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鶴字科」門長,大學高材生,曹鶴陽德云社的「養狗」少年

德云社入門時間早的弟子都經歷過,為師父「養狗」的日子,比如云字科的弟子,鶴字科只有曹鶴陽經歷過。

說曹鶴陽是現任鶴字科門長,其實有一些為時過早,但是曹鶴陽確實是頭鶴排行第二的弟子,因為「大師兄」杜鶴來一直在相聲行當沒有太多起色,傳言已經轉做的「幕后」,還有人說的何來已經離開了德云社。

其實杜鶴來轉做「幕后」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為杜鶴來本就是師娘王惠當年飯店中的伙計,因為當時王惠看他「可憐」就收留在了德云社。

2002年開始就在德云社后台幫忙,出走這個傳聞基本是不可信服。

杜鶴來轉做幕后,那麼小四曹鶴陽就理所應當的晉升為「鶴字科」大師兄了,每3年一更新的「德云家譜」在今年9月份就有定論了,我們這位「小四」,能不能一躍成為門長也在這個九月了。

其實曹鶴陽來德云社的時間很早,正宗曲藝學校畢業的曹鶴陽還是211大學的高材生,但是相聲本身就不是一門「紙上談兵」的學科,必須是多年的小劇場磨練才能熬成金子的藝術。

張云雷9歲入門,況且需要26歲才能「名噪一時」;

燒餅13歲來到郭老板家家中,才能有今天的成績;

岳云鵬16歲入德云社,也是將近而立之年才「大紅大紫」;

更別提師父郭德綱從小泡在曲藝圈,也是而立之年后才走進大眾心中。

當時畢業的曹鶴陽本不知道天高地厚,以為自己「文武雙全」了,自信的上台說相聲,結果被觀眾「趕下台」,從此小四就留在了德云社,一個頭磕在地上,拜了郭德綱為師。

郭德綱總調侃捧哏的一句話就是,「沒事給新聞聯播捧哏」。

小四真的是把自己活成了段子,為了練好捧哏,曹鶴陽真的是跟著電視機練習搭話捧哏,然后找自己的不足,更是憑借自己這種精神成為五隊隊長的「御用捧哏」。

燒餅的風格大都是比較瘋,舞台之上一場活潑,心情高興基本就不按照劇本說了,什麼包袱好笑說是什麼包袱,全靠著小四一個人鎮場子,一次次將游走在「跑偏」邊緣的燒餅拉回了。

小四跟燒餅的友情「之光」大概就是在「養狗」的那段日子吧。

「養狗」的時候,小四是鶴字科的獨苗養狗人員,三哥負責清理狗舍,燒餅日常喂狗,小四是遛狗。

十幾歲的孩子在一起的「友情」沒有任何雜質在,也就更為深刻,小四能在舞台上與燒餅配合非常默契,也大抵是離不開那段「養狗」的歲月。

曹鶴陽的舞台形象要比燒餅更得到觀眾喜歡,靦腆的大男孩,一笑都能融化冬日積雪的溫暖。

真的是超級俘虜觀眾的心,特別是基本功也扎實,無論燒餅說什麼都不讓話「掉在地上」,時而也跟著燒餅一起「瘋」,但是能掌握好時機,及時把控節奏。

燒餅和小四這一對,現在看來算是活的通透的一對了,不求大紅大紫,享受舞台就好,因為熱愛才會更加珍惜。(ps:曹老師,你可不能再胖了,快看看餅哥,多帥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