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雲社老觀眾:曹雲金是被人擠走的,郭德綱的話不能全信

和一位德雲社老觀眾聊天。聊到關于曹雲金當年退社問題,曹雲金的說法是,自己不被安排演出被迫退社的。

郭德綱的回應是:曹雲金某天忽然要演,沒給他安排,曹借此大做文章。

到底該信誰?這位老觀眾認為,曹雲金是被人擠走的,郭德綱的話不能全信。

金子和師父

看他怎麼分析的:

這叫事情不復雜,咱們先看當年的報導,2010年,曹雲金對于禁止演出事件,明確說了:

當年風波過去,德雲社恢復演出之後,自己多次到德雲社小劇場演出,並不收取演出費,可是某一天忽然不讓演了。

金子接受採訪

郭德綱小舅子在10年報導中稱:這只是一次溝通上的失誤。

數年後,郭德綱說,那場演出是岳雲鵬的,不能臨時安排曹雲金去演。

好,接下來可以分析整件事情了。

金子師父

第一,德雲社任何人對于曹雲金所描述的事情經過沒有否認過。

也就是說,風波之後,曹雲金多次免費義務去德雲社演出是事實。問題主要在于當天的情況。

疑點:曹雲金去演出,事先是否打了招呼

好,我們假設他沒打招呼,但這是不讓曹雲金演出的理由嗎?

如果有人覺得是,那你忽略了德雲社演出最基本的規則,那就是開場時間基本固定,結束時間並不固定,經常延長。

不然哪來二十多個返場?

金子早年間

第二,曹雲金是不要錢的,我上門給你送東西,忘了打招呼就是我的不是了?

郭德綱眼中,最為忠厚老實、忠義無雙的岳雲鵬,因為在他後面安排一個節目就急了?可能嗎?

其實真相很無聊,也許曹雲金說的是對的,德雲社某些人想擠走他。

金子

接下來,我們按照時間線一件一件來說。

首先,就是最初的學費事件。

郭德綱說他沒收學費,理由是沒人捨得花那麼多錢供孩子上個設備基礎不完善的藝術類技校。

老郭回應

雖然德雲社不乏高學歷的,但曹雲金反復說過,自己是學渣。

對于無學可上的16、17歲的孩子,家長炸鍋賣鐵也捨得,因為容易學壞,走上犯罪的道路。

當然,這件事其實不必多說。

因為大部分人都相信「發票」是真的,學費是肯定收了的。

曹雲金說:一個月演滿32場,月薪4000多,沒有社保。

郭德綱回應說:這是高薪。

老郭回應

2005年時候北京普通白領多少錢呢?

瀋陽是2500元到3000元左右,應屆本科畢業生1300元到1800元左右。

以此推算吧,北京的普通白領應該是5000元左右。

大家別忘了,人家白領、應屆本科生是有社保的。說的再明白點,普通白領月入7000元左右,曹雲金4000元出頭。

簡單來講,曹雲金的收入在應屆本科生裡面,只看錢數,勉強算中上游水準。

金子師父

06年時候我一個同學中專肄業也去工作了,學汽修的,一月2500左右,沒有社保,在瀋陽,曹雲金這個收入跟他比我覺得不太行。

最重要的是,當時曹雲金已經是底角級別了,一場門票收入是5200元(老郭親口說的),他拿五十分之一多點。

老郭回應

還有一點。

曹雲金說在德雲社期間和郭德綱一塊拍電影電視劇,沒拿一分錢,還得倒貼交通費,而且耽誤了德雲社給錢的演出。

這個不討論了,郭德綱在回應裡承認了這一點,認為這是合理的,沒啥可說的。

金子大毅

個人觀點:

不論是學費,工資,還是合同,無非就是覺得錢給少了。但是平臺,名氣,技藝,老郭是真的用心給了。

說雪藏,不讓演出,捫心自問吧。

老郭能管理幾百人的相聲團體,為人處世,待人接物,我相信有一定能力才能維持下來,而且越做越大。

況且自己用心捧出來的人,不是被逼無奈又有什麼理由去封殺啊。

十年樹人,老郭是下了大心血的,也傷過心流過淚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罷了。

金子

金子還是年少輕狂,沒有經歷過很多坎坷,如今幾乎放棄了相聲創作和表演,可惜了一個好苗子。

至于老郭以前經常在臺上拿「叛徒」來砸掛,我只能說,有些事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

老郭一路走來,我覺得不比曹雲金挨駡少。為啥他能大紅大紫?首先有作品,其次有人一起共患難。

看看金子現在呢?是否用心創作出更好的作品了?有沒有人可以共患難?

但願金子能夠不忘初心,做一個優秀的相聲演員。加油。

金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