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皇后」于謙:沒郭德綱有名氣,卻活成很多人向往的樣子

在相聲界,郭德綱和于謙誰的名氣更大?

這是外界經常提出來的一個問題,畢竟兩位都是相聲界的知名人物,同時也是合作了10多年的老搭檔。

毫不夸張來講,能夠造就德云社現在輝煌的地步,兩位功不可沒。

對口相聲舞臺上誰比誰高都會不協調,水平能調整到最相近的人才能夠搭檔在一起,如果真的要論名氣的話,郭德綱的地位會比較高一些。

作為德云社的創始人,郭德綱還是老板,現如今大眾所熟知的相聲演員的最高師父。

而于謙只不過是等于德云社里的其中一員,不搞特殊,也沒其他身份,所以地位僅次于郭德綱。

正因為于謙作風低調,經常在網上看見有關于兩人對比,并發現他的口碑略高郭德綱。

今天就來聊一聊,素有「相聲皇后」的于謙,即使沒有郭德綱的名氣,卻成為眾多人熱捧的對象。活成很多人向往的樣子,他前半生都做了什麼?

01

再等一年出生就成70后的于謙降臨在北京,生來嬌貴,自帶「主角光環」。

其父于莊敬是國內鼎鼎有名的油田質地師,還曾擔任過副局級干部。

父親如此厲害,家境自然也不差,在那個以多生孩子為榮的年代,于謙卻是家里的獨苗,這更加讓父母和親戚對他百般呵護,時常關注著他的生活和學習成績。

話雖如此,于謙小時候的學習成績并不怎麼樣,正是因為家人的寵愛,讓他養成了愛玩的性格,總是對獨特的東西產生興趣。

而當時最流行的相聲就這樣入了他的眼,這一行不僅能夠為很多觀眾帶來樂趣,還很容易通過耍耍嘴皮子就能成功受人追捧,這完全符合于謙夢中的職業。

當產生這個想法時,于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番。

13歲正值青春期思想發芽之際,于謙就為個人做出一個人生決定。

于謙放棄學業,并說服父母讓其學習相聲,同年通過努力考進北京戲曲學院。

從小到大一直順利慣了的于謙,自認為在學習相聲這一次也是信手拈來,不存在讓他過不去的難關,可是一入學他的自信心便被老師給澆滅。

老師不僅說于謙沒天賦,還經常在課堂上拿其當做反面教材進行批評。

剛開始于謙的確備受打擊,可隨著后面他對相聲的喜愛程度越來越高,心中突然滋生出一股不服輸的勁。

只要老師說他不行,他偏要證明,當拿出一翻亮眼的成績,還愁會被老師看不起嗎?

于謙心里這樣想著,行動也跟上了。在學校里他除了吃飯睡覺,全部時間精力都用來學習。

天賦不夠努力來湊,于謙就經常向老師虛心請教,并開始有了一點點進步,但也從來不我驕傲自滿。最終他從一個被老師認為沒天賦的小孩成為了一個可塑之才。

等到從學校畢業后,于謙已經在相聲方面上有了一定的功夫。

不過,要想真正在圈里有一席之地,必須得有人罩著,也就是說挑選一個好的師父來升級。

自古以來相聲界是最講究師承,否則一個初步茅廬的人,很難在圈子里走得長久。

所以尋找一位引領上路的老師,對于謙來說相當重要。

其實,于謙心里早在沒畢業前就有了打算,他之所以走上相聲之路的是石富寬先生的影響,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偶像在激勵他。

畢業后,于謙馬不停蹄地找到石富寬先生,希望能讓他收其為弟子。

原本石富寬先生并不想收徒,但看在于謙一臉真誠還有天分以及對方還有李金斗的引薦,再拒絕就不合適了。

成功師從石富寬,于謙的實力肉眼可見比上學時期提高很多。只可惜,還沒等他在相聲舞臺上大展拳腳,相聲行業便受到新的沖擊。

表演機會銳減,無奈的于謙,只能帶著沒有用武之地的才藝回到家,靜靜等待重新登臺的好消息。

02

剛巧不巧,新的表演方式取代相聲,讓于謙沒有工作,但卻在1992年給了他一個機會。

這一年,于謙正式接觸到戲劇表演,在《編輯的故事里》客串了一個保安小角色。

盡管戲份很少,但于謙因為這次的經歷,產生了解決「下崗」的新思路。

在不能登相聲舞臺的空余時間里,于謙開始在各大影視劇里客串,他不在乎角色大小和戲份多少,只希望能憑借豐富的熒幕表演經驗,對他后面的相聲之路提供著幫助。

后來,于謙意識到光演戲,角色不挑還是不行,要想讓觀眾真正記住他,需要在表演上下功夫。

為此,于謙一邊演戲的同時,特地來到北電表演系接受了專業培訓。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要過去,在于謙專業實力提升的同時,所接到的戲和角色質量也隨之提高。

更讓他欣慰的是,1998年,他因戲結緣了一生的伴侶,對方是一個整整比他小10歲名叫白慧明的表演系在讀女大學生。

于謙向來行事果斷,感情上亦是如此,對白慧明一見鐘情后,他當即認定對方。

于是,于謙開始在劇組里對白慧明獻殷勤,噓寒問暖。

上個世紀90年代的內地思想還是比較傳統,盡管是娛樂圈,也沒有現在那麼開放。

兩位相差10歲,在當時深受爭議。

不過,幸運的是,于謙沒有白付出。

在被對方長時間的呵護下,白慧明也對于謙動心。

就這樣,于謙得到心上人的認可,并于兩年后攜手步入婚姻殿堂。

以前的于謙玩心很大,對生活的態度便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但結婚后的他迎來「三十而立」,不管如何,他總得讓妻子過上好日子。

于謙是想著回到相聲行業,可是那時這一行依舊不景氣,就在他對此不抱希望,郭德綱緣分般來到他身邊。

雖然彼時于謙已經將重心往熒幕上發展,但他仍舊是北京曲藝團里的骨干。

在他31歲那年,團里組織下鄉演出,于謙作為骨干老成員必然隨之同行。

由于他長時間沒有上舞臺,也無固定搭檔,所以團里特地將相聲新秀郭德綱分配到其身邊。

初次搭檔,兩人莫名得很默契,久而久之,雙方共同話題也就多了。

越往后越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從最初的臨時搭檔,到最后直接成了固定搭檔。

不只是因為默契的原因,兩人的相聲風格頗受當時父老鄉親的喜歡,正因如此,團里才將兩位組成固定搭檔刷名氣。

話雖如此,現實卻相當殘酷,以相聲行業慘淡的經營情況,即使兩人表現得再好,也是叫好不叫座,沒有再多的宣傳也徒勞無果。

一場演出下來,最多也只有幾十塊錢的出場費。

連一個人都養活不起,更別說讓于謙帶著老婆過好日子。

03

正在于謙猶豫該不該繼續堅持下去,白慧明為他送上大力支持。

剛畢業還沒有在演藝圈拍多少戲的她直接退圈,選擇到一家小公司里當白領,這份穩定的工作,一個月可以有2000塊錢的工資,在千禧年可是一筆極高的收入。

在于謙工作不景氣的時候,就是因為妻子這筆「巨款」,才撐起小家。

對方的一切付出,全部被于謙看在眼里,心里感激的他加緊行動,想著有一天接過其手中的擔子。

2004年,于謙迎來第二個人生轉折點,郭德綱創辦了德云社,作為老搭檔的他,自然是沒有拒絕加入的理由。

德云社的前期叫北京相聲大會,名字聽起來很大氣,實際上前期這只不過是由一所小屋子搭建的野生舞臺。伴隨著幾個新手徒弟,郭德綱舉步維艱。

直到徒弟一個個被帶起來,再加上郭德綱也熬出了頭,名氣越來越大,當北京相聲大會正式改名為德云社那一刻開始,該社名氣已經在相聲乃至整個娛樂圈都打響。

等到于謙這位受過專業訓練的相聲演員加盟到德云社,他和郭德綱這對搭檔便成為社里的臺柱子。

說唱逗學,兩位都是當時頂尖高手,郭擅長敘事研究傳統,于擅長表演愛緊跟時事,兩位互補,一位有成角的本事,另一位有成角的心,種種原因加起來才促就這對好搭檔。

所以短短一年時間里,這對默契十足的組合想不走紅都很難。曾經連票都賣不出去的小社團,漸漸擴大到頂級相聲劇場,德云社成員一個個陸續走紅,幾乎是場場爆滿,一票難求。

和許多走紅后的名人不同,于謙反倒是越來越低調,除了必要的相聲演出,他鮮少露面大眾面前。

生活中于謙熱愛養馬,為此還特地在大興專門買了塊60畝荒地,建了一座私人馬場,里面有各種各樣的馬,光矮腳馬都有十幾匹,全部都是從國外進口,放眼望去,倘如一個小型動物園。

看著自己精心照料的馬兒長大,于謙老師滿臉欣慰,而這也只是他愛玩的表現之一。

年過半百的于謙老師,還經常會在家里開party,和老友有說有笑憶青春。

當然,玩歸玩,鬧歸鬧,于謙面對正經事上絕對不掉鏈子,從他為想通過表演混個臉熟特地來到北電求學時,便能看出他的愛玩心理只在合適的時候顯露出來。

當郭德綱在面臨徒弟背叛時,他堅定站出來維護老搭檔,并放話只要對方不趕他,自己就永遠不會退出德云社。

04

如今,于謙早已是德云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和郭德綱的深厚情誼也是外界人盡皆知的事了,甚至兩人的關系早已超越朋友,而是一家人。

當郭麒麟和于謙的兒子的互相拜對方父親為師,被外界調侃為兩方為維系也感情故意實行的「互換人質」。

但足以體現出于謙和郭德綱兩人,無論是誰都很看重雙方之間的感情,以及對彼此的高度信任。

除了在兄弟遇到困難時拔刀相助,低調的于謙也會偶爾在演藝圈「高調」一下。

2019年,他憑借電影《老師好》斬獲人生首個影帝獎項。

不是專業演員卻有不俗的成績,戲外又有著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

于謙老師總是在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出風頭,該低調時他絕不出風頭,該被需要的時又會如閃電般速度,出現在對方眼前,他是許多人眼中好朋友的典范,更是很多人向往的樣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