾十年后再看德云社的相聲,才是真正的相聲,也未可知……

小白大黃組合

張鶴倫的相聲,我認為是真正的相聲,但是台下的觀眾,未必都是喜歡相聲的人。

面對起哄的觀眾,張鶴倫先是開玩笑地說:「這位大哥,今天喝了多少?」

后來實在忍無可忍,張鶴倫霸氣回懟:

「不滿意?想退票?不可能退票!退票口在南斯拉夫!你敢說出你的名字嗎?敢嗎?再鬧事請出去……」

舞台上的小白

很多觀眾把目光掃向那位起哄男子,他立馬慫了,抬手遮住臉,狼狽地跑出了劇場,頭也不回!

觀眾席里響起一片鼓掌叫好聲!

張鶴倫,真爺們兒!

最后,小白帶領全體演員,面向觀眾,鞠躬致謝,大幕落下,曲終人散。

演出結束

走出劇場,我心生感慨:

初識德云社,是暢快,再看德云社,是無奈;不要老看著郭先生的名利雙收,也看看郭先生的風霜辛苦;

不要老看著于大爺的閑云野鶴,也看看于大爺的寂寞如雪;不要老看著小白的裝瘋賣傻,也看看小白的成熟穩重;

老年心態

不要老看著郭麒麟的通透圓潤,也看看這種清醒付出的代價;不要老看著張云雷的花團錦簇,也看看他的浴火重生;

換個角度,能看到的東西很多,舞台燈光熄滅,才是人生……

像張鶴倫一樣笑對人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