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富二代拜師郭德綱,被于謙收為干兒子,他卻甘心捧著孟鶴堂

2018年11月,孟鶴堂和周九良演出完畢,在臺上拆觀眾送的禮物,現場氣氛十分融洽,突然,孟鶴堂的臉色僵住了,他手上拿著一頂帽子,而且是綠色的。

當時正是孟鶴堂夫妻被傳情變的時候,誰都知道,這個節骨眼上送綠帽子代表什麼意思。孟鶴堂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搭檔周九良瞅他一眼,把帽子拿過來,直接拍扁了扔桌子底了。這讓很多人直呼痛快,周九良對孟鶴堂可真仗義!

2021年4月26日孟鶴堂生日,周九良發了條生日祝福。乍一瞅平平無奇,仔細一看頗有玄機。周九良是掐著鐘點在11:33分發這條祝福的,因為兩人在一起搭檔了11年,這天是孟鶴堂33歲生日。孟鶴堂回復時一激動都打錯了字,粉絲們也紛紛點評:「這該死的細節,九良有心了!」

合作11年,孟不離周,周不離孟。臺上有默契,臺下好兄弟。

相聲組合一般都是逗哏比捧哏人氣高,周九良多年壓著自己的光芒捧孟鶴堂,他是怎麼做到心甘情愿的呢?

1 少年老成「小先生」

2010年,德云皇后于謙相中了周九良,當時他還沒正式拜師,真名叫周航,是名17歲的少年郎。于謙見周航這孩子有靈氣,性情沉穩,就把他領到孟鶴堂面前說:「給你尋了個搭檔!」

孟鶴堂多次在段子里說過,說周九良是富二代,自己跟他沒得比,他還嘴貧地打趣周九良住大別墅:「地上一層,地下十八層。」

段子雖是段子,但周航家條件確實不錯,父母對他很寵愛,別人家孩子都說長大了當工程師科學家什麼的,但周航卻大咧咧跟父母說,自己的夢想是做一個木匠。

父母沒說啥,木匠就木匠吧,也是憑手藝吃飯。沒想到長到十幾歲,兒子又迷上了相聲,一門心思要拜師學藝。

2009年,周航16歲,考上了北京德云社藝術傳習社做了小學員,穿上了新大褂,喝水有茶缸子,閑來能盤核桃,這太對他胃口了。周航一門心思扎進去,別的小學員背得叫苦連天的貫口,他說得津津有味。太平歌詞也好,戲曲小調也罷,都練得純熟。

練累了,師兄弟們約著去逛逛街、吃點喝點,周航不去,他扛個小馬扎往河邊一坐,一竿子甩下去靜靜釣魚,釣沒釣著無所謂,圖得是這份清凈,還能消化下新學的課程,一個人比劃著演上一小段。

他是90后,比孟鶴堂小5歲,也就是說,周九良今年滿打滿算才28。有人覺得不像,瞅周九良長得不比孟鶴堂年輕啊,但他就是生了副少年老成的模樣,舞臺上還時不時板著一張臉,走沉穩冷淡的路線,愛搭不理的。

論知識面,周九良卻寬得很,他什麼梗都能接,快板、三弦、沙錘、二胡……啥都會還啥都會接,場子熱了,他能冷一冷;場子冷了,他也能重新炒熱,歲數不大竟有老藝術家的風范,因而得了個渾名「小先生」。

周九良在德云社,也是坐過冷板凳的。因為三弦拉得好,有演出就讓他拉弦,幾乎成了給你德云社御用弦師,相聲方面的才華一直被壓著。

但周九良心態好,在后臺默默學本事,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功夫練好了,自然會出彩,各種重要的封箱演出也都少不了他。

2 一人從良,一人奔堂

17歲的周九良和22歲的孟鶴堂正式捆綁在了一塊,作為捧哏,周九良不得不壓著自己來捧孟鶴堂,雖然搭檔表演,但效果突出的就是孟鶴堂。

2013年9月,20歲的周航正式拜師郭德綱,成為周九良。孟鶴堂經常調侃地說:「我從了良了!」于謙收周九良當干兒子,兩人都愛燙頭,還去同一家理發店,選同一個發型師。不過于謙燙頭是因為頭髮少,燙了蓬松顯精神,周九良則純粹是為了整造型,一頭鋼絲球個性十足。

于謙還挺有眼光,這一安排看似隨意,卻珠聯璧合,孟鶴堂愛說愛笑愛鬧,表演上有點「瘋」的感覺,有周航在旁邊鎮著收著,剛好形成互補,可謂相得益彰。

周九良的風格看似木訥含蓄,實則收放自如,冷不丁冒一句,聽眾樂得不行。有一回孟鶴堂嘴瓢說錯了詞,臺下有人起哄喊「退票」,場面一度十分尷尬,孟鶴堂做出委屈巴巴的表情,正不知怎麼圓,周九良慢吞吞張嘴了:「退吧,要退就都退,別剩倆,耽誤我下班。」頓時滿堂哄笑,氣氛又活了起來。

2018年,兩人參加東方衛視《相聲有新人》節目,一路闖關斬將殺到總決賽。周九良穿上女裝,做出各種滑稽動作,跟孟鶴堂又是跳舞又是演戲,好不花哨熱鬧。

觀眾正一頭霧水時,包袱抖開,空中傳來郭德綱喊徒弟們練功的聲音,兩人穿戴整齊大聲背詞,找回了相聲初心。這個叫《選擇題》的作品打動了大家,拿下了當年總冠軍。

郭德綱曾給周九良高度評價:「很穩重,假以時日,必成大器」。做捧哏,并不比逗哏輕松,既不能搶了逗哏的風頭,又要精準接住對方的包袱,還要及時救場、控場,很考驗功力。紅花還須綠葉陪,好的捧哏比逗哏還難得。

在為人處事方面,周九良很懂分寸。有回參加活動,有很多女嘉賓,周九良跟著白冰后邊走,他用手虛扶著白冰,而不去觸碰她的身體,這種紳士行為,為他贏得更多贊譽。

3 角兒該怎麼對待粉絲之爭?

孟鶴堂和周九良搭檔11年,從毛頭小伙到逐漸成熟,兩人沒有紅過臉。孟鶴堂年長幾歲,既是朋友又是兄長,有什麼出頭露臉的活動,都會帶周九良一起。周九良也不爭不搶,盡心盡力做孟鶴堂的捧哏,因為他們都知道,成就搭檔就是成就自己。

但有些粉絲不這麼想,對于搭檔或團隊,他們只喜歡其中一個人,不喜歡其他人,這樣的粉絲被稱為「唯粉」。單純的唯粉沒什麼,就怕「毒唯」,一味袒護自家偶像不惜拉踩別人。

2020年3月,周九良被孟鶴堂的毒唯盯上了,他們剪輯了周九良相聲演出的一些片段,斷章取義誣蔑,并公開辱罵周九良,用語十分難聽。這種事一般人也就牢騷幾句算了,不敢跟粉絲硬碰硬,但周九良硬杠上了,他直接采用了平臺的舉報功能作出反擊。這一招讓很多網友直呼硬氣,對這種黑粉毒唯,就不能慣著。

8月份,孟鶴堂和周九良兩家的粉絲又掐上了,鬧得不可開交。其中周九良粉絲中有一個因父親患肺癌發起網絡眾籌,被孟鶴堂扒了出來并惡意舉報,使原本已經通過的眾籌重新進入了審核階段,時間無法確實,要知道這耽誤的可是救命錢啊。

孟鶴堂的反應有些奇怪,他在微博喊話周九良:「咱倆石頭剪定個勝負吧」,也許他是想在開玩笑緩和氣氛,但在別人生死攸關的時,抖機靈玩梗,著實令人不適。

相對來說,周九良的發聲比較理性,他調停說:「恃德者昌,恃善者昌」,正面引導粉絲們理智追星,父母比愛豆更重要更值得全心去愛。

11月22日,德云社的欒云平因為化了個妝,高興地曬了張自拍照。于謙轉發了一下并評論了一句:「化得有點兒像周九良了」,欒云平一看樂了,回復「合著越化越差勁。」

本來沒什麼事,就是同事間調侃,周九良自己還沒說什麼,但粉絲替他打抱不平,覺得欒云平太埋汰人,這話不是明擺著內涵周九良丑嘛。他們捎帶著把于謙也怪上了,嫌他亂惹事。

眼看粉絲怒火升級,周九良發了張自己照片,表示「參考資料在此」,用開玩笑的方式緩解了這一危機,處理得還算不錯。經過這一風波,欒云平與周九良關系反而更近了,戲稱為龍鳳胎兄弟。

德云社這些成名的角兒,大小也算個明星偶像了,偶像需要粉絲的支持,不能在粉絲面前高高在上端架子,但也不必處處迎合討好粉絲。

把握好這之間的分寸,才能走得長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