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說得沒我好」!北京大爺犀利批評背後,矛頭直指德雲社

lvdonghua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切真正的天才,都能夠蔑視譭謗;他們天生的特長,使批評家不能信口開河。——《克雷洛夫寓言》

聚光燈是一個好東西,可以捧人上高位,也可以捧人到風口浪尖。聚光燈下的人,面臨觀眾批評指責是常有的事兒,但如何解決和回應批評,就真的是一個很需要技巧的事情。

在作家克雷洛夫的眼中,真正的天才是不懼批評的,因為他們自身具備的能力足以讓批評家們啞口無言。

而如今,擺在德雲社和郭德綱面前的,就是這樣一個尷尬的局面。一個據稱認識多位相聲大佬的北京大爺,面對採訪直接嗆聲德雲社,稱德雲社裡不出名的角兒相聲說得還沒有自己好呢?

矛頭直指德雲社。面對老大爺的批評,德雲社該回應嗎?

德雲社再被罵冤不冤?

不久前,在年輕觀眾眼中是香餑餑的德雲社又被罵了,且罵人的老大爺來頭還不小。

在老大爺的自述中,他曾經是一個學快板的,而且和演員李建華是同班同學,並和知名相聲演員石富寬同台演出過,就連德雲社曾經的名角邢文昭也是他父親的好兄弟。

老大爺本次痛批德雲社,可以說是有備而來。老大爺自費三百塊,走進了北京德雲社的一家演出場地。

聽完後老大爺覺得自己「受騙」了,一個是因為150元一張門票居然沒有名角,一個是覺得德雲社強買強賣,演出場地不讓自帶飲食,自己買了兩盤花生瓜子就花了30塊。

最後,老大爺直接總結一句:「這相聲都變味了,德雲社年輕演員的相聲說得沒我好。」聽起來,北京大爺和其他批評德雲社的傳統相聲愛好者不一樣,但實際上,似乎也不是這麼回事。大爺犀利批評背後,矛頭直指德雲社!

德雲社三字就是原罪?

在傳統相聲迷的眼中,德雲社三個字似乎就是原罪,只要是和德雲社沾邊的,那基本是沒有好詞。之前一堆天津相聲迷談起德雲社的相聲,還特意批評了年輕的相聲演員,認為他們根本不懂相聲。

也批評了不少年輕女孩,認為她們不是去德雲社聽相聲的,只是為了追星。

只不過,之前的相聲迷老人,都是單純地指責德雲社的脫離傳統和偏娛樂化。 而如今這個老大爺,則是借著看過德雲社的相聲來痛批德雲社罷了。

老大爺開口就說德雲社演員貨不對板,自己看到的演出沒有名角,只有幾個愣頭小子,白花了那三百塊。但事實上,德雲社的每場演出,都會提前公佈演出人員和曲目,方便買票的粉絲選擇自己想要聽的場次。

並且現在都是網上購票,沒有150元的票價。由此可見老大爺的票還不知是真是假。這純粹就是老大爺自己的問題了,與德雲社本身是沒有關係的,而德雲社也沒有必要背這個鍋。

另外,強買強賣這一說也實屬無稽之談。入場之後,觀眾可以自願選擇是否要購買花生瓜子等食品。如果說老大爺覺得貴了,可以選擇不買。

在老大爺的言語中,總是透露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而這和一切批評德雲社的其他相聲迷如出一轍。在他們的眼中,走向沒落的傳統相聲才是真正的相聲,郭德綱旗下的德雲社只能說是小輩鬧著玩的產品。

當然,老大爺的話雖然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但德雲社方面卻一點都沒有下場解釋的意思。或許對德雲社來說,26年的風風雨雨都走過來了,如今豈會害怕這一點點的批評。 更何況,自己無法改變批評者的態度,能做的只有表現出更好的自己。

德雲社26年的浮沉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相聲行業的不景氣促使諸多相聲演員轉行當演員去了。眼瞅著相聲行業大拿越來越少,才二十幾歲的郭德綱就意識到,想要讓相聲「活」起來,就必須有所改變。

想著成就一番大事業的郭德綱,和張文順、李菁成立了德雲社的前身「北京相聲大會」。

幾人是一邊回歸小劇場演出,一邊開始整理瀕于失傳的演藝曲目。在郭德綱的努力下,相聲再次被觀眾認識以及認可。 但從郭德綱以及德雲社再次走進大眾視野時,伴隨他們的就有數不清的抨擊和批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