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生日祝詞也翻車?「鴻案鹿車」送王惠似有不妥之處

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市無人問。4月17日這一天,是赫魯曉夫、維多利亞·貝克漢姆、鄭愷、阿朵、尼格買提、酈波教授和PDD劉謀等人和無數普通人的生日,但似乎只有一個人的生日引起了網絡小話題,她就是北京德云社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惠。

引起「王惠過生日」這個話題的是她的老公郭德綱,郭先生引起網絡熱議的方式也比較符合他的一貫做法,直接來了一句讓很多網友摸不著頭腦的生日祝詞:花開富貴,鴻案鹿車,老婆生日快樂。

這一句話至少引發三種議論。

一、拽文沒必要

有博主看了郭德綱的生日祝詞直呼看不懂:「一嘴文縐縐的才氣味兒,讓你自慚形愧」。

還有郭德綱的粉絲則借機挑事:「姜XX有這學問嗎?說得出來這個成語嗎?」,唯恐天下不亂。

不過,也有網友指出,郭德綱這是故意拽文:「弄一句晦澀難懂的詞顯得「有文化」,越沒文化的人就越得裝出有文化的樣子,缺啥補啥就是這個道理。」

有懂行的網友則猜測,郭德綱應該是從京劇《龍鳳呈祥》中知道這句成語的,別看普通人不常用,但也絕不是什麼莫測高深的詞兒,凡是經常聽京劇的朋友都很熟悉。

網友們的議論各種各樣,筆者認為有些網友的觀點還是很中肯的,故意用一句普通人不常用的成語,在一定程度上確實和孔乙己「茴字有四種寫法」的酸勁相像,在社會上和網絡上也確實存在這種人,越沒文化越喜歡拽文。

比如某男明星的「正在讀諾貝爾數學獎得主的書」,還有某一線女星在民航飛機失事后的發文「壽終德望在,身去音容存」等等。

其實,看看郭德綱在之前幾年給王惠的生日祝詞都非常接地氣,直接一句:老婆,生日快樂,比啥文詞都強,這2022年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想起拽文來了。

二、廣而告之沒必要

對于在網絡上自稱為所謂「第七代導演」的劉信達,筆者一向認為其多數觀點太過于偏頗不值得一提,尤其是對郭德綱的評價更是情緒大于理性,事實小于邏輯。

但凡事也有個例外,劉信達的某些觀點也不是毫無道理,比如他這次評價郭德綱的生日祝詞就是這樣。

劉信達認為,老婆是郭德綱自己的,她的生日是郭家的私事和家事,郭德綱完全可以親自下廚給她炒幾個小菜,在家里甜甜蜜蜜過個生日,沒必要「通電全國」廣而告之。

劉信達此話還是有一定可取之處,對于過生日,有些明星就比較低調,從來不會拿到網絡上各種曬照,郭德綱此次「通電全國」給老婆過生日確實有些廣而告之的味道,其徒弟們也在網絡上各種曬祝福表忠心,看起來和早些年風光一時的趙家班頗有相似之處。

其實這一次郭德綱高調為王惠送上生日祝詞也是近三年來的頭一次,至于為什麼這麼高調,熟悉德云社的朋友估計也能猜出來那麼一二分,畢竟形勢不同了,有時候需要彰顯一下存在感了。

因此,從這個角度講,郭德綱老婆過生日還要興師動眾廣而告之,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劉信達的話有一定道理,但不代表這個道理就符合郭德綱當下的情況。

三、用詞也有不妥

郭德綱用「鴻案鹿車」這個詞祝福王惠生日快樂,聽起來似乎很晦澀,其實其內容一點兒都不陌生,這是由兩個典故組成的。

鴻案,指的是東漢時期梁鴻和孟光夫妻的故事,梁鴻是東漢名士,父親是城門校尉,梁鴻在著名的太學讀書,他不貪戀富貴,雖然有很多富貴人家想將女兒嫁給他,但他都謝絕了。

后來孟家有女兒三十歲,非常迷戀梁鴻,非他不嫁。梁鴻聽說后就娶了她,感動于妻子的賢惠為她取名孟光,兩人后來隱居生活,每次吃飯時孟光都要將放食物的托盤舉到眉毛一樣高送到梁鴻面前,這就是成語「舉案齊眉」的來歷。

鹿車,指的是西漢時期鮑宣和妻子桓少君的故事,桓少君是鮑宣老師的女兒,少君之父看鮑宣雖然家貧但為人很好,就將女兒嫁給了他,而且還給了很豐厚的嫁妝。

鮑宣看到漂亮的妻子和豐厚的嫁妝并不高興,少君就將華麗服裝和首飾收了起來,換成粗布衣服和鮑宣一起推著鹿車(小推車)回家,到家之后就像一個普通村婦一樣照顧公婆干活做飯。

這兩個典故組合在一起形成「鴻案鹿車」這個成語,比喻夫妻之間相互尊敬,同甘共苦。

郭德綱用這個成語可謂是煞費苦心,但也有網友指出,這種成語一般是外人用來祝福夫妻和睦的,沒有自己拿來祝福自己的。

此話確實有一定道理,丈夫祝福妻子應該主要從丈夫個人對待妻子的角度出發,如果從夫妻角度用「鴻案鹿車」這種祝詞的話顯然就有一種「王婆賣瓜,自賣自夸」的味道。

外人祝福夫妻用「鴻案鹿車」沒問題,自己夫妻之間用這種類似「舉案齊眉」的成語祝福自己,聽上去確實有些怪怪的。

此外,筆者認為,如果細究的話,郭德綱用「鴻案」這個典故來祝福王惠似乎也不妥。

一方面,「鴻案」中孟光對梁鴻照顧得非常好,非常尊敬梁鴻,送個飯都要小心翼翼舉到眉毛這麼高。郭德綱用這個典故似乎有希望王惠能像孟光侍奉梁鴻那樣畢恭畢敬侍奉丈夫的意思,用這樣的典故給妻子當生日祝詞,不怕挨打嗎?

另一方面,歷史上的孟光三十歲未嫁,她身材肥胖,五官丑陋,面色黝黑,力能舉臼,用現在的話講就是「膀大腰圓」「虎背熊腰」。

我們不妨看一下王惠女士的身材,只能說,換成普通網友,大概是沒幾個人敢把自己妻子和孟光做比較的。

其實,郭德綱完全沒必要用「鴻案」這個典故送給王惠,他只需要采用「鹿車」這個典故就夠了,而且「鹿車」這個典故還非常符合郭德綱和王惠的情況。

據網絡報道,郭德綱和王惠結婚時情況并不好,王惠的家境要好得多,王惠的父親還大力支持了郭德綱和王惠夫妻倆,王惠放棄京韻大鼓明星的前途和郭德綱一起過辛苦的日子。這種情況和鮑宣、桓少君夫妻非常像。

所以,郭德綱如果用形容鮑宣、桓少君夫妻夫妻同心同甘共苦的成語「共挽鹿車」顯然要比「鴻案鹿車」更合適,或者也可以用「鹿車共挽」,效果同樣。

只能說,郭德綱先生在古典文化方面的造詣多少還是有些淺薄,有點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意思,化學書學不學其實對他的職業沒有多大影響,成語典故還是需要更加深入了解一些的。

當然,郭德綱的「鴻案鹿車」也不算翻車,畢竟很多網友對這個有些晦澀的成語并不太懂,對其中的典故也不太了解,所以這也給其他明星支了一招,多準備一些晦澀的文化常識以備常用,以免再出現「諾貝爾數學獎」那樣太容易穿幫的笑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