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娶19歲女學生,不賺錢時靠老婆養,兩個兒子歸郭德綱管

他是相聲界的捧哏奇才,郭德綱的一生摯友,被觀眾戲稱為「德雲皇后」;

他逍遙處世,笑談平生三大愛好:抽煙、喝酒、燙頭;

他大智若愚,雲淡風輕中「玩」出自己的人生之道;

他就是于謙,不僅是相聲「元老」,是京城玩兒家,也是電影影帝。

他看似玩世不恭,實則在自己的一片天地中如魚得水,在紛擾人世間樂得清靜,活得明白。

01

于謙是地地道道的北京「少爺」,出生于1969年。

他的父母是廠裡的幹部和專家,工資都不低,在那個年代,屬實是家境優渥。

不過,于謙從小跟著姥姥和5個姨媽長大,那可是極盡受寵,要月亮絕不摘星星。

于是養就了一身的「少爺」脾性,花鳥魚蟲、飛鷹走狗,他沒一個不愛玩。

在那個大家都有遠大理想,長大想做科學家的年代,小謙這孩子就和別的小孩兒不同,他只想做個動物飼養員。

懂事後于謙愛玩兒的天性絲毫沒變,學習成績簡直是「慘不忍睹」,一看書就腦袋疼,一聽相聲就精神。

那時的相聲正值如日中天,侯寶林、馬季、姜昆等等名家輩出,場場爆滿,極受歡迎。

于謙每天追星,捧腹大笑到停都停不下來。

13歲時,他不顧父母的反對放棄學業,考入北京戲曲學院相聲班。

考學的門檻特別高,初試、復試、終試一樣不少,半年後還要再來一場考試,通過才算正式入了這行。

于謙憑著一腔熱愛紮進了相聲班,可沒想到半年之後,老師給他兜頭澆了一盆冷水。

老師罵他是「死羊眼」、「一張臉」,眼睛直愣愣的沒神兒,臉上也呆呆的沒個活泛表情。

這個評價簡直讓他懷疑人生,他自詡愛玩愛樂,心裡覺著自己也算有點天賦,結果竟是這樣不如人意。

不過這也正激起了于謙的好勝心,此後他越加勤奮刻苦,有道是「嚴師出高徒」,1985年,他以優異的成績順利畢業。

02

相聲這行很傳統,講究「拜師學藝」「以師為影」,畢業之後于謙拜當時的相聲名角石富寬為師,之後被引薦進入北京曲藝團。

本事學到了,「鐵飯碗」也有了,可誰曾想聽相聲的人沒了。

音樂、電影、小品呈現的花花世界進入大家視野,又新奇又刺激,除了老一輩,沒幾個人願意進劇場聽相聲。

天有不測風雲,于謙在相聲鼎盛時入行,誰料剛學成隻想大展宏圖之時,卻發現英雄無用武之地。

沒演出、沒排練、沒觀眾,一向閒散的于謙也有點慌了。

他開始嘗試「搖滾相聲」,上臺拿著一把吉他邊唱邊講,就這還可能被觀眾鬧著「轟下臺」去。

沒了相聲的用武之地,于謙徹底閑了下來,重拾「觀花釣魚」的清閒日子。

但沒有奔頭的生活太過無聊,他在團裡根本待不住,隔三差五就曠工出去玩,幾百塊的工資罰完到手只有一點。

這下饒是「鐵飯碗」也撐不下去了,熱愛相聲但不能當飯吃,于謙便開始琢磨別的活計。

一次機緣巧合,1992年他在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出場打了個醬油,于是便謀劃著要不就在演員這行當試一試吧。

為此于謙還專門去北影進修學習了兩年,1995年結業。

隨後他就像是一條魚進了大海一般,小品、主持、電視劇、電影,啥他都能摻和一下。

雖大多時候都是在跑龍套,戲份僅僅幾個鏡頭,但他依然用心揣摩,小小路人甲他也能演得入木三分。

收入加起來還是不多,不過于謙是北京土著,又是單身不需要養家,自給自足倒也過得是逍遙快活。

03

不過,很快他就逍遙不起來了,因為他認識了現在的妻子——白慧明,一見鍾情,自此相伴一生。

1998年,19歲的白慧明跟著老師去《紅印花》劇組實習,水靈青蔥,清純漂亮,29歲的于謙一見傾心。

老牛想吃嫩草,那就得把追女孩的絕活都使出來,跑上跑下,噓寒問暖。

那是白慧明人生第一次演戲,剛來劇組不習慣,于謙特地幫她泡好花茶醒神。

結果用力過猛,料放多了,太苦喝不下,他又趕忙重新調好再泡一杯。

他對她的好,白慧明不是不知道,但二人年齡相差10歲,她只覺得于謙是個會照顧人的大哥哥。

短短四天的拍攝結束了,于謙害怕人海茫茫失去聯繫,抓緊給白慧明留了聯繫方式。

什麼手機號、呼機號、家裡電話號,一股腦都記下來,生怕人小姑娘不聯繫他。

一天,剛下戲打開呼機,他猛地發現,自己竟沒看到小姑娘給她傳的資訊,趕緊回撥。

電話那頭的白慧明本來很生氣,打了幾個電話根本聯繫不上,滿嘴跑火車。

于謙慌了,飯都沒吃買了兩束玫瑰就趕忙跑過去找人家。

事情解釋清楚了,于謙還順勢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一向嘴皮子利索的他這時候磕磕巴巴。

白慧明看著頂一腦門子汗、面色羞紅、手裡還拿著以為是玫瑰實則是菊花的他樂了。

她覺得這人可真有意思。

就這樣,于謙靠著一片真誠俘獲了她的芳心,2000年,兩人步入婚姻殿堂。

04

成家後,那就該輪立業了。

說來難堪,畢業十幾年,日子一天天消磨,于謙什麼名頭也沒闖出來。

就在他感慨前路茫茫時,遇見了志同道合的郭德綱。

2000年,北京曲藝團準備下鄉演出,然而相聲那些年沒落潦倒,團裡竟連人都湊不齊。

就連于謙,也已將這老本行擱置了好幾年,團裡給他借調來一個臨時搭檔,正是當時小有名氣的郭德綱。

幾場相聲之後,他們兩人一拍即合,一見如故,配合起來感覺特別好。

那時正值寒冬臘月,天還黑著他們就得出發下農村演出。

村子裡條件特別簡陋,別說場院,就連棚子都沒有。

兩個拖拉機背對背對接好,放下兩側的車幫,這就相當于是一個舞臺了。

大褂裡套著軍大衣,但凜冽的北風一吹那真是分分鐘透心涼。

可別看天氣冷,場子被他倆搞熱了。

說學逗唱使出渾身解數,他們把底下的老鄉們逗笑得前仰後合,還得了一個美譽——「郊縣天王」。

在臺上熱熱鬧鬧,可下了台就得面臨殘酷的現實了。

一場演出到手只有幾十塊,還得來回奔波從早演到晚,還不一定每天有活,那些日子熬得是真的苦。

于謙常常一邊抽煙一邊惆悵,「唉,這苦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于謙收入不固定,所以妻子白慧明畢業後,開始在一家小公司做職員,一個月工資2000塊左右。

妻子一心支持他的事業,兩年家中消費幾乎都靠她的兩千塊工資撐著,從來也沒有半句怨言。

可作為男人,作為丈夫,一直依靠妻子怎麼也不是一回事,于謙愁得頭髮大把大把地掉。

那時德雲社剛創立不久,還是個小攤子,叫北京相聲大會,郭德綱叫他有空的話過來「玩」。

于謙到了一看,發現也沒比露天環境好多少,就頂上多了一個鐵皮蓋子。

夏天熱冬天冷,趕上下雨天,雨聲劈裡啪啦打在蓋子上,吵得根本聽不見聲音。

最難過的還是沒有聽眾,有時一下午就賣出四張票,更有甚者一下午就賣出一張票,臺上人比台下還多。

不過,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總是格外有勁,雖然德雲社發展艱難,幾乎入不敷出,可憑藉著這份熱愛,大家還是撐起了這份門面。

2004年,于謙正式加入德雲社,他和郭德綱至此成為相聲圈的黃金搭檔,一路扶持、不離不舍。

05

2005年下半年,三天接待了70多家媒體,于謙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們似乎是火了。

場子裡不再是零星幾個人,而是幾乎場場爆滿,一票難求。

德雲社十周年大返場演出結束後,觀眾起身鼓掌半小時不願離去,回想這幾年的風雨,他不禁淚濕臉龐。

也許正是過慣了奔波的苦日子,面對突然的爆紅,于謙有點「飄」了。

他說,那兩年感覺心態變了,整個人都是浮腫的,根本坐不住。

總是不停地琢磨自己以後要幹什麼,怎麼幹,結果幹啥都沒法踏踏實實靜下心。

時間褪去浮華,于謙才慢慢清醒了過來,他不願追名不想逐利,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求一個「自在」。

于是乎專門在大興買了塊地,蓋了間院子,引進了十幾匹矮馬,

甚至還養了梅花鹿、孔雀,院子裡挖上魚塘,坐擁60畝地,實現了當「動物園園長」的夢。

于謙愛玩愛樂,但卻不是玩物喪志,為此他還專門出版了一本書《玩兒》。

他說,其實什麼都是玩,相聲是玩,動物園也是玩,只是這個「玩」也是要認認真真的。

玩兒充實生活,填補空虛,躲避了工作之餘的憂愁煩悶。

閒暇之時,叫上社裡的夥伴,大家一起喝酒吃烤肉,談天說地,何樂而不玩兒呢?

就連郭德綱也不得不佩服,「他這輩子比我值」!

06

相比郭德綱的嫉惡如仇,于謙就顯得有些人淡如菊,或許正因為性格反差,他們才成為最默契的搭檔、最親密的朋友。

他們相識于落魄之際,一起破世俗,遭白眼,一起登上春晚舞臺,一起奔赴全球巡演。

2010年,德雲社的生死年。

數名骨幹弟子出走,和電視臺紛爭雪上加霜,被迫停業整頓,一時之間風雨飄搖。

人心動盪、四面楚歌時,于謙堅定表態「只要郭德綱不說話,永遠不離開德雲社」。

面對媒體尖銳挑撥「為什麼沒有德雲社股份」時,他笑嘻嘻反問「憑什麼要股份,掙得就是那一份演出錢」。

這麼多年,他們兩個從來沒起過爭執紅過臉,就連兒子也交給對方教養,開玩笑「互為人質」。

于謙的大兒子叫于思洋,後改名為于梓傑,自2006年出生就站在了金字塔頂。

六個月大還在繈褓的時候就拜郭德綱為師傅和義父,雲字輩排行老五,藝名于雲霆,岳雲鵬都得叫他一聲師哥。

這大小子在相聲上特別有天賦,四歲半的時候就能上臺唱一曲十三香,機靈可愛,萌翻全場,被大家戲稱「郭小寶」。

于思洋表現欲還特別旺盛,每每在師兄弟表演結束要散場的時候,抓住最後的時間跑上臺講上那麼一段。

2020年學校彙報演出時,于謙還專門上臺給他做捧哏,他也毫不怯場嘴皮子賊溜兒,一頓輸出大有青出于藍之勢。

二兒子于庚印,13年出生,也是從小拜入郭德綱門下,雲字輩排行十三,藝名于雲田,

是目前德雲社年齡最小的弟子,被大家寵稱「郭二寶」。

相比于哥哥,于庚印似乎把興趣愛好放在了馬術上。

2020年底,7歲的于庚印曾在北京青少年馬術場地障礙賽拿下第四名的好成績。

于謙和郭德綱也常常互開玩笑,要不是兩人都不巧生了兒子,娃娃親肯定是要結一個。

如今,53歲的于謙還在奔赴于他的事業第二春,

自從和郭德綱憑藉相聲闖出名聲後,曾系統學習過表演的于謙便成了各大製片人的香餑餑。

2019,于謙憑藉主演電影《老師·好》獲得了第11屆澳門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一舉奠定了在影視圈兒的地位。

而白慧明則負責馬場的後勤工作,以及徒弟們和兩個兒子的生活學習。

如今43歲的她臉上根本看不出歲月的痕跡,更像是一小閨女。

兩年前,兩人參加節目《幸福三重奏》時,很多人都替白慧明打抱不平,在鏡頭裡,于謙似乎只有朋友、釣魚,常將白慧明「扔」在房間獨處。

在鏡頭前都如此不顧及妻子的感受,那在生活裡可想而知。

但換一種角度思考問題,白慧明平時一大堆事和人都需要她操持,難得清靜一下也是種休息的方式,可能于謙的意在此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