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云偉:郭德綱已成過去,余生我只想吃飽飯

他是郭德綱最喜歡的大徒弟,如今卻成了郭德綱的小師弟。

他在最困難的時候來到郭德綱身邊,又在郭德綱最危難時及時踩上一腳。

從首席大弟子,到被罵「欺師滅祖」,何云偉插向郭德綱的刀,刀刀致命。

他為何叛出師門?又如何成了郭德綱平輩師弟?

讓我們一起走進何云偉的兩次「上位史」,他又是如何博得兩位師傅喜歡的。+

一、拜師郭德綱

前些日子,何云偉的一場直播帶貨可謂尷尬到了極點。

眾所周知,何云偉曾是郭德綱門下的弟子。在直播中他卻將郭德綱的師叔侯耀華稱為師父,一下將自己的輩分和郭德綱拉平了。

何云偉此言一出,各種罵聲席卷直播間,罵到旁邊的助手小姐姐壓根不敢看向評論區。

當然,何云偉的這場直播帶貨收效甚微。9.9包郵的貨愣是沒賣出去,罵倒是挨了不少。

這些年來,隨著何云偉叛出師門,網絡上關于他的風評急轉直下,他各種短視訊里的評論區都是罵聲一片。

而這,還要從他和郭德綱的故事說起。

何云偉出生在北京的一個普通家庭,皇城腳下的人向來懶懶的,父母也沒期望兒子有什麼大成就,只盼著他做點自己喜歡的事,幸福快樂一生就夠了。

和眾多老北京一樣,何云偉從小就愛聽相聲。

小時候是跟著爺爺奶奶一起聽,長大了就兜里揣二十塊錢去劇場聽,日日如此,年年如此。

對于何云偉來說,劇場就是他的第二個家。

起初只是聽一聽,聽得多了他自己也能來上兩句。

慢慢的,他也就不執著于聽相聲,他自己也想成為一個優秀的相聲演員。

雖說父母對他的愛好非常支持,但還是希望他能夠順利完成自己的學業后再追求夢想。

18歲時,何云偉終于如愿以償,他也在這年郭德綱相識。

1988年,年僅15歲的郭德綱兜里揣著幾十塊錢孤身一人來到了北京。

郭德綱從小就沒什麼別的愛好,就喜歡說相聲,夢想著成為名角。

剛到北京,郭德綱一舉考進北京文工團。

本以為有了施展才華的地方后,將來的日子會一片大好。

但在團里,初來乍到的郭德綱并沒有什麼表現的機會,每天要做的就只有打掃衛生。

他深知在這個人才濟濟的地方自己永無出頭之日,便收拾行李回了老家天津,并在這里開了一家文化館。

也是這時候,他和胡中慧相識相愛, 并生下了大兒子郭麒麟。

為了養家糊口,郭德綱什麼活都肯干,什麼苦都肯吃。

1996年,也就是郭麒麟剛出生這年,郭德綱渴望有更大的發展,于是丟下老婆孩子,自己又孤身一人跑到了北京,開了一個「北京相聲大會」。

「北京相聲大會」這名字表面上喊得響亮,實際上內里并沒有名字一樣那麼唬人。

劇場里除了郭德綱根本沒別人,說是「郭德綱相聲大會」還比較寫實。

郭德綱為了維持劇場的生計,把劇場做大做強,他給人寫劇本當槍手、去外地演出,甚至把老家的房子都給賣了。

這下,不光他住上了出租屋,老婆孩子也跟著住上了出租屋,全家人苦巴巴的過日子。

郭德綱終日里和家人聚少離多,還一直為了別人眼中不切實際的夢想而努力。

人只有先活著,愛才有所附麗。

就生計問題,郭德綱和妻子胡中慧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多,夫妻之間的恩愛早在一次次的爭吵中消耗殆盡。

終于,二人在兒子四歲這年徹底分道揚鑣。

1997年,他在前往河北演出的路上遇見了王惠。

王惠出身梨園世家,家里有錢有關系,她自己在戲曲方面也頗有建樹,15歲就成了名角。

一個是地地道道的白富美,一個是結婚有娃的小人物。

按理說這兩個人應該絕不會有什麼交集,偏偏命運就是這樣奇妙。

王惠一眼就看出了郭德綱身上的才華,認為他假以時日必會成立一番氣候。

不顧父母的反對,王惠將自己的全部身家都壓在了郭德綱身上。

甚至她自己把工作都辭掉了,一心想幫他把「北京相聲大會」做好。

王惠的父母當然不同意女兒做這種傻事,放話「有他沒我,有我沒他」。

單靠王惠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無法給予郭德綱太大的幫助,無奈之下,郭德綱只能參加一檔電視節目,被人關進玻璃房子里展覽兩天兩夜。

郭德綱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劇場依然入不敷出,難以為繼,一度瀕臨倒閉。

也就是這時,何云偉出現了。

二、叛出師門

郭德綱為了將自己的「北京相聲大會」做大,一直都對外招收相聲演員。

因為沒什麼名氣,相聲演員也始終招不進來。

何云偉從小就愛聽相聲,18歲的他一聽說北京有個相聲劇團找演員,二話不說就報了名。

「北京相聲大會」就是后來德云社的前身,現在相聲演員們都爭著往里進。但在當時那個瀕臨倒閉之際,招到人壓根就是郭德綱連想都不敢想的事。

以至于何云偉一說自己要報名,連郭德綱也傻住了。

何云偉雖說是個資深票友,聽了好幾年的相聲。

可對于怎麼說相聲,他還一竅不通,就算進社也不能說是演員,充其量就是個學徒。

按理說,何云偉作為學徒得交個三五千萬的學費。

郭德綱一看在這麼危難的時候還有人肯進社,當然不會跟他要學費,直接白給讓他進來了,這在后來的眾多弟子里屬實是獨一份。

何云偉原名何偉,進社后便拜了郭德綱為師,按規矩行了全套的拜師禮。

郭德綱也按照「云鶴九霄,龍騰四海」的順序,將何偉排在「云」字輩,從此何偉改名為何云偉。

作為郭德綱座下的首席大弟子,郭德綱向來對他疼愛有加。

而何云偉自身也悟性極高,甭管什麼事都一點就通,著實是個講相聲的好苗子。

師徒二人相遇于微時,何云偉自身又爭氣,郭德綱自然將其視作自己的心頭肉。

為了幫助郭德綱渡過難關,王惠變賣了父親為自己買的汽車,又將自己的首飾買了個干凈,終于讓德云社不至于落得個倒閉的地步。

2003年,「北京相聲大會」正式改名為「德云社」,郭德綱也遇見了那個對他有大恩的人。

侯耀文是相聲界赫赫有名的大咖,他對郭德綱非常看好,一句「我們要給這孩子一碗飯吃」,將他收入門下。

郭德綱曾說,他的師傅有很多,但師父只有一個,就是侯耀文。

拜侯耀文為師后,有了師父幫助的郭德綱,資源漸漸好了起來。

在郭德綱的苦心經營下,德云社的名字越叫越響,引來了眾多弟子前來學藝。

后來,曹云金等一眾弟子加入了德云社門下,德云社日益壯大。

雖然此時郭德綱門徒眾多,但他最疼愛的仍屬何云偉一人。

郭德綱告訴何云偉,不要把自己沒交學費的事說出去,別人問起來就說自己交了三千。

在傳授本領時,郭德綱也沒有絲毫隱藏,傾囊相授。

別人都說:「曹云金學透了郭德綱的本事,何云偉卻學走了郭德綱的全部本事。」這話可一點都不假。

每次郭德綱教何云偉本事的時候,都是關起門偷偷教,決不允許有人偷聽或偷看,就連曹云金都從沒享受過這個待遇。

郭德綱向來信奉「因材施教」,何云偉性格要強,郭德綱便從來都是哄著教。

凡是德云社的弟子,就沒有一個沒挨過郭德綱的罵,偏何云偉是個例外。

不管何云偉犯了什麼錯,郭德綱從來沒有一句重話。

不僅如此,在日常生活上,郭德綱還對他照顧有加。

何云偉喜歡吃魚,郭德綱便讓王惠時常做魚給他吃。

這還不夠,郭德綱還為他親自學了做魚,每次師門聚餐必有一條何云偉愛吃的魚,這待遇連郭麒麟看了都覺得酸。

當然,在事業上,郭德綱也不遺余力地捧紅何云偉。

為了讓何云偉在相聲界站穩腳跟,郭德綱讓和自己一直搭檔的李箐給他做捧哏,甚至還一路將他送到了春節晚會上,在全國人民面前賺了一波臉熟。

在德云社論起資源好,何云偉排第二,就沒人敢排第一。

可偏偏就是這樣一個集萬般寵愛于一身的大弟子,才知道捅師傅的刀捅哪兒最疼。

三、經營慘淡

有了郭德綱不遺余力地力捧,何云偉在相聲界嶄露頭角。

事業有了,愛情自然緊隨其后。

網上沖浪時,何云偉遇到了梁小娟,盡管他們都沒見過彼此,卻感覺非常能聊得來。

慢慢的,友情變成了愛情,倆人的愛情通過一根網線連在了一起。

在何云偉的提議下,倆人約定「面基」,從網絡情侶轉向現實。

誰承想,梁小娟的長相精準地避開了何云偉的所有審美點。

毫不委婉地說,就是長相欠佳。

人都是視覺動物,任是再聊得來,此刻何云偉也不想再和她聊了。

無奈隨著年紀漸長,何云偉家里的催婚聲音越來越大。

父母放話:要麼有對象,要麼沒爸媽。

何云偉也沒選擇的余地,心一橫將梁小娟娶回了家。

梁小娟不比何云偉家庭條件好,老父親臥病在床,弟弟身體也不好時常需要花錢住院。

結婚前,一家人的生計都在梁小娟身上。結婚后,這個重擔就到了何云偉身上。

本來何云偉就因為長相對梁小娟愛意減少的四分,她的家庭以及生活中的瑣事索性將余下的愛意全減完了。

意料之中,何云偉出軌了,還要將小三扶上位。

梁小娟的娘家人幫不了她,她一個人遠在北京,只能朝師娘王惠哭訴。

德云社一向注重演員的規矩修養,對于何云偉這種行為,師傅郭德綱自然無法容忍。

有史以來第一次,郭德綱朝何云偉放了狠話:「你要是敢失婚,你就別想演出了。」

或許是看師傅對他太好了,何云偉這次也只以為師傅就是說說而已。

和梁小娟剛剛結婚半年,何云偉就出軌失婚,并將小三娶回了家,還洋洋灑灑的在微博上發了一篇長文,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和前妻失婚,將郭德綱的臉打得生疼。

郭德綱也不是光說不干的人,直接將何云偉禁演一年。

這次事件在何云偉心里埋下一根刺,終于在日后的一天徹底爆發。

在郭德綱的用心經營下,德云社名氣日盛,收入也較之前翻了一番。

雖然社里有錢了,可演員們的工資還是死的,幾年前就四五千,火了之后還是四五千。

當時社里主要的演員就是何云偉和曹云金,說是兩個人養活了一整個社都不過分。

眼見這里工資一直不長,倆人名氣也越來越大,便有了退出德云社另立門戶的心。

郭德綱一向鼓勵徒弟們出去自立門戶,常常跟弟子們說你們想走隨時走。

曹云金早就看不慣郭德綱將自己跟何云偉區別對待,早有二心,一次在飯桌上趁著酒勁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

他先是姍姍來遲,然后酒過三巡朝郭德綱磕了個響頭,趁著酒勁對酒店門口的關公起誓:「我以后再回德云社就是傻×。」

眼看曹云金走了,何云偉也大著膽子退出了師門。

一下走了兩個臺柱子,這下他們可坑慘了郭德綱。

2010年,一個自稱是北京電視臺的記者沒有通知就來到郭德綱的別墅胡亂拍攝。

郭德綱的弟子李鶴彪對記者這種無理的行為非常不滿,不免跟他拌了兩句嘴。

李鶴彪是個血氣方剛的小青年,一言不合就開打。

沒等第二天天亮,「郭德綱弟子打人」的新聞就成了各大報紙的頭條預定。

郭德綱的相聲里多是「葷段子」,正派相聲界看不上他,認為他的相聲就是「下流東西」。

相聲界對郭德綱早有不滿,就盼著他有小辮子可以抓。

此事一出,他們正好落井下石,馬上集中火力對郭德綱進行輿論攻擊。

一時之間,郭德綱成了眾矢之的,任誰都要來踩上一腳。

8月1日事出,8月 6日兩個臺柱子就相繼退出德云社。

這個時間點,就是不知情的路人看了都要感嘆一句「真是同甘易,共苦難啊」。

內憂外患,如果不是岳云鵬頂上,德云社經此風波怕是不死也要掉層皮了。

離開郭德綱后,何云鵬和曹云金始終沒有混出點名堂,早先積累起的名氣一落再落。

2016年,德云社漸漸站穩了腳跟,郭德綱也騰出手來整理手下的弟子們,在微博發文「該請的請,該驅的驅」。

說誰大家都有數,心里有鬼的人自然就像踩了電門的老鼠。

這條微博一發,何云偉和曹云金立馬跟上,洋洋灑灑的寫下幾篇長文,控訴師傅對自己的不公。

至此,兩個叛出師門的徒弟和郭德綱之間的拉鋸戰正式拉開帷幕。

曹云金那邊罵了幾句便偃旗息鼓,何云偉真是一點余地都不留,刀刀都往郭德綱最痛的地方戳。

他先是將郭德綱稱作「郭綱」,暗指他無德,然后加入了一直看不慣郭德綱的,那些正派相聲演員們的「北京曲藝協會」。

何云偉用罵郭德綱和他徹底劃清了界限,也算是朝老派相聲演員們交了一份投名狀。

背靠大樹好乘涼,很快,何云偉的資源肉眼可見的好了起來。

更絕的是,何云偉向來知道郭德綱最重禮節,最重輩分,他直接拜入侯耀華門下,和郭德綱來了個平起平坐。

侯耀文和侯耀華是一對親兄弟,郭德綱早先在師父侯耀文的幫助下才得以將德云社發揚光大。

郭德綱對師父侯耀文頗為敬重,在師父駕鶴西去后還將他在家中供奉起來。

侯耀文去世后,因為遺產分配問題,侯耀華和侯耀文的女兒鬧了不愉快。

侯耀華認為,侯耀文的遺產也得有自己的份,和侯耀文的女兒鬧上了法庭。

郭德綱堅定的站在師父女兒這邊,和侯耀華鬧掰了。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何云偉深知這句話的含義,此后和侯耀華的關系越發密切。

他不光多次在直播中將侯耀華喊做師傅,還大張旗鼓的舉辦了發布會,正式入了侯耀華門下。

這些年來,郭德綱手下人才輩出,相聲綜藝兩開花。他的徒弟們各個都是明星的派頭,兜里的錢包也越來越鼓。

而何云偉除了搞些小動作,背了一個「欺師滅祖」的罵名,鮮有人知曉他的名號。

更可笑的是,他短視訊賬號的名字還要取做「何云偉就是何偉」,一邊罵郭德綱,一邊蹭熱度變現。

如今,他有了侯耀華在背后撐腰,也開始涉獵直播帶貨行業,希望悲劇不要再次出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