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觀眾現場「刨活」,岳雲鵬「罷演」,秦霄賢「頭也不回」,而郭德綱就厲害了

马上就好 2021/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岳雲鵬曾經在做客一檔訪談節目,主持人問岳雲鵬「你在臺上有沒有遇到讓你覺得非常尷尬的事情」?

岳雲鵬坦言:有一次演出遇到一個喜歡「刨活」的大姐,那次正在說一個《猜燈謎》的相聲,我問孫越「世界上什麼動物最高」?孫越還沒開口的,台下那個大姐就喊「珠穆朗瑪峰」(豬、母狼、馬蜂),搞得我非常尷尬。

然後我說那大姐我再說一個,您就算聽過也當沒聽過,咱們得對那些沒聽過的負責任。什麼之物和什麼動物加起來像雞?那大姐馬上站起身來喊:數碼相機!(樹馬像雞)。

後來我就在臺上說,大姐您這樣不對,我不演了我也要跟您對質一下,第一您這樣不對!第二您說出來的包袱,不如我說出來的效果好,因為我會使這個寸勁!而您說出來,只能讓大家都感到惶恐!

然後大姐馬上回擊還振振有詞:「第一我是你的粉絲!第二我想看你的應變能力」!我說:大姐你想看我應變能力可以,可您這樣我實在沒有辦法直面應對您這個事情!後來大姐不說話了,我跟台下的觀眾說,請給我一分鐘的時間,我去後臺喝口水。然後等我們重新登上臺的時候,又換了一個節目。

這個觀眾真的挺過分的,刨活不僅僅是對臺上演員的不尊重也是對台下同樣坐在你身邊的觀眾的不尊重 人家來聽臺上兩位表演的 又不是聽你來瞎接茬刨活的 適當刨活可以 但句句接茬 別說臺上的演員了 我要是坐旁邊我都想打刨活的,難道我是來聽你擱這刨活來的嗎?

另外一場德雲社被嚴重刨活事件是秦霄賢搭檔孫九香,在臺上表演《樹沒葉》時,兩人的相聲環節被台下觀眾頻繁打亂。孫九香在一幫多次制止未果,最終兩人硬著頭皮將相聲講完。

而這一場下臺,就出現了著名的秦霄賢怒扔頭巾未給觀眾鞠躬事件。秦霄賢將頭巾一把 扔到桌面上,轉身頭也不回就下場了。這完全不合規矩,因為每位相聲演員下臺之前是必須要給觀眾鞠躬的。

可以想象秦霄閑當時憤怒的心情。

刨活其實也分好壞。刨得好的,演員希望觀眾多跑一點,讓相聲更精彩。刨的不好的惡意搭茬的,演員在臺上心想:您可趕緊閉嘴吧!這相聲沒法演了。

還有一次郭德綱和于謙一場,然後底下有個男的一直刨活搭話,說個沒完沒了。然後郭老師先是這樣說的:「要不你上來說來?」那哥們沒搭話。然後郭老師又說:「你要不說我可說了啊」!那哥們也沒搭話,但是郭老師剛一說,他在底下又開始接茬。郭老師臉色就變了!

然後就跟觀眾說:「來,大傢夥鼓鼓掌讓他上來說一段」然後觀眾就「噫」「來一個」「上去啊」等等的開始起哄,那哥們也不說話,這時候于老師站出來說跟內哥們很溫柔的說:「你這樣影響其他觀眾聽,知道吧」郭老師看那哥們沒反應,就接著說「這會不說了吧,那行了吧」!

然後郭老師又接著說「你看你一攪和,忘了說哪了?從頭說吧,于老師三大愛好」然後底下觀眾就抽煙喝酒燙頭一接,于老師再接一句「從哪說!」底下觀眾一樂,這小插曲就過去了,最後郭老師還調侃一句,看德雲社觀眾多可愛,花1000多塊錢,說相聲來了!不過我們也能從側面看出師徒倆的應變方式,郭德綱面對「刨活」應對自如,既化解了尷尬,還把現場的氛圍弄得很歡樂,而岳雲鵬卻讓場子冷掉了,這一點小嶽嶽還有的學呢!

郭老師早期在舞臺上的表演狀態基本以「一個混不吝的小夥子」為主,他這種狀態被刨活了,懟觀眾,觀眾會覺得可樂。岳雲鵬的表演風格主要是「賤氣浪當的小夥子」,他就不能懟觀眾,一破壞相聲節奏,這場子就冷掉了,故有此一說。

「刨活」真的挺討厭的,大家買票是聽演員說相聲去的,不是看觀眾的,有的人就是喜歡瞎搭茬抖機靈,感覺自己能比臺上的演員更吸引目光特別自豪,我看就是沒有教養!演員在舞臺上表演節目是有自己的流程的,他們想跟觀眾互動的時候自然會表現出來,但是不是那個環節那個片段就把嘴閉上好好看就完事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