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本山多個徒弟靠直播維生,郭德綱卻嚴禁徒弟帶貨,理由看出差距

提到中國喜劇繞不開的兩個名字是趙本山和郭德綱。趙本山將小品帶到巔峰,郭德綱是在小品沒落后,把相聲救活的人。兩人都是行業范圍內的標桿,為此總會有人將兩者進行各種比較。而最近隨著本山傳媒旗下藝人惹來的各種話題,也讓人再次注意到了這兩位標桿人物的發展現狀。

同樣是創建團隊,兩人的理念完全不同。

趙本山的團隊成員都是行業拔尖的人才。基本都從民間藝術團和本山傳媒學院進行選拔。團綜《象牙山愛逗團》的全員都精通樂器,屬于某種意義上的草根藝術家。他們帶著一身絕活進入趙本山麾下,為的是生活,彼此間屬于互利互助的關系。

​隨著趙本山的隱退,趙家班核心人物的影響力不在,后續又沒有培養接班的新人,觀眾對團隊的注意力逐漸降低。再加上演員們的舞臺表演老派,顏值不突出,因而很難搭上粉絲經濟的快車。

​疫情原因下演出難以進行,收入更不如從前,為此本山傳媒很難養活全部員工。2020年到現在,唯一聽到的補助消息是前段時間畢暢捐掉了本山傳媒給的2500生活補助。

​這就意味著疫情的3年時間里,本山傳媒絕大多數藝人是收入甚微的。為了謀生,他們只能選擇直播帶貨。但當下市場更看重流量,為了博熱度,只能爆料自家內部的消息讓更多人關注。這樣便能理解為何最近不少本山傳媒藝人吐槽收入了。

前本山傳媒嬌嬌,之前開撕趙本山,鬧得沸沸揚揚。最近她在直播時更是大爆內部藝人現狀,表明大家只是敢怒不敢言:「為什麼趙四都偷偷跑出來直播帶貨,因為他有房貸車貸。參加綜藝的50萬費用經過公司的克扣,最后只剩2萬塊。也許我說的你們不相信,但在看直播的時候你們會發現,很多本山傳媒的藝人晚上都要開直播,甚至有的藝人每天都要來15個小時。」

嬌嬌甚至直言拍《鄉愛》時演員都沒啥酬勞:「就連趙四、劉能、謝廣坤,拍完一集電視劇就給300塊錢的演出費!」

當然,也有網友認為,能參演帶來名氣就是幫助了,還要求什麼片酬?認為這些人不知珍惜和感恩。但大部分網友認為,沒有錢賺大家另謀生路也是可以理解的,只能說這樣的情況也是令人唏噓。

然而,​不同于趙家班的江河日下,德云社則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而這離不開郭德綱的理念。德云社的目的是為完成相聲的二次復興,屬于圈養。當下知名的燒餅、岳云鵬等相聲演員都是兒徒,是郭德綱一手培養出來的,忠誠度不用質疑。再加上郭德綱重規矩,為此德云社演員做事大都嚴謹。

​郭德綱給相聲賦予了時代特色,趕上了粉絲經濟和飯圈文化的時代,偶像相聲演員便應運而生。哪怕他們表演能力偏弱,但「傳統藝術」頭銜和高顏值的結合,也讓他們贏得了不少年輕粉絲,尤其是女粉絲的心。

​郭德綱抓住了這波流量,發展更多線上板塊,綜藝到影視劇一個不落。但從始至終都未碰過直播這塊,而是專注業務能力。

​對此,郭德綱解釋道「其實很多平臺都找我聊來著,但我都拒絕了。我說沒別的就一點:我們不能跟觀眾搶平臺。」

​同時,郭德綱還提到另一個原因「你天天玩直播,過兩天開商演你還干不干了!你上臺一鞠躬,臺下觀眾給你刷游艇!這像話嗎?門口賣菜的也好,村頭的傻子也好,人人都能玩這個。你要再玩這個,你就沒法干了,不值錢了!」

​的確相較于直播不明確的生命力,職業相聲演員來得更長久。但郭德綱之所以能保證徒弟不直播的前提是他的人性化管理。

​2020年疫情德云社停工9個月,卻照發工資,按時繳納五險一金。相聲演員400多人加上員工近1000人,假設一個月工資2000,虧損則不計其數。最近疫情肆虐,德云社便購買大量扶貧蔬菜進行合理分配,為員工送到家,解決大家吃飯難的問題。

​在藝術方面,趙本山郭德綱不分伯仲。但管理團隊這塊,德云社遠比趙家班要人性化得多,也更符合時代發展。現實本就如此,不及時跟上潮流只會被拍在沙灘上。本山傳媒給大家帶來了那麼多快樂,還是希望它能越來越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