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雲鵬如今大紅大紫,很少有人知道,他第一次見郭德綱時,差點誤認為他是「騙子」

马上就好 2021/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一次,岳雲鵬拍戲掙了800多萬台幣,激動地拿出500萬台幣交給德雲社,可財務卻說:「你這數目不對。」岳雲鵬以為給少了,氣衝衝地跑去找師父郭德綱。

如今的岳雲鵬,已是大紅大紫,可鮮有人知道,他第一次見郭德綱時,差點誤認為他是「騙子」。

那年,岳雲鵬還是服務員,有一天,正擦桌子,突然,一位70多歲的老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認識郭德綱,不如你去跟他學相聲吧,幹這個難有出頭之日。」

這位老先生常來飯館吃飯,一來二去,和岳雲鵬熟悉起來,他看岳雲鵬幹活踏實,所以才這樣說。

可沒想到,岳雲鵬婉拒了他:「我在這挺好的,再幹一年說不定還能幹個領班。」

可當岳雲鵬回到宿舍後,心中想起了老先生口中的郭德綱,然而,他上網一查,根本查不到此人,心裡又犯起了嘀咕:「這人不會是騙子吧。」

但過了沒多久,老先生又接連跟岳雲鵬提了好幾次,要他去拜郭德綱為師學相聲,說得多了,岳雲鵬想去看一看究竟誰是郭德綱。可一見面,他就傻眼了。

那天,岳雲鵬下班後,拉著同事孔雲龍急忙來到華聲天橋,可進去轉了一圈心涼了,算上他和孔雲龍台下一共才4個觀眾,而後臺卻有十幾個相聲演員。

一見面,郭德綱對他說:「你先聽聽吧,反正不要你門票。」聽到此話,岳雲鵬更覺得不靠譜。

但閑著也是閑著,每天一下班,他就和孔雲龍一起去聽相聲,聽了有大半年,岳雲鵬對相聲有了興趣,同時,他也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那天,他果斷從飯館辭職,和孔雲龍一起來到德雲社,並對郭德綱說:「我想和您學相聲。」郭德綱看到了岳雲鵬眼中的真誠,答應了他。

但也對岳雲鵬說:「我還得外出掙錢補貼這裡,可能給不了你多少工資。」岳雲鵬皺起了眉頭:「您能給多少?」

郭德綱說:「一個月200塊。」岳雲鵬點了點頭,但也提了一個條件:「我沒住的地方。」郭德綱撓了撓頭:「你住龐各莊吧,但得幫著喂狗。」

岳雲鵬爽快地答應了,從一個月2000塊到一個月200塊,嶽雲鵬是下了狠心要學相聲,可現實卻給他澆了一大盆冷水。

因從未接觸過相聲,岳雲鵬得從最基礎的普通話開始練起,尤其到冬天,郭德綱甚至讓他在冰天雪地大聲念,還說:「笨重的情況下去學,等到暖和的時候會覺得很輕鬆。」

可岳雲鵬卻屬於老天爺不賞飯吃的那種,第一次登臺就忘詞,十幾分鐘的相聲,說了三分鐘就下了台,好在郭德綱一直安慰他:「沒事,誰都有這麼個過程,慢慢來。」

又學了很長一段時間,結果,第二次登臺依然是忘詞,很多比他來得晚的人都已經在臺上說得有模有樣,可岳雲鵬愣是連完整的相聲都說不出來。

當時,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好有師父郭德綱一直力挺他,不厭其煩地教他,可其它人卻看不下去了。

漸漸地,開始有人找郭德綱:「你讓這孩子走吧,他真不是這塊料。」剛開始,找的人少,郭德綱沒放在心上。

誰知,過了沒多久,德雲社的其它人紛紛來找,郭德綱只好開了一個會,會上大部分人都想讓岳雲鵬走,邢老先生卻說:「我看這孩子行,有股子那個勁。」

最後,郭德綱拍著桌子說道:「各位,什麼都不要說了,岳雲鵬這孩子,就算在這掃一輩子地,我也認了。」

當時,這件事岳雲鵬並不知曉,多年後,在一次宴席上,還是師娘王惠告訴的他,當知道此事後,岳雲鵬回家哭了很久,在他心裡,他要跟郭德綱一輩子。

而岳雲鵬也沒有辜負郭德綱的栽培,後來,他努力學相聲,漸漸地,開始有了名氣,爆紅之後,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報恩。

有一次,岳雲鵬拍戲掙了200萬,他知道德雲社缺錢,激動地拿出120萬交到了德雲社,可財務卻說:「你這數目不對。」岳雲鵬心想:「難道給少了?」便氣衝衝地去找師父。

當郭德綱瞭解到事情的始末後,對岳雲鵬說:「師父知道你的心意,但是得按規定來辦,你交20%就行了,其餘的歸演出者。岳雲鵬只好聽師父的話。

曾經有人問岳雲鵬:「紅了之後,你沒想過單飛?「岳雲鵬坦然地說道:」沒有,我會一直跟著師父,我不是那種有想法的人,能有個窩生活,我就知足了。」

如今,無論外界如何變幻,岳雲鵬還是嶽雲鵬,他始終跟著郭德綱,始終同德雲社同雨同舟。

有人說,岳雲鵬的逆襲,有運氣、有貴人相助,有自己的努力,但能讓他一直走下去,相信應該是他那份感恩的心。

正如:「滴水之恩,定當以湧泉相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