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郭德綱的賢內助,郭麒麟成長中的好後媽,岳雲鵬的好師娘

人們常說:一個好妻子,幸福三代人。

在這個世界上,你一定要相信這句話存在的道理。

一個好的妻子絕對能夠成就一個成功的男人,而王惠就是這樣的女人。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事實上,她也的確沒有看錯。

她把郭麒麟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去養活,為了照顧郭麒麟的內心感受,她愣是和郭德綱連著15年不生自己的孩子。

直到郭麒麟18歲那年,他對繼母王惠說:「媽媽,你給我生個小妹妹吧!」

王惠這才開始備孕,在39歲的高齡如願以償地有了自己的兒子郭汾陽。

當年岳雲鵬的水準那麼低,差點要被除名,是師娘王惠讓郭德綱在會上宣佈:

「我就是讓岳雲鵬掃一輩子地,我也不想讓他走。」

沒有王惠和郭德綱,就不會有岳雲鵬的今天,他們是岳雲鵬的大貴人。

丈夫郭德綱更是坦誠地在採訪中說:反正這些年來,我得承認,要是沒有她,我確實到不了今天這個狀態。

郭德綱不僅僅是光嘴上說說好話,他對妻子王惠的信任也是刻在骨子裡的。

他把德雲社百分之九十九的股份都過戶在王惠的名下,家裡的財產,郭德綱壓根就不知道有多少錢。

這樣的夫妻信任感,在當今名利復雜的娛樂圈,實在是難能可貴......

01

王惠,1976年出生于天津,是地地道道的天津女人。

天津女人熱情,顧家,賢慧,幽默,真實的特點,王惠都一一具備。

王惠出身不錯,家裡也富足,從小就不缺吃穿,她又是家裡的獨生女,深受父母的寵愛。

父親是名小商人,在天津做點小生意,母親會唱戲曲,很有藝術細胞。

在母親的感染下,王惠從小就對戲曲感興趣。

後來,在父親財力的支持下,王惠報了很多的才藝班,她最終選擇了京韻大鼓作為自己的專長。

10歲那年,王惠就拜師在了李樹盛的名下,跟著他學習京韻大鼓。

李樹盛是天津曲藝界的名人,也是白派京韻大鼓第三代演員和曲藝教育家。

他表演的《鎖麟囊》《畫皮》《陳三兩爬堂》《焦大罵潑》《斷橋》《百里奚認妻》等曲目,深受觀眾們的喜歡。

李樹盛

從八十年代初期,為了讓白派京韻大鼓延續下去,他培養了很多的後備人才,而王惠就是其中之一。

跟著李師父學習了四年,年僅14歲的王惠就在天津開了自己的專場。

後來,王惠又得到了駱玉笙老師的指教,唱法成熟了不少。

年輕時的王蕙

她演唱時,吐字講究,行腔委婉,韻味醇厚,嫵媚又多姿,非常善于表達人物內心的復雜情感。

靠著自己成熟的唱法,王惠18歲那年就已經在天津曲藝界有了自己的名氣。

她的代表曲目也有很多,其中《探晴雯》《孟薑女》《太虛幻境》最受觀眾們的喜歡。

彼時的王惠,風姿卓越不說,還多才多藝,況且家裡還有點小錢,身後追求她的男人數不勝數。

她父親為了讓她出外演出方便,老早地就給她買了一輛紅色的夏利小轎車。

在那個年代,能夠買得起小車的家庭,絕對是有錢人的象徵。

毫不客氣地說,彼時的夏利小轎車比現在的賓士開著都拉風。

1997年,王惠獨自一人帶著自己的大鼓跑到河北保定去演出,在那裡她遇到了郭德綱。

從此,命運深深地把這兩人捆綁到了一起。

02

郭德綱在遇到王惠之前,生活過得是一地雞毛。

他也是天津人,比王惠大了三歲,從小就能說會道的,後來又學了戲曲,評書和相聲,還混進了天津紅橋文化館。

可在文化館幹了沒兩年,老郭就坐不住了。

他想去北京,想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于是心高氣傲的老郭,拿著自己的全部家當就去了北京混生活,在那裡,他拉著張文順,李菁搞了個小劇場。

為了看起來正式一點,老郭還專門起了個名字叫「北京相聲大會」,也就是「德雲社」的前身。

場子不大,每天演出也沒幾個人看,最慘的時候,底下僅僅就一個觀眾。

說句實在的,每天賺的錢連房租也不夠。

不過,幸運的是,老郭在這裡遇到了自己的初戀胡中惠,也就是郭麒麟的生母。

兩人在1996年結婚,當年就有了郭麒麟。

可是生活還不到一年,胡中惠就嫌棄老郭不賺錢,一腳踹掉老郭,跟著一個日本人遠走高飛了。

郭德綱與胡中惠

這下可把老郭愁死了,孩子還小,劇場還不景氣,日子實在是難熬。

可老郭不服氣,越是遇到困難,越要扛著責任往前沖。

為了生存下去,老郭只好先把郭麒麟送到了天津老家,成了一名留守兒童。

隨後老郭不得不到處跑著走穴演出賺錢,維持小劇場的開銷。

再難也要堅持,再苦也要樂觀對待,老郭始終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會出名的。

走穴的過程中,老郭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善良的王惠。

王惠熱情大方,兩人在河北保定認識以後,就互留了聯繫方式。

有演出了,就互相拉彼此一把,慢慢地兩個人就熟悉了起來,郭德綱也漸漸地愛上了王惠。

可老郭只能在心裡喜歡,不敢向她表白。

因為彼時的老郭不但窮困潦倒,還帶著一個孩子,而王惠還是個大姑娘,老郭不敢高攀。

有一天,王惠在鄭州演出期間生病了,老郭得知後,二話不說就連夜坐火車來到鄭州照顧她。

老郭的這個舉動深深地感動了王惠,事後王蕙說他傻,說他憨!

老郭臉帶微笑地嘿嘿說了兩句:「我樂意!」

但令王惠意外的是,老郭離過婚,還有個兒子,這要是結婚了,一進門就得當後媽。

這讓王惠頓時產生了猶豫,兩人分開了幾天後,可王惠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老郭了。

幾天不見,心裡就有點想他,這種煎熬讓她很難受,也很困苦。

但愛情來了,人的內心是擋不住的,王惠還是遵循了自己的內心,毅然決然地和老郭待在了一起。

2002年,王惠去臺灣演出,老郭去機場送她。

因為沒錢,老郭也拿不出像樣的禮物送給自己的女朋友,省吃儉用地就擠出來點錢給王惠買了幾塊巧克力,隨後給王惠說:「你路上吃吧。」

王惠想笑,可又想哭,能被這樣的男人以這樣的方式寵著,她的內心很溫暖。

她知道巧克力不值什麼錢,但她也知道老郭買這幾塊巧克力是多麼地不容易。

王惠演出完從臺灣回來,又恰好碰到颱風,結果導致有一班飛機在澎湖墜機。

老郭得知後很擔心,隨後就像瘋子一樣給王惠打電話,但因為颱風的影響,很多通訊基站被損壞,根本就聯繫不上王惠。

郭德綱與王惠父親

老郭沒辦法,只能給王惠的父親打電話詢問王惠的情況,他父親也很著急,也不清楚王惠的情況。

就這樣,老郭在那天每隔十幾分鐘就給王惠的父親打一次電話,直到得知王惠平安為止。

後來王惠的父親給王惠說:「有一個小夥子不停地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

王惠一下子就明白了是老郭打的,她也真正地感受到了老郭實實在在的愛情。

03

2003年,老郭的「北京相聲大會」正式改名為「德雲社」,而此時的北京相聲界競爭是相當地激烈。

老郭沒資源沒人脈沒資金,也出師無名,想把「德雲社」經營下去,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王惠得知後,賣掉自己的夏利小轎車,還有自己的一些金銀首飾,湊夠了一萬多塊錢,全部拿著就去了北京。

到了北京老郭住的出租房,王惠一下子就愣住了,房間裡除了一張床,一個簡易餐桌外,其他的啥都沒有。

看到此情此景,王惠一下子就哭了,她心疼老郭,心疼他身邊沒貼心貼肺的人。

隨後她決定要做這樣的人,決定不回天津了,要留下來照顧老郭,幫他打理事業。

後來,有人問王惠為什麼老郭都這樣了,你還會選擇和他在一起。

王惠的回答,簡單大氣:「因為我覺得郭德綱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那段時間,應該是夫妻兩人走得最近的時段,也是一生當中最難熬的歲月。

即便王惠帶來了一萬多塊錢,但沒過多久也被‘德雲社’花了個淨光。

老郭為了多賺幾個錢,跑到安徽衛視客串當節目主持人,成了李彬身旁的一個小弟。

安徽衛視為了吸引觀眾的眼球,搞了個挑戰遊戲,遊戲規則是:老郭需要在全透明的商場櫥窗中度過48個小時。

48小時之內,老郭需要在櫥窗中進行吃喝拉撒睡,並且要與來往的行人互動。

所謂的互動,就是逗人開心,說白了,就像是在耍猴。

商場人來人往,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有人很善良,同情老郭,也有人很惡毒,羞辱老郭。

可無論外人怎麼樣,老郭都不能發怒,要像猴子一樣逗人開心。

當時正處于炎熱的夏天,老郭被關在籠子裡,悶熱不說,他還要使出渾身的本領盡情地表演。

表演的好了,會有人給予讚賞,表演的不好,會被人嘲笑。

到了淩晨12點時,老郭實在是受不了了,一邊收拾箱子,一邊罵罵咧咧地說:「這根本就不是人幹的活!」

「我受不了了。」

收拾完,老郭就要往外走,可邊上的導演卻發話啦:「你覺得受不了,你可以毀約的,沒人攔著你走。」

老郭走了沒兩步,成熟和理智還是讓他重新回到了籠子裡。

白紙黑字簽的有合約,當年的老郭不敢太任性。

這段經歷讓老郭終身難忘,每次提到這段往事,老郭都有哭的感覺。

侯耀文曾評價郭德綱:「一路走來,步步血淚,無人扶持,勢必嫉惡如仇!」

從安徽衛視回來以後,在于謙的牽線下,老郭成功拜師在相聲大師侯耀文的門下。

漸漸地,「德雲社」在夫妻兩人的經營下,逐漸有了好轉,名氣也是越來越大。

那段苦日子熬過以後,王惠和老郭才領了證,結了婚,成為了真正的夫妻。

郭德綱,王惠和她父親

婚後,王惠把郭麒麟從天津老家接了過來和他們一起生活,給他在北京找好的學校,讓他在北京讀書。

那個時候,單親家庭的孩子並不多,郭麒麟害怕同學都嘲笑他,心底裡特別地自卑。

有同學嘲笑他沒有媽媽,這讓郭麒麟在同學面前抬不起來頭,每次回到家裡,郭麒麟總是悶悶不樂的。

後來,王惠了解了情況後,每次開家長會都是王惠去,並當著同學們的面說自己就是郭麒麟的媽媽。

從那以後,郭麒麟心情開朗了很多,也開始喊王惠為「媽媽」。

王惠為了照顧郭麒麟的內心感受,結婚15年不要自己的孩子,直到郭麒麟要求她給自己生小妹妹,她才願意生孩子。

前兩天王惠復出唱大鼓戲,郭麒麟給王惠送祝福,嘴裡喊王惠媽媽,喊個不停,可見兩人的母子關係是足以深厚。

正是因為王惠對孩子的真心付出,郭麒麟才真正地把她當做自己的親媽來看待。

而郭麒麟在整個的成長過程中,也從來沒有缺失過母愛。

真心換真心,有王惠這樣的好繼母,郭麒麟也實乃是幸運中的幸運。

04

其實,不僅僅是郭麒麟幸運,「德雲社」中的眾多徒弟們也很幸運。

王惠幾乎把他們當做自己的孩子來對待,而他們之間的年齡差也不過幾歲而已。

「德雲社」有了名氣以後,很多人都慕名而來拜師學藝,老郭教他們學藝,王惠照料他們的起居。

像比較火的張雲雷,張九齡,朱雲峰等年輕一輩的相聲演員,都從小就跟著他們一起生活。

在他們心目中,王惠就是他們的另一個「媽」。

他們每天在生活上穿的,吃的,用的等物件,基本上都是王惠幫他們搞定的。

正是有了王惠的這份付出,「德雲社」的後勤工作才走得那麼順利。

後來,徒弟們都有了名,王惠操心的命依然不改。

當年何雲偉結婚,王惠拿出自己的私房錢為他辦婚禮,還幫他置辦傢俱,被褥什麼的。

張雲雷不想在德雲社呆了,不顧王惠的勸阻,偷偷地跑去天津打工去了。

王惠和郭德綱滿世界的找他,生怕他出什麼事情,可就是找不到他。

直到6年後,王惠得知張雲雷在溜冰場打工,她二話不說就跑過去把他帶回了德雲社,這才有了後來的「二爺」。

每次張雲雷聽到這段往事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地哭個稀裡嘩啦。

徒弟朱雲峰在綜藝節目中,被問到師娘王惠是個什麼樣的人,這哥們想都不想就來了句:「我師娘是個善良的人。」

真正受到他們夫妻二人幫助最大的就是岳雲鵬,當初岳雲鵬水準那麼低,眼看就要被除名了,是王惠流著淚對老郭說,就是掃地也要把他留下來。

後來,岳雲鵬就死心塌地的跟著老郭學本事,雖然沒啥工資,但岳雲鵬很願意。

兩年後遇到岳雲鵬的母親病重,醫生說要做搭橋手術,費用20萬。

沒辦法,岳雲鵬只能打電話給師娘求助,王惠在電話中給岳雲鵬說:「孩子,沒事,你直接帶著母親來北京,其他的不用你管了。」

岳雲鵬趕緊帶著自己的母親去了北京,安置好母親好,小岳嶽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師父和師娘面前。

他感謝師娘所做的一切,這份恩情讓他永世難忘。

後來,岳雲鵬一炮成名後,有很多經紀公司讓他像曹金那樣單飛,可他就是不幹。

小岳嶽心裡明白,人不能忘恩負義,沒有師父和師娘,就不會有現在的岳雲鵬。

說他們是小岳岳的大貴人,一點也不誇張。

如今46歲的王惠有了兩個非常孝順的兒子,德雲社在她的打理下也是越來越好,老郭也成了相聲界最有名氣的人物。

2022年,王惠與老郭結婚19年了,夫妻倆雖偶有磕碰,但兩個人依然恩愛如初,相濡以沫。

可見,一個好的妻子在一個家庭中是多麼地重要!

真正的幸福婚姻,就應該像老郭兩口子這樣,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