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紅就「忘了師恩」?離開郭德綱12年,曹云金笑到最后了嗎?

2010年1月18日,德云社的舞臺上,一曲《未央宮》還未唱完,郭德綱早已淚流滿面,聲音顫抖。

臺下的人紛紛詫異,郭德綱這是怎麼了?

此時,只有搭檔于謙明白,老郭這是傷透了心啊。

《未央宮》唱的是,韓信被忠仆背叛出賣,被呂后斬首的故事。

就在前一秒,曹云金大鬧郭德綱壽宴,口口聲聲稱自己再也不進德云社的門。

表面上,郭德綱是為韓信心痛,實則為自己感懷。

對于他來說,曹云金是德云社的頂梁柱,也是他投入心血最多的人。

而曹云金不僅不承恩,反而大鬧壽宴,逼師娘下跪,還釜底抽薪,拉走了何云偉等臺柱子,置德云社于危機之中。

當年,郭德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曹云金如此「報復」?

離開郭德綱12年,自立門戶的曹云金,如今混得怎樣?他到底有沒有后悔過?

1、

他們的緣分,還得從2001年說起。

曹云金自幼就有相聲天賦,劉寶瑞的《官場》他可以倒背如流,并且模仿得惟妙惟肖。

郭德綱瞧見后,愛才心切,想把曹云金納入自己麾下。

但是,當時他自己也寂寂無名,為了讓曹云金服氣,郭德綱現場給他來了一段經典曲目《賣布頭》。

扎實的基本功和技巧,讓曹云金心服口服,遂立即正式拜師郭德綱,得藝名曹云金,是「云」字輩的大師兄。同一時期拜師的還有岳云鵬,何云偉等人。

當時的郭德綱遠沒有現在的名氣,只能靠在電視臺做節目主持和編劇掙錢。

曹云金作為入室弟子,吃住都在師傅家,每天的學習的內容就是練貫口,打基礎。

整整三年,師徒兩人同吃同住, 他本就有才華,在郭德綱的嚴格要求下,很快就把老郭的本事學了個七七八八。

那時候,郭德綱在臺上演出,曹云金在臺下觀摩,但少有上臺的機會,內心里一直渴望出人頭地的他來說,日子無比煎熬。

直到4年后,央視主辦相聲大賽,曹云金這才有了在正式場合亮相的機會。

為了能早日嶄露頭角,曹云金使出渾身解數,一路過關斬將,沖入決賽。

眼看著揚名立萬指日可待,他卻突然接到郭德綱的電話:「退出央視比賽。」

這個消息猶如一盆涼水,澆滅了他的熱情,也埋下了對郭德綱怨恨的種子。

當時,德云社的走紅觸動了主流相聲從藝者的利益,他們借著「反三俗」的名頭,帶頭抵制

抵制德云社。

郭德綱年輕氣盛,哪能認得了別人如此欺負自己?于是,對待挑起事端的導演,他毫不客氣,還曝料稱某位導演潛規則了一位女星。

這樣一來,更加激化了雙方的矛盾,以春晚導演為首的導演們,開始了浩浩蕩蕩地「抵制郭德綱」活動。

在這樣的局面下,作為郭德綱的大弟子,曹云金怎麼能繼續參加央視的節目呢?

但是心高氣傲的曹云金,眼看著到手的機會白白溜走,怨氣頓生,并不能理解師傅的苦衷,師徒間也開始有了嫌隙。

2、

然而當時他羽翼未豐,還需要德云社這顆大樹為他遮風擋雨。

2007年,德云社進入高速發展時期,原先傳統的師徒作坊搖身一變,變身成了德云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在師傅的力捧下,曹云金作為德云社第一個出圈的相聲演員,一躍成為了德云社的臺柱子。

因為能力強,出場機會多,掙得也多。

但是公司有公司的制度,收入高的學員需要補貼收益低的學員,比如岳云鵬。

曹云金一個月演出32場,工資卻只有四千多,還沒有社保。

這讓他非常不滿,憑什麼要把自己辛苦賺的錢分給別人?

但彼時,尚未站穩腳跟的他只能隱忍不發,私下里卻把火氣撒在師弟們身上。

一次在河南的商演,岳云鵬因為在臺上扮鬼臉,搶了曹云金的風頭,讓曹云金怒火中燒,他

一把掐住岳云鵬的脖子,一場表演變成了同門師兄弟的打斗。內部的矛盾漸漸擺在了臺面上。

但愛徒弟心切的郭德綱并沒有警醒,覺得曹云金只是年少氣盛,還是最信任他。

商業演出,讓曹云金上;春晚的邀約,非曹云金莫屬。把所有的人脈和機會,都砸在曹云金身上。

然而,這一切在曹云金看來都是自己應得的,他不但不感激,反而在走紅后,越發飄飄然,看誰都不順眼。

一句 「半個德云社都靠我養活」徹底暴露了他的自大和桀驁不馴。

曾經點滴積累的怨憤和不滿,再也壓制不住了。

一年后,郭德綱投資的兩部電影,徹底成了引發師徒反目的導火索。

那一年,郭德綱自導自演拍攝了電視劇《竇天寶傳奇》和《三笑才子佳人》。

因為種種原因,郭德綱沒有盈利,自然也沒錢分給弟子們。

別的弟子們沒有言語,可是曹云金坐不住了。

「在天津拍攝三個月、一分錢都沒給我……為了趕演出,我要自己承擔油錢,來往的過橋過路費,最后一算,我還是賠了好幾千。」

作為德云一哥,怎麼可能白白搭錢,為別人抬轎呢?即便這個人是師傅也不行。

曹云金越想越覺得自己憋屈,如今自己要人脈有人脈,要才能有才能,為何還要屈居人下?

于是,趁不久之后郭德綱過生日的機會,曹云金終于再也繃不住了。

3、

當時,徒弟們齊聚一堂,大擺宴席,向郭德綱祝壽,而作為大弟子的曹云金卻遲遲未露面。

直到宴會快結束的時候,喝得醉醺醺的曹云金才出現在了宴會現場。

一進門,就一個掃堂腿,踢翻了一把椅子。大伙都心下忐忑,但是誰也不敢吭聲。

入席后,曹云金二話不說,借著酒勁兒,就對師弟們非打即罵,耍起了威風。

一番耀武揚威后,他騰地跪倒在地,對著關二爺指天發誓:「我曹云金發誓,以后再回德云社我就是個傻子。」

說完,扭頭就要走。

這種欺師滅祖的話,也能說得出口,顯然不單純是在耍酒瘋啊。

眾人面面相覷。

郭德綱的經紀人王海拉住曹云金,希望他別走,陪師傅過完這個生日。

但曹云金卻甩開他的手,大喊道:「我不夠吃,我吃不飽!」

那種歇斯底里,絲毫不顧忌樓上還有演出。

郭德綱的妻子王惠見無人能安撫得了曹云金,為了保住德云社和郭德綱的臉面,她無奈地對著曹云金就跪下了。

「師徒一場你們不能這樣,不管你師父對也好錯也罷,你們不能這麼欺負人,我給你們磕一個咱們散了吧。」

旁邊的徒弟們見狀,也都紛紛下跪求曹云金,可曹云金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著自己最寵愛的大弟子,就這麼絕塵而去,郭德綱不僅顏面盡失,更覺得自己多年的心血被抽空了。

當時,臺上還有演出,他強忍淚水,拉著老搭檔于謙上了臺。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

直到臺下有人點了一出《未央宮》,當唱到:「韓信未央喪性命,可憐他汗馬功勞化灰塵。」

郭德綱頓時眼含熱淚,聲音哽咽。

不知情的人以為他在為韓信掉眼淚,只有于謙知道,他是可憐韓信被仆人出賣,也是感懷自己被愛徒反目啊。

4、

此時的德云社,內憂外患,風雨飄搖,曹云金的出走無異于在老郭的心頭捅刀子。

以至于日后對曹云金,老郭說了這麼一句話:「逢難變節,賣師求榮。」

兩個月后,曹云金還拉走了搭檔劉云天,更是讓郭德綱痛失左膀右臂,元氣大傷。

逃離師門后,曹云金著實風光了一陣子。

連續三年被央視春晚邀請;也開始創辦出了屬于自己的相聲社-聽云軒。

一聽這名字,就是和德云社打擂臺的。

不少眼紅郭德綱的人,都轉頭來支持曹云金。

曹云金也不負眾望,影視、綜藝全面開花,賺得盆滿缽滿。

他相聲專場的門票賣出了天價,時尚雜志邀請他登上雜志封面,

他主演的話劇《分手大師》網絡點擊超過千萬次。

社交平臺上,曹云金曬出的豪宅價值千萬,在北京買下了五層樓的別墅,家里還裝著電梯,

開的豪車,身上的名表動輒百萬。

有媒體稱,那時的曹云金一年收入超過八位數,身家好幾億。

然而,德不配位,必有災殃,也必定不能走得長遠。

漸漸地,曹云金走紅后做的那些事,就讓他敗光了路人緣,也堵死了自己的路。

5、

2015年,曹云金拍攝電影《愛神箭》時耍大牌,嫌棄劇組定下的酒店規格不夠高,要求重新訂酒店,嫌棄劇組的房車伸不開腿,要求從北京調高級房車過來。

因為不滿意各種待遇,遲遲沒有現身片場,讓幾百號工作人員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制片人一氣之下就把他開除了。

這次事件之后,曹云金在影視圈的名聲壞了,影視資源銳減。

然而混跡演藝圈,也讓曹云金也沾染了很多惡習,先是和香港女星江若琳傳出了緋聞。只可惜僅僅維持了四個月的時間就以分手告終。

之后曹云金就迎來了下一任女友唐菀,她曾在大爆劇《人民的名義》中飾演偵查科科長林華華。受到了很多觀眾的好評。

當時,唐菀風頭正盛,星途無限。

她卻絲毫不顧及公司的勸阻,堅決解除合約,和曹云金奉子成婚。

她身邊的朋友紛紛為她感到可惜。而曹云金呢?她是怎麼對待唐菀的呢?

她懷孕時,曹云金就被拍到夜會美女,疑似出軌。

生下女兒后,唐菀在哺乳期沒法工作,但是曹云金堅持兩人各花各的錢,他甚至連女兒的撫養費也不舍得出。

結果,這段婚姻,僅僅持續了一年半就結束了。

女兒歸唐菀撫養,曹云金又開始了女友不斷的生活。數不清的緋聞,也給曹云金留下了「浪子」的罵名。

然而,曹云金干的最蠢的一件事,還就是把師弟戴九安、趙云俠收為徒弟。

放在其他行業來說,收師弟做弟子,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在相聲這一極其重視輩分的行業上來說,可算是犯了忌諱。

郭德綱再也忍不住了。

在自己的內部發展平穩后,他終于騰出手來收拾曹云金和何云偉。把兩人從家譜中除了名。還把他們名字中的「云」字給收了回來。

「該清的清,該驅的驅,江湖路遠,不必再見。」

自此,曹云金就被稱曹金,何云偉被稱何偉。被收回名字的同時,他們的命運就走了「背」字。

6、

聽云軒只火了短短的一段時間。就因為運營不善,結束了短暫的輝煌,如今只剩下破落且布滿灰塵的表演臺。

眼看相聲之路走不通后,曹云金又轉行,搞起了影視綜藝。

但因為顏值一般、演技不過關的原因,參演的影視作品,要麼尚未播出,要麼上映無期。

2020年,眼看直播行業風生水起。為了賺到更多的錢,曹云金也開始涉足這一業務。

令人遺憾的是,在這一新興職業中,曹云金并未有太大的建樹。

直播屏幕上,一大堆的「曹金」、「德云社棄徒」等字眼頻繁出現。導致他不得不中斷直播。

如今,只能靠著吃老本過活。

而和他一同出走的何云偉,則糊了個徹底。

雖說他又拜了侯耀華為師,在輩分上與郭德綱平起平坐。

但是沒有實力,也沒有德行,終究只落得個在鬧市賣花的下場。

反觀郭德綱,在短暫的低迷過后,他殫精竭慮,勵精圖治,不僅捧紅了岳云鵬,還把兒子郭麒麟、徒弟秦霄賢也陸續帶出了圈。

尤其是岳云鵬的爆紅程度,比起當初的曹云金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今的德云社,人才濟濟,生意火爆,而聽云軒卻早已沒了蹤跡。

師徒分道揚鑣12年后。郭德綱還是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啊!

其實,論能力,論才華,曹云金是郭德綱所有弟子中最出色的,但是,他的路卻最短。

人生是一場綜合實力的比拼,德才兼備的人生,才能走的更遠。

曾經,王慧為了郭德綱的事業,不惜賣掉自己的車和首飾,放棄自己的事業,郭德綱發達后也知恩圖報,把德云社99%的股份都給了王慧,賺的錢全都交給妻子管理。

而曹云金呢,家產上億,唐菀為他放棄事業,他卻不肯為妻女花一分錢,甚至在妻子坐月子期間出軌。

德云社的幾位老人,即便他們退休了,郭德綱也依然養著他們,甚至給他們的后代安排工作,就因為他們曾是德云社創立初期的元老,對德云社有恩。

而曹云金呢,卻在在即的恩師最難的時候,逢難變節,釜底抽薪,跟師傅唱對臺戲。

人品德行,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道不同,不相為謀,也許,曹云金的出走對于郭德綱來說,未必是壞事。不然,以他的所作所為和德行,遲早也會是德云社的災難。

前不久,前師娘王慧的生日,曹云金也悄悄發了一條慶生微博。

雖然沒有明說,但是不少人認為,他這是含蓄地為前師娘表達祝福,想必是后悔了吧。

然而,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成年人都要自己的輕狂負責。

就像郭德綱所說的:「江湖路遠、不必再見。」

后悔是沒用的,人生路上跌這麼大一跟頭,如今的曹云金和何云偉,再想翻身,恐怕難了。

不知道,您怎麼看呢?歡迎留言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