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桑深夜去世,20年后博林才說出酒局細節,郭德綱無意間說出真相

1991年11月12日,有一個以相聲、小品、魔術、雜技、評書、笑話、說唱等為主的節目,在央視3套首播。

從那以后,每周三,不管大人還是小孩,都會坐在電視機前,等著那句:相聲、小品,我說雜技;評書、笑話,說唱藝術。

此時,沒有人知道,2年后,這里會有一個西藏小伙子,與他的恩師一起,以亦莊亦諧的表演,將小品與相聲相結合,神乎其技的口技與模仿。

讓他一炮而紅,而他也成為當時年輕一代的偶像。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的天才

這個人就是洛桑,全名洛桑·尼瑪,出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

馬季說他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博林說他是天才不可復制的。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洛桑會命喪一起交通事故,就像一顆流星,轉瞬即逝。

交通事故當晚,莫名其妙挑釁的外國人,詭異的飯局氣氛,極度不合理的交通事故,都給洛桑的離世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洛桑從小在語言和肢體方面顯現出異于常人的天賦。

洛桑的父母曾在綜藝節目中,回憶起這個多才多藝的兒子,他說,洛桑在幾個月的時候,就喜歡盯著窗外的鳥看,嘰嘰喳喳跟著鳥兒一起叫。

后來長大一點,在模仿聲音的時候,會加上一些動作,就跟前一陣子的郭美美一樣,稍加幾點裝飾,模仿起來惟妙惟肖,逗得家里人哈哈大笑,是家里的開心果。

但這在同村人眼里是「不務正業」,而洛桑的爸爸卻不管他人的閑言碎語,給孩子找老師培訓。

好在洛桑也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他憑借自己的努力,13歲的時候,以絕對的優勢被中央民族學院破格錄取,進入音樂舞蹈系。

這在當時來說,可謂是光宗耀祖,值得全村人驕傲。這樣的驕傲,40年后,丁真也做到了。

只是一個被全國人喜愛,一個被惡意揣測和謾罵。

洛桑爸媽滿心不舍,京城山高路遠,兒子此去再見就困難了。但沒辦法,為了孩子的未來,兩人還是強忍不舍,抹著眼淚給孩子收拾好行李,依依不舍地把他送上了火車。

小小年紀,正是貪玩的時候,可春夏秋冬,洛桑總是在學藝,絲毫沒有因為天分而放棄努力。

在學校的那段時間,刻苦努力,再加上天資聰明,洛桑很快脫穎而出,18歲的時候,考入中華全國總工會文工團舞蹈演員。

你別看,洛桑平時憨厚、不善言辭,然而,當他站在舞臺上,投手舉足間,光芒四射,讓人再也挪不開眼,這讓當時考官都大為驚奇,直接破格錄取。

人只有往上走,才能意識到自己的渺小。文工團臥虎藏龍,不再拔尖讓洛桑倍感失落,只能喝悶酒稀釋愁苦。

沒多久,洛桑的體型發生了變化,越來越胖,這讓他的舞蹈生涯陷入了困境。別說C位,就連最后邊的邊緣都沒有他的位置,最后淪落到打雜小弟。

沏茶倒水,裝卸跑腿,每天都是這樣無聊事情,一直順風順水的洛桑,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

他的驕傲,每天都在這些小事上慢慢被磨掉了。不過好在當時團里有個同齡的小黑胖子和他很合得來,這人就是后來的德云班主。

兩人下班后,總是騎著腳踏車到處搗蛋。洛桑嘰里呱啦學著外國人說話,老郭一本正經的胡亂翻譯,唬得不明所以的圍觀群眾一愣一愣的。

甚至有人慌忙找警察,還以為外國友人遭遇什麼難題。看到兩個壞小伙子大笑著跑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耍了。

日子雖然無聊,但好在有人陪伴。老郭的存在,減緩了洛桑的郁郁不得志。

只是,愛喝酒的毛病是戒不掉了。

洛桑逢酒必喝,喝酒必高,最狠的時候一天能喝四頓,最后連酒資都要先從郭德綱這兒借。最夸張的是直接用二鍋頭兌白開水往肚子里灌,這也為后續的事埋下了伏筆。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老郭雖與洛桑交好,但也不想這般碌碌無為下去。不久,他就離開文工團回到天津老家。

原本以為是一次再普通不過的一次分別,沒想到竟成了兩人最后一別。據說為了紀念洛桑,當年他借錢喝酒時打下的那一紙借據,至今都被郭德綱珍藏在家里。

離開郭德綱,洛桑的生活一落千丈。沒人解悶,連白酒兌白開水都漸漸喝不起了。

正當他為自己前途煩惱的時候,他遇到了團里的同事,尹博林。

博林出身于藝術世家,見多識廣,眼光非常高,但是即使是他,也一眼就被這個藏族小伙子身上屬于天才光芒的吸引了。

博林發現洛桑的模仿能力非常強,說學逗唱樣樣精通,是塊說相聲的料子,而博林也想打造一款屬于自己的特色相聲節目,告別邊緣化。

兩人一拍即合,說干就干,那一陣,他們經常聊到徹夜未眠,談理想,暢想未來,互相交流各自對于表演和相聲的看法,《洛桑學藝》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產生的。

在許多人并不鮮明的記憶中,提起那個年代,都能想起《曲苑雜壇》里洛桑學口技的樣子。

每一次電視臺,放他的表演片段,總是忍不住多看幾眼。時至今日,都還能想起,他用口技打鼓與博林合作的,那首《萬里長城永不倒》。

兩人剛亮相《曲苑雜壇》,就受到觀眾的喜愛。有不少人寫信給《曲苑雜壇》欄目組,希望能有續集。《洛桑學藝》就這樣從一個單獨作品,變成一個系列節目。

每周三,大伙必會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守在電視機前看洛桑和博林這對師徒。

那種情形怕是現在的德云社也無法超越的,每個人都喜愛洛桑,沒有人舍得黑他。

洛桑終于在進京的第12年,找回了萬眾矚目的感覺。

洛桑之后,再無第二個他出現,他是天才,是一個很少見的天才。

天妒英才,飛來橫禍

可惜,洛桑天才老天都嫉妒了,在洛桑和格林二人事業如火如荼時,一場飛來橫禍,從此改變了兩個人的軌跡,一代傳奇,就此消亡!

1995年,洛桑通過《洛桑學藝》,迅速火遍大江南北。據說火到出門走三步能遇上四波粉絲要合照簽名,全民都會說兩句「鼻腔共鳴、腦腔共鳴」。

洛桑也成了各大文藝匯演的壓軸嘉賓。他火了,但并沒架子。不管被安排到哪個地方的文藝演出,他都會盡心完成。

出事前不久,洛桑去藏區慰問演出,剛到演出地點,大家陸陸續續出現了高原反應,大家萎靡不振,橫躺豎臥吸氧。

帶隊隊長一個頭兩個大,急得直轉圈圈。取消已經來不及,演員又沒有力氣,隊長還沒想出怎麼辦,洛桑就說自己能行,可以調整表演保證大部隊完成演出任務。

隊長看著洛桑說話中氣十足,面色紅潤,點點頭同意了洛桑的提議,演出由洛桑挑大梁,其他病弱者繼續吸氧。

一連六場演出完結,隊長終于放心了,但還沒來得及開心,就聽對面洛桑「咚」的一聲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這可嚇壞了所有人,就在隊長以為洛桑「過去」了,博林才氣急敗壞地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其實,洛桑剛進入藏區就已經有高原反應了,胸悶氣短且高燒不止。

但他看到團里沒幾個人能繼續演出,也不想讓喜歡他的人失望,仰頭猛灌了兩瓶易服芬后勉強上臺,連軸6場表演后扁桃體不堪重負,這才導致臺下倒栽蔥。

所幸慰問演出已經接近尾聲,洛桑不用再上臺。隨后,洛桑回北京休養。

成名這麼久,洛桑一直很忙,也沒有機會去跟爸媽見一面。趁著這次休息,洛桑想把爸媽接到北京來。

9月份,洛桑把父母接到北京,博林幫忙安頓住處。分別多年的洛桑,終于和父母團聚了。正好過幾年就是國慶長假,洛桑決定要好好帶爸媽把北京各個景點都轉一遍。

博林還專門從王府井買了一臺DV,因此才有了10月2日那天「鬧哄哄」的一家留念。

誰都沒想到,這是洛桑就給自己爸媽唯一的念想。

10月2日,洛桑和父母、朋友跑去喝酒。期間喝了些酒,走的時候,把大哥大留給父母,自己只帶了個呼機。

當時一輛大卡車停在大街上檢修,連一個提示牌也沒放,醉酒駕車的洛桑一頭撞上去,當場身亡。

洛桑的突然離世,對洛桑父母的打擊很大,洛桑的父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同時博林也沒能從洛桑離開的陰影中走出來,一直12年未曾收徒弟。

很多年間,幾個相關知情人,都默契地對洛桑的死,選擇閉口不談。

一時間,流言四起,各種猜測的聲音都有,甚至有傳言說,洛桑太「紅」了,擋到了某些人的財路,才會有這場意外。

洛桑死后20年,博林和洛桑父母才走出這段往事,在綜藝節目上,和洛桑父母一起聊起了洛桑。

即使過了這麼久,博林還是很悲痛:「洛桑很可愛,洛桑詼諧又頑皮,洛桑他真是多才多藝。

人生旅途他剛剛二十七,他就匆匆地走了,匆匆離去,人人都為洛桑惋惜。」

在博林心里,「洛桑就像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峰,別人很難達到他的高度。天才是不能復制的,就只有這麼一個。」

節目中,不可避免地談到洛桑的死,根據博林回憶,當時的飯局上,有一個外國友人,洛桑忍不住問這位外國人,認不認識他。

這個連中國話都說不好,對中國文化一知半解的人,又怎麼會看相聲和小品呢?不認識洛桑很正常。

可洛桑不這麼想,聽到外國人說不認識他,他當時就不高興了。喝了一會兒悶酒之后,就開車趕下個場子了。

博林看洛桑雙眼迷離,話都說不清楚,站了半天也沒站直,于是就勸他躺在沙發上醒醒酒。

你跟喝高的人講道理是講不清的,再加上那兩個外國人時不時在洛桑眼前晃悠,洛桑更是想快快離開。

關門、啟動,一腳油門踩到底,行至紫竹橋時酒勁兒上涌,巧的是路中央竟然停了一輛故障大卡車,沒設障也沒立警示牌。

待注意到危險再踩剎車時已經來不及了,片刻后他的車就懟上了大卡車的屁股,車頭嚴重變形,駕駛員也嚴重變形,還不等急救到位,他就先一步沒了氣息。

對于這個說法,洛桑的父母難以接受。

在他們眼中,洛桑一直是羞澀內斂、寬厚待人,不可能問出這樣的話,也不可能負氣離開。

世上的事情,總藏著因果

多年以后,在一個喜劇節目里,面對模仿洛桑的參賽者,郭德綱說,「我認識他很早了,那時候我們在一個單位,他每天就是以喝酒為生。」

洛桑去世的悲劇,老郭一語點透。若是洛桑不那麼愛喝酒,也許就不會有醉酒駕駛。

這也跟當時大家行車安全意識有關,若是大貨車按規定設置反光路障,若是洛桑喝酒不開車,洛桑也不會英年早逝,或許他和博林能開創一個奇跡。

可見,世上的事情,總藏著因果。

想想1995年,洛桑大紅時,郭德綱再次來到北京。

那時的郭德綱,急功近利,以為自己也會和洛桑一樣,成為大腕,一場演出掙個七八萬。

結果,到處碰壁,一連三次殺回北京,租著最廉價的房子,窮到連房子都租不起,后來,房租交不上,房東堵上門來要房租,他躲在屋子里不敢吭氣。餓了,就把掛面煮成糊糊狀,就著大蔥吃。

洛桑去世時,年僅27歲。

而如今,德云社成立27年,老郭紅了快20年。

無常這種事,你找誰說理去?

洛桑去世后,原本是安葬在老家西藏康定上,那是洛桑夢想開始的地方。

后來,洛桑的父母安居在四川,為了讓兒子能夠離親人更近一點,洛桑的父母煞費苦心、大費周折,把洛桑的骨灰送往西藏康定,遷到四川的青城山上。

每次抬頭,聽到颯颯風聲,看到沐浴陽光中的樹木,他們也許就能看到,生命定格在27歲的兒子,學著鳥兒叫,與風共舞。

如今27年過去了,博林早已成了一個普通老頭,告別舞臺好多年,沒了洛桑,也就沒了博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