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喜劇班主,郭德綱和趙本山相比,誰能更勝一籌?

趙本山還在大城市鐵嶺滿場子跑演出的時候,姜昆早已在央視春晚的舞臺享受鮮花與掌聲了!

當年頗負盛名的「笑星」姜昆,在全國各地巡回演出,美其名曰給觀眾送歡樂。

但到東三省的時候,姜昆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滑鐵盧」。

作為當時首屈一指的小品表演藝術家,姜昆所到之處,必定滿堂歡笑,掌聲不斷。

但東三省的觀眾,似乎都不怎麼買賬。

一場表演下來,收獲的只有象征性地相聲和掌聲,這讓姜昆頗為受挫。

走下臺來詢問觀眾,才明白其中的緣由:

笑不出來,我們這有個叫趙本山的,看過人家的表演,你這就差點意思了!

聞聽此言,姜昆二話不說,就找到趙本山演出的舞臺。

在觀眾席看了一出他和潘長江搭檔的《瞎子點燈》《1+1=?》。

的確,作品包袱密集,兩人「小矮個」與「大長臉」的形象更是讓人忍俊不禁。

姜昆當時就拿了錄像帶,回到北京單位,向春晚節目組舉薦了趙本山。

也是從此開始,趙本山將小品的影響力,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同樣,當年賈玲和白凱南的《大話捧逗》,也是在姜昆的舉薦下,才能在春晚的舞臺上爭取到亮相的機會!

那麼就讓人很不解,為什麼姜昆能為趙本山鋪路,能推舉賈玲,卻容不下同樣傳承相聲的郭德綱呢?

「反三俗」的標簽,到底是確有其事,還是同行相輕呢?

郭德綱與趙本山之間,到底差了什麼?

01

這要說趙本山與郭德綱的區別,無非就是一個吃飯的事情:

趙本山表演是為了吃飽,郭德綱是為了吃好。

何出此言呢?

「農民藝術家」趙本山,學藝的初衷就是為了有口飯吃。

母親病逝,父親遠走,和爺爺相依為命,童年的貧苦還沒有吃遍,爺爺就與世長辭。

「孤兒」趙本山的依靠,就只剩下一個盲人叔叔。

叔侄兩人,就將「老弱病殘」集齊,幸好,盲人叔叔有一身拉二胡的好手藝。

兩人經常一道,在十里八鄉轉悠,遇到誰家有白事,就在門前或臺下拉上一曲遙寄哀思。

最主要的,還是為了能在主家得一頓飽餐。

運氣好了,還能有幾塊錢的「演出費」。

為了能有更多的機會,得到更多的「演出費」,趙本山跟著樂隊又學了三弦、大鼓、嗩吶等。

技多不壓身,再加上他表演「賣力」,漸漸也成了小有名氣的「手藝人」。

后來娶了妻子葛淑珍,生下一雙兒女。

所謂成家立業,趙本山的舞臺也越來越大。

從村里的紅白喜事,到鎮上的開業演出,到鐵嶺表演藝術團,稱得上扶搖直上。

直到被姜昆發現這顆「明珠」,他走到了全國觀眾的眼前。

就算放到今天來看,這個「草根」一步步的成功,完全都是靠的是「賣力」。

而郭德綱就不一樣了。

相比于命途多舛的趙本山,他的日子還挺滋潤的。

父親是個老民警,雖然家境稱不上富貴,但也從來不為了吃喝發愁。

因為生在相聲之鄉,郭德綱對相聲的喜愛是刻在骨子里的。

為了能讓他有個「一技之長」,父親還專門帶他拜師學藝,成為正統弟子。

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十幾年的堅持不懈,都是要「出人頭地」這個信念支撐著年輕的老郭。

每年看春晚這種大型晚會的時候,郭德綱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與野心:

要是電視上是我就好了,總有一天會是我!

02

對春晚的渴望,不止郭德綱有,趙本山也有。

當年雖然有姜昆的引薦,但也只是有了一個表演的資格,而并非板上釘釘。

從第一次到春晚現場,趙本山就先后三次被「勸返」。

兩瓶酒下肚,趙本山回鄉當起了「地頭蛇」。

但這顆名為「希望」的種子種下之后,趙本山對于春晚舞臺的渴望,一年比一年強烈!

1990年,33歲的趙本山終于登上央視春晚的舞臺!

除了1994年,因家事纏身未能到場之外。

此后的每一年春晚,趙本山都成了最值得期待的那個人!

連作家余秋雨都評論道:

因為趙本山,中國終于迎來了大規模的笑的時代!

在小品圈子里,趙本山的崛起再也無人可擋!

而那時的郭德綱,還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一次次在北京與天津之間往返。

在自主創業與投誠之間,不斷碰壁。

1988年,郭德綱第一次進京謀生,那一年,他15歲。

雖然報考的是全國總工會文工團,但實際上的工作,卻只安排在一個下屬的并入團工作。

年輕氣盛,進京的目的就是要「大展身手」。

只是那時他并只知道,自己實則是「志大才疏」。

也因此,只能在下屬的說唱團,做一些打雜的工作。

一年多的時間,沒有磨掉老郭的棱角,反而使他懷才不遇的感受越來越強烈!

但凡經歷一點風浪,就能壓垮這個未經世事的少年。

果然,一年多之后,因為某些原因,老郭耷拉著腦袋回到了天津。

但他并沒有因此放棄「成名」的夢想。

1994年,郭德綱收拾行囊,再次進京!

這一次,他磨平了自己的棱角,進京的目的從開始的「出人頭地」,變成了現在的「混口飯吃」、「站穩腳跟」。

但這一次,郭德綱只在北京待了三四天就回去了。

為什麼?

兩個原因:沒有錢,沒有人愿意接納他。

住著18塊錢一晚的旅館,每天漫無目的地投誠,但得到的都是拒絕。

在手里的100元花光之后,他再次回到天津。

消沉了一段時間之后,1995年他再次進京,并在臨行前暗暗立誓:

必須留在北京,不成功便成仁。

03

「三進京」的郭德綱,也不過23歲,仍舊血氣方剛。

這段時間,他從最底層做起,打雜、做零工,好點了能在劇團唱上兩嗓子。

如果能說上一段相聲,那就是天賜良機。

那時的相聲市場,并不景氣。

人們追捧的,是姜昆、牛群、唐杰忠這樣的「主流藝術家」。

在舞臺上說些雅致的段子,最終在「仁義禮智信」的范圍內,找一個歌頌的結尾。

而民間「自由生長」的郭德綱,很明顯是不被接納的。

他后來所說的被排擠、被迫害,都是在這一段時間內。

「我本來想給你當狗,結果沒人敢用我,硬生生把我逼成了一條龍」。

被「文化人」「主流」的排擠之下,郭德綱說下了這句話。

直到拜了侯耀文為師,在相聲行業里,才算是有了名號。

后來,就是被迫成「龍」的日子。

沒有大舞臺,就找小園子;

無人接納,就自立山頭。

2005年,郭德綱終于火了,還有他的「德云社」!

俗話說人紅是非多,紅了之后的郭德綱與趙本山,才真正拉開差距!

04

趙本山通過春晚的舞臺,從鐵嶺紅到了大江南北。

在觀眾們笑了多年之后,才陡然明白:

舞臺上那個插科打諢的東北大爺,早已是一方「霸王」!

我們笑了一場的小品,早已讓老趙得了無數次的獎,也掙了許多的錢。

娶了年輕的老婆,搬進了豪華的別墅,花2億買了私人飛機,還有一群磕頭跪拜的徒弟……

2003年,趙本山成立本山傳媒,制霸一方。

其名下的「劉老根大舞臺」成了當地的旅游景點,甚至還跑到了國外演出。

僅僅「劉老根大舞臺」,就能讓趙本山年入2億元。

他也從一個人的表演,到擁有了自己的團隊。

至今為止,趙本山名下已有60名弟子。

每逢年節時的叩拜,就有點古時候大戶人家的樣子。

雖然名為師徒,但趙本山也屬于「御下有方」。

那時,郭德綱被「孽徒」曹云金背叛,并公開喊話「老郭不仁義」

緊隨其后,德云社「元老弟子」何云偉、李菁也先后宣布:退社,單飛!

在老郭舉步維艱、以淚洗面的時候,趙本山從未嘗過徒弟給的酸楚。

2013年,趙本山在媒體前宣布:從此退出春晚的舞臺。

也是在這一年,郭德綱第一次登上春晚的舞臺。

也是在這一年,郭德綱與趙本山同臺,留下了那段發人深省的對話。

05

在《郭的秀》的舞臺上,邀請到「小品王」趙本山做客。

兩個喜劇人見面,就算是寒暄,也有點不同尋常。

郭:聽說您退出春晚了?

趙:那可不,我不走你哪有機會,這不給你騰地方呢。

一段例行調侃之后,兩大班主聊起了管理徒弟的問題:

趙:咱倆都收徒弟,我徒弟比你還多呢。

郭:那倒是。

趙:但我至今呢,還沒有走過一個學生。

這話說得老郭尷尬,這是當人面砸人碗啊。

不過,一向睚眥必報的老郭并沒有吃下這個「啞巴虧」。

而是以一句「不著急,有的是機會」給懟了回去。

一語成讖,繼郭德綱之后,最近的本山阿貝也飽嘗師徒反目的苦楚。

先是嬌嬌第一個跳出來,大喊「我就是第一個跟你對著干的人」。

不僅將老公投資失敗的原因歸咎于老趙的「操縱」,還在直播上大喊「跟著他沒機會」。

而真正將這件事鬧大的,是在關婷娜一事上。

作為編外人員,關婷娜并非弟子,只是本山傳媒的一名藝人。

但多年來資源不斷,還在《鄉村愛情》系列里面,飾演「王大拿」的妻子。

多年來本就風言風語不斷。

此時嬌嬌火上澆油,一句「真實的故事 」將謠言再次擴大。

似乎是看到和趙本山對著干的「流量」,效仿之人越老越多。

「劉能」王小利的妻子哭窮,說跟著老趙「不掙錢」;

「王云」葛珊珊也跳出來大喊「待遇不公」,每月的工資「僅僅2萬元」……

一石激起千層浪,面對徒弟的紛紛跳反,人人都等著本山阿貝的一個回應。

到底是趙本山,比老郭身上的「戾氣」要小很多。

「她鬧讓她鬧,我自樂逍遙。」

在徒弟們紛紛跳反的時候,本山阿貝在家圍著桌子吃火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時,是「謝廣坤」出來為師父打抱不平。

他以自己舉例,如果不是恩師趙本山的知遇之恩,自己現在可能還在「白事」上吹拉彈唱。

如今一眾師兄弟,雖然都文化不高,但也在城里買房買車,卻奢求得更多。

想不到,劇里最「刻薄」的謝廣坤,卻在大事上說出了最「公道」的話。

也許,這就是趙本山與郭德綱兩人的差距吧。

06

老郭被背叛的時候,親自站出來與曹云金對峙。

雖然有「說學逗唱」最擅長「忠」的岳云鵬等人站臺,但都稱不上有力的反擊。

而趙本山不聲不響間,就「消化」了這場「硝煙」,為什麼?

因為趙本山給到每個弟子的機會,都是一樣多的。

趙本山是舞臺上的旗幟的時候,他從不吝惜自己的名聲和流量。

只要有機會,就帶著自己的徒弟一起,并讓鄭重地介紹每個徒弟的「藝名」給觀眾認識。

小沈陽、丫蛋、宋小寶等,哪個不是趙本山一手帶到舞臺上的。

而反觀老郭,為了與「主流」對抗,讓即將摘得「全國相聲大賽」冠軍的曹云金,宣布退賽。

不給理由,不給解釋,更不給機會。

就像姜昆一樣,身為主流的「扛把子」,他能舉薦趙本山,卻「容不下」郭德綱。

與其說是容不下,倒不如說是看不上。

站在舞臺上,講究的是「歌頌文化」。

帶給觀眾的笑聲,是正能量的,是祥和的,是讓觀眾感到希望的。

就像趙本山一樣,雖然一口大碴子味,但是他的段子,離不開老百姓的衣食住行。

講的是一飲一食間的樂事。

而郭德綱,則講究「大俗大雅」。

大俗是什麼,就是在臺上講于謙的爸爸出門遇見一輛車,于謙的媳婦打開門正在解扣子。

大雅是什麼?在 郭德綱的口中,大雅即是大俗,博觀眾一笑而已。

試問下,即便是你站在那個位置,你是選擇賈玲趙本山,還是選擇睚眥必報的郭德綱呢?

07

這些事情,本就看不出個高低對錯。

趙本山的徒弟雖然走了,但都是為了自己的發展。

曹云金何云偉雖然背叛了,但也僅此而已。

在此之后還有張云雷、岳云鵬等等。

雅致的歌頌文化,與本山阿貝身上的煙火氣,更適合大舞臺。

但這并不代表郭德綱是錯的。

鄉里鄉親之間,喜歡聽的還是雞毛蒜皮的瑣事。

在小園子里,他明顯更勝一籌。

但徒弟出走是事實,「三俗」與「反三俗」也是事實。

趙本山與郭德綱,郭德綱與姜昆,如今「三足鼎立」的局面,什麼時候才能迎來同進共退呢?

——End——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