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了,離開郭德綱的曹云金,被打回原形了

2010年1月,郭家菜館,熱鬧非常,給郭德綱過37歲的生日。

郭德綱在自己的主桌上,特意給曹云金留了重要的位置。

姍姍來遲,喝得醉醺醺的曹云金,一進來就問,我坐哪?

郭德綱沒理他,他坐下來也沒有向郭德綱慶祝生日。

一會兒的工夫,曹云金拿杯子出去了,挨桌地訓話,罵人。

曹云金,說自己養活了半個德云社。

把酒桌上的人數落了一遍之后,曹云金就要走。

當時郭德綱的經紀人王海攔住了他說,你別走啊!

可是曹云金還是走出去了,王海在后面追,在郭家菜館一樓王海才追上了曹云金。

曹云金大喊:「我不夠吃,我吃不飽。」

這時郭德綱也追了過來,曹云金突然跪下了,給郭德綱跪地磕頭:「師父,我不干了,我對不起您,我給您磕一個!」

接著曹云金又在關二爺面前磕了一個響頭:「我今天對著關老爺像起誓,我曹云金離開德云社再回來我就是個傻×!」

走出郭家菜館之后,曹云金給何云偉打了個電話,「我鬧完了,我走了,你走不走?」

一場師徒大戰,蓄勢待發。

多年的師徒恩怨,其中的利益分配的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

1、

2003年夏天,安徽衛視《超級大贏家》節目組,給郭德綱弄了一個表演秀。

在一個商場的透明櫥窗里,郭德綱要在里面待足48小時。

整整兩天兩夜,郭德綱吃喝拉撒睡全在櫥窗里。

在被人圍觀的同時,郭德綱還要完成節目組的任務——和路人聊天。

此時誰也不會想到,日后郭德綱會成為國內最知名的相聲大師,而他這段櫥窗秀,也在他成名后被反復提及,成了他的辛酸史。

當時德云社剛創辦6年,且在這一年,剛由「北京相聲大會」改名「德云社」。

曹云金就是郭德綱在這時期收的徒弟。

雖是師徒,但曹云金只比師父郭德綱小13歲。

1986年,曹云金出生在天津,從小對相聲耳濡目染,也產生濃厚的興趣。

15歲時,大師張壽臣的評書門關門弟子,僅存的寶字輩先生田立禾,給他開蒙。

第一眼看見郭德綱的時候,曹云金不服。

心想,你才20多歲,你能會什麼呢?

三天之后,郭德綱演了一個《賣布頭》。

臺下的曹云金一看,覺得不得了,「嗓子,氣力,節奏,包袱都很好。」

一下子,讓他心服口服。

2002年,16歲的曹云金拜師郭德綱學習相聲。

在眾多弟子中,曹云金的能力是最為突出的一個,他不但腦瓜子靈活,節奏也好,一般教過一遍他就學會了。

說學逗唱樣樣俱全,深受郭德綱的喜歡。

到2006年第一次正式登臺演出,曹云金僅用了4年時間。

這一年,曹云金20歲,也是德云社成立十周年。

曹云金在十周年專場上,表演了他的知名相聲《黃鶴樓》,獲得一致好評。

同年12月,嶄露頭角的曹云金,便在北京廣德樓舉行了第一次個人專場演出。

這之后幾年,郭德綱新收了一批徒弟,有后來如日中天的岳云鵬、燒餅,張云雷,張鶴倫等人。

不過這些人,當時還是籍籍無名。

在德云社剛崛起的那幾年,最紅的徒弟是曹云金。

曹云金腦子靈活,嘴皮子溜,關鍵是他有天賦,非常適合吃相聲這碗飯。

于謙曾在給曹云金的書作序時說過「多年前第一次見曹云金,是他跟在郭德綱身后,拎包、倒茶,做些雜活。」

眼見這小孩子機靈、手腳麻利,于謙還向郭德綱打聽這小孩子是誰?

得知曹云金是郭德綱新收的徒弟,于謙說「覺著這小孩跟其他小孩很不一樣,將來一定有出息。」

于謙很喜歡曹云金。

2006年,曹云金手里只有8萬塊存款,是于謙極力說服他,讓他在北京買個房。

當然,于謙不是嘴上支持,他還拿出了8萬塊,借給曹云金。

湊足首付16萬,曹云金在北京大興買了一套110平的房子。

為了捧曹云金,郭德綱還親自給他量活。

他成為了德云社的一塊金字招牌,許多觀眾都是奔著他來的。

他的演出門票五百張票,五分鐘就賣光了。

曹云金不僅在北京、天津等地,多次舉辦了個人專場,還和郭德綱于謙等人一起,在人民大會堂進行表演。

2008年,這時候的曹云金人氣已經非常的高了,在德云社更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

各大電視臺的節目都在邀請曹云金參加,也正是這種氛圍烘托的曹云金變得更加的自傲,甚至是目中無人。

人紅了,覺得自己是個腕了,就開始膨脹了。

那個時候,在后臺曹云金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養活了半個德云社!

隨著德云社的爆紅,不僅僅是相聲演出,各種節目的演出,主持,商演也紛至沓來。

當時,何云偉和李菁就主持了北京衛視的《星夜故事會》。

于是德云社為了加強管理,要求和相聲演員簽訂為期10年的合同。

并且演員的所有經紀事務由德云社統一管理,不得再接私活,一旦違反,便要賠償違約金。

合同里有一個條款,如果中途離開德云社,要賠償100萬元。

曹云金感覺這個條款太過苛刻,于是找到師傅郭德綱,試圖和郭德綱商量,從感情層面上說服郭德綱去除這個條款。

郭德綱說,感情歸感情,合同歸合同。

曹云金有著自己的野心,不滿足被德云社捆綁,野心使他不再滿足于為人弟子,受教于人,他覺得,自己早已具備單飛資格。

在一次采訪中,曹云金也曾這樣說道:「我效力德云社5年,一個月參加30多場演出,但是工資卻只有4000元,然而我走出去,隨便接一場商演都是幾百萬,干嘛不走?」

很早,他就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于是,曹云金拒絕簽約,郭德綱向媒體承認曹云金退出德云社。

2、

2016年8月31日,郭德綱以圖文并茂的形式,在網上曝光德云社家譜。

同時他還特地強調,「該清的清,該驅的驅。所謂的清理門戶,是為了給好人們一個交代。」

郭德綱所指的清理門戶,是指將「曾用云字藝名者二人」「奪回藝名,逐出師門」。

不用猜也知道,郭德綱提到的曾用「云」字藝名的兩個人,是指德云社「云字科」的何云偉和曹云金。

5天后,曹云金發出一篇《是時候了,也該做個了結了》的6000字長文。

在長文里,曹云金列舉了他從2002年開始拜師郭德綱學藝,到2010年突然被趕出德云社的始末。

曹云金曾經是郭德綱最得意的弟子,師徒明面開撕,著實讓人沒想到。

長文細數郭德綱「九宗罪」,可見不滿程度至極,對這位師父恨到極點。

2006年,曹云金參加央視相聲大賽,已經進到決賽,郭德綱無緣無故強硬要他退賽。

央視平臺,誰能不在意?

曹云金認為這是郭德綱故意的,就是為了讓他失去成名的絕好機會,然后能更好的控制他。

曹云金反問郭德綱「難道您就永遠正確麼?」

曹云金還強硬地表示,自己不但不會去掉名字中的「云」字,還會永遠使用下云,此生不改。

「我本問心無愧,是你的江湖險惡,但我的世界陽光,道不相同不相為謀,如此,人生長路漫漫,確實不必再見。」在文末曹云金寫道。

一石激起千層浪,曹云金的這篇6000字長文一發出,便引起吃瓜群眾強烈好奇心。

師徒反目的有,但是從來沒像這樣擺上臺面,針鋒相對的,明著開撕。

20天后,郭德綱也發了6000字長文,一一回應了曹云金的指責。

3、

郭德綱的長文《天涯猶在,不訴薄涼》,從標題可以看出,他對曹云金的指責感到寒心。

郭德綱認為曹云金的6000字不是他寫的,而是有圖案鬼

否認了收曹云金一年8000塊學費。

至于曹云金提到的幾部影視作品,因為沒有上映,自己沒有分到錢,所以沒有片酬給徒弟。

但是曹云金能在北京買房,肯定是因為賺到了錢,且曹云金的房子還是郭德綱出錢裝修的。

長文最后,郭德綱「苦口婆心」勸曹云金,不要跟那些狗仔走得太近,以免被人利用,影響自己的前途。

文章最后表示,日后倘有馬高蹬短水盡山窮,無人解難時言語一聲,都不管,我管你!

師徒一來一往發長文,讓廣大吃瓜群眾見證了相聲演員果然嘴皮子功夫厲害,無怪乎有人調侃,以后相聲應該講究五門藝術:說學逗唱寫。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孰是孰非,外人也無從判斷。

不過,郭德綱的回應發出來幾個小時,曹云金再次發文回應。

還貼出郭德綱曾經收學費開給他的發票。

這場師徒大戰,最終以郭德綱的沉默結束了這一切。

4、

早在德云社期間,曹云金經常掛在嘴邊的就是,「我養活了半個 德云社」。

言外之意,自己是德云社的半壁江山,可以和郭德綱比肩了。

很多媒體就都表示曹云金有點狂,但曹云金卻反駁道:我就是好這不用謙虛。

郭德綱后來在《金星秀》上提及過,狂得沒道理,在后臺,見誰打誰,見誰罵誰。

而且根本不把這些師弟當人看,尤其是對岳云鵬。

有段時間,師弟們在后臺連話都不敢跟他說,對面相遇都要停下腳步,恭恭敬敬鞠躬跟他打招呼。

打招呼的表情不好,還要被拎到他面前重新來一遍。

誰不捧他誰不把他當神供著,就得挨罵,就得被威脅。

2009年,德云社在全國各地舉辦巡回演出,北京、天津之后,第三站就是岳云鵬的家鄉河南。

曹云金也整整衣袖,煞有介事地清清嗓子,玉樹臨風地說:「給各位請安了,我是郭德綱的大徒弟,也是德云社的大師兄,我叫……」

接下來的話還沒說完,岳云鵬卻突然打斷了曹云金,興高采烈地用河南話對臺下的觀眾說:「鄉親們,我想死你們了,我是岳云鵬,俺回家了!」

盡顯耍寶能力的岳云鵬引得全場喝彩!

曹云金當場掐住了他的脖子不放手,手上掐著嘴里罵著:我讓你多嘴,去死吧。

觀眾以為是抖包袱,逗得哈哈大笑。

兩人一直扭打,嚇得一旁的師兄弟,立馬把兩個人拉開了。

2009年的時候,為了慶祝「鶴」字科招生,郭德綱費了好大的力氣請來了相聲界的大咖「謝天順」。

謝先生是相聲寶字輩身份,與侯寶林先生是同輩。

老師們在二樓開會,一言不和,鬧脾氣的曹云金和祖師爺吵了起來,舉拳要打謝天順先生。

5、

大鬧郭德綱生日,并不是曹云金一個人的主意,而是他和何云偉商量好的。

何云偉說:「一定要鬧,鬧了就能走了。走了以后接廣告、接商演、拍節目,錢很快就來了。」

曹云金鬧完之后,何云偉沒有馬上走。

而是跑到郭德綱面前,還安慰郭德綱,「您別理他,不是還有我們嗎。」

7個月之后,李菁和何云偉退出德云社。

被稱為是德云社的「黑八月」。

出走之后的曹云金成立了「聽云軒」,而且還收了兩個師弟戴九安和趙云俠做自己的徒弟。

并且在節目上公開說,自己沒有師傅。

何云偉拜到了侯耀華門下做徒弟。

從郭德綱的徒弟,變成了師弟。

顯然,這是兩人擺明了要惡心郭德綱。

在風雨飄搖中,痛心疾首的郭德綱推出了「新人」——岳云鵬。

有人說,相聲的四門功課:說學逗唱,岳云鵬就學會了一個「忠」字。

對郭德綱來說,一個「忠」字就夠了。

6、

離開德云社之后,曹云金成立了多個公司。

而且還進入了時尚圈。

他拍了《時裝男士L’OFFICIEL HOMMES 》。

同時還參加了知名男刊雜志《男人裝》的多次酒會。

時尚活動上的曹云金,西裝革履,頭髮梳得油亮,和過往說相聲的樸素形象大相徑庭。

除此外,曹云金還搭檔林志玲,主持了北京衛視的春晚。

除了北京衛視外,浙江衛視的綜藝節目《中國喜劇星》,曹云金和英達、李立群等前輩,一起擔任了導師;

東方衛視的《歡樂喜劇人》,曹云金也不再是選手,而是接替吳君如,成了該節目的主持人。

剛剛30歲的曹云金,意氣風發,春風得意。

在北京、河北、陜西、徐州、天津等多地,舉辦了個人相聲專場、從藝十周年紀念專場、省親專場等。

他和搭檔劉云天一起連續4年登上了央視春晚,央視元宵晚會,還獲得了央視相聲大賽「觀眾最喜愛的相聲演員」獎。

他的「聽云軒」不僅進駐了老舍茶館,且每場演出坐無虛席,門票經常是一搶而空。

而單飛之后的曹云金似乎也有了飛躍式地發展,事業蒸蒸日上,可謂是賺了個盆滿缽滿。

在節目上,曹云金曝光了自己在北京買的5層的別墅。

里面裝修極具奢華,家中還安上了電梯。

各種曬自己的名車,名表。

自戀,耍帥,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7、

曹云金不僅是志得意滿,而且感情上生活也非常的豐富多彩。

在《吐槽大會》上,劉蕓就說過,曹云金的女朋友們這一季節目都裝不下。

曹云金也對自己的感情經歷也不避諱,甚至有點炫耀的意思。

在節目上對自己的感情經歷侃侃而談,稱自己從來都不愁女朋友,最多被六個異性追求。

2016年5月,曹云金和TVB女演員江若琳,因拍攝《不離不棄》而相識,進而傳出了緋聞。

戀情曝光后,曹云金接受采訪時開心自爆:「是她先追的我,我們才走到了一起。」

不過,這段戀情在2016年夏天曝光,僅僅維持了半年,就徹底歇菜了。

2016年12月,曹云金又被拍到,竟然和嫩模張瀞幼甜蜜同行。

張瀞尤也在社交平臺發布曹云金的演出照片高調示愛。

誰曾想這還不算什麼,半年之后曹云金又換了女友。

這次他的女友換成了《人民的名義》中林華華的扮演者唐菀,兩人因戲結緣。

2017年7月,曹云金和唐菀被拍到牽手同行,毫不避諱記者的鏡頭,大方承認了戀情。

唐菀身邊人和經紀公司都很反對,紛紛勸她以事業為重,不要被甜言蜜語蠱惑,沒想到的是越勸,她越是堅定。

甚至為了與曹云金結婚,唐菀與老東家鬧僵,2018年兩人奉子成婚。

結婚兩個月后,唐菀為曹云金生下了一個女兒。

本是處于事業上升期的階段,她卻選擇了家庭,為丈夫跟孩子放棄了自己的事業。

然而,她的付出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

當唐菀跟曹云金一起參加綜藝節目時,曹云金曾經提出疑問說為什麼婚后花大錢的都是他呢?

這話似乎引起了唐菀的不滿,也似乎是積怨已久,直接回復他,因為他是爸爸!

對于唐菀來說,這就是一段喪偶式婚姻。

丈夫沒有責任感,沒有擔當。

果不其然,孩子不過剛剛出生兩個月,曹云金就被拍到和嫩妹在「麗都壹號公寓」共度一夜。

孩子還不到一歲的時候,曹云金就堅持要失婚。

唐菀顧及女兒尚且年幼,也為了能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

所以一直沒有答應,但是曹云金卻堅持要失婚,無奈之下唐菀只能簽了協議。

2019年8月,女兒一歲兩個月,曹云金與唐菀官宣失婚。

8、

正如郭德綱所說,草繩綁螃蟹是螃蟹價,但是離開了螃蟹,草就是草,但螃蟹還是螃蟹。

離開了德云社,風光了幾年之后的曹云金,開始顯露出了原形。

曾經曹云金標榜自己因為熱愛相聲,所以要弄一個自己的場子「聽云軒」,還野心勃勃的想要把「聽云軒」弄上市。

而如今的「聽云軒」早已經人去樓空了,一片狼藉。

出演的影視劇,撲街的撲街,還因為耍大牌,被劇組開除等。

很快他的事業走了下坡路,路人緣為之敗盡。

一是不懂得感恩,其二就是缺乏責任。

德云社火了之后,總以為這都是自己的功勞。

于是,在公眾面前大肆地吹噓自己的厲害,忘恩負義,欺師滅祖。

感情史非常的豐富,沒有擔當,不負責任。

曹云金根本也不是愛相聲,而是愛相聲給他帶來的名聲,利益而已。

沒了人氣后,「閑人」曹云金,最主要的工作是拍段子,維持一點曝光度。

趁著還沒涼透干起了直播賣貨。

不過觀看的人數少不說,且很多評論都是進去罵他「欺師滅祖」「叛徒」。

并且很多網友,還對曹云金的直播進行舉報。

如今的曹云金這幾年留給觀眾唯一的記憶點,只有曹云金和郭德綱的師徒反目,以及不斷浮現的緋聞。

而德云社,從2010年開始算起,在12年間,郭德綱已經打造了岳云鵬、張云雷、燒餅、閻鶴祥、孟鶴堂、張鶴倫、秦霄賢、郭麒麟八位頂流相聲藝人。

幾乎一年捧紅一人,造星速度,令人瞠目結舌。

不僅僅是相聲商演,德云社在電影,電視劇,網劇,綜藝全面開花。

「大概有10部影視劇將要開機,包括3部300集的情景劇、4部或者5部網劇、40集的電視劇、2部電影。」

曹云金走到現在,以他的性格來說,似乎都是必然。

從初出茅廬到家喻戶曉,再到師徒反目,拋妻棄子,其自身的狂妄自大最終毀滅了自己。

其實在曹云金第二次回應郭德綱的時候,有幾句話直指問題要害。

盡管郭德綱只比曹云金大13歲,但兩個人信奉的,是兩套完全相悖的價值觀。

在郭德綱看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拜了師,一輩子就是師徒,也是父子。

畢竟,師父領你進這行,教你本事,讓你終身受益,三年學徒,兩年效力是應該的。

郭德綱曾在采訪中說過,「我收徒弟,最看重的就是忠誠。」

而像曹云金這樣「天生反骨」的徒弟,天資再好,不聽話,一切白搭。

如果說郭德綱信奉的是傳統的師徒關系,曹云金信奉的則是現代社會老板和員工的雇傭關系。

曹云金反問郭德綱「簽了合同,你是老板我是員工,你叫我幫你拍電影,電影沒賣出去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就是打工的,難道要和你共擔風險?」

甚至,曹云金還說「我們是師徒,你是師父,但你不是我父親。」

郭德綱曾經說過,其實孩子們還是單純,就是走早了,最要緊的一句話就是你遠沒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厲害。

這正好印證了曹云金如今的現狀。

如今已經36歲的曹云金,還能翻身嗎?

【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END——

我是@毒舌女青年關注我,了解更多人物故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