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曾調侃道:「你說那老先生得多恨我,給我介紹岳云鵬這麼一棒槌」

郭德綱曾調侃道:

「你說那老先生得多恨我,

給我介紹岳云鵬這麼一棒槌!」

德云社危急時刻,

郭德綱對他說道:

「有個詞叫臨危受命,

以你的文化水平,

未必知道這四個字什麼意思。

但你如果說,

不犯他們那些個毛病,

踏踏實實地做人,好好做藝,

師傅能讓你紅。」

岳云鵬幸不辱命,

帶領德云社一飛沖天,

重新屹立在相聲界的金字塔尖。

14歲輟學「北漂」,

打零工艱難求生,

如今37歲5次登上春晚的舞臺,

成為名聲響遍全國的閃亮明星,

岳云鵬經歷了什麼

01

1985年,

岳云鵬出生在河南濮陽的一個貧窮的村莊里。

家里世代農民,背朝黃土面朝天,

5個姐姐已經拖垮了本就不富裕的家庭。

但在「重男輕女」的農村,

沒有兒子就成了「絕戶頭」,

父母在村里人面前低人一等,抬不起頭,

他的出生承載全家人的希望。

全村都為岳家人高興,

召集大家集資放電影慶祝。

還陷在喜得貴子中的爸爸十分興奮,

這部《喜盈門》男主角「龍剛」的奮斗勵志故事讓他很感動,

靈光一現,

他就被取名為:岳龍剛。

小岳岳一天天長大,

家里漸漸窮到揭不開鍋。

農閑時,

夫妻二人為了維持生計,

接替前往外地打工,

依舊杯水車薪,日子過得很是艱難。

他吃過最好吃的,

就是過年的時候包的油水十足的餃子。

平日父母不在家,

五個姐姐輪番照顧他,

吃飯時唯一的雞蛋總是出現在他碗里,

姐姐們穿小的衣服改一改,

就穿在了小岳岳身上,

她們紛紛調笑他是「六妮兒」。

家里房間很少,

自懂事起,

他從來沒有單獨的床睡覺,

每天和三姐、四姐、五姐擠在大通鋪上,

一張床有八條腿才勉強支撐住。

早上他醒過來,

經常發現自己已經滾到地上。

直到男女不同席的年紀,

爸爸將牛棚的偏房收拾出來,

用木板釘出一張床放在里面,

他開始夜夜和牛作伴。

有一年,地里收成不好,

全家緊衣縮食,

小岳岳差點餓暈在院子里,

家里人連忙從鄰居奶奶家借了一斗米,

省下來自己的口糧緊著留著他吃。

父母在他六歲時又生下了弟弟,岳雪剛,

7個孩子的壓力頂在頭上。

大姐二姐外出打工,

家里無人照顧他們不能離家太遠,

夫妻倆商量想辦法做點小生意,

在村里開起了饅頭坊。

起早貪黑地忙活,

每天要蒸八九百個饅頭,

忙到昏頭昏腦。

有一次,

媽媽壓面的時候忍不住困意打了個盹,

手一下子卷進機器里,

手指直接被削掉一截。

媽媽強忍痛意找醫生簡單包扎一下,

沒舍得去醫院檢查,

就此落下了殘障。

看著家人們不辭勞苦的忙碌著,

個個面黃肌瘦,

卻總是把最好的放到他面前,

力所能及的寵愛著他,

小岳岳在心里暗暗發誓:

長大后一定賺大錢,報答他們。

上小學時,

老實憨厚的他經常因為穿著滿身補丁的女士衣服,

被村里的孩子和班上的同學笑話,

嘲諷他「不男不女」、「花姑娘」等等。

他絲毫不為所動,

這些衣服都是姐姐們對他的愛,

他覺得很幸福,

從不向父母吵鬧要新衣服。

一次,

同學們把他推搡到角落,

指著罵他是「娘娘腔」,

還說他被5個姐姐帶成了小姑娘,

正當小岳岳難堪不已的時候,

來上課的老師聽到這番言論,勃然大怒,

當場批評起來他們,

并要求向他道歉。

安慰他說:

「衣服漂不漂亮不重要,穿著舒適才最重要。」

他感激的向老師點頭,

這句話也被他深深地記在心里。

升入國中,

姐姐們紛紛輟學,

去大城市打工補貼家用,

把讀書的機會留給小岳岳。

但家里雜務纏身,

一家人都是半個文盲的情況下,

他也沒能基因突變,

成績一直不太理想,

一直不討老師們的喜歡。

有一天,

班主任突然在課堂上當著眾人的面,

用諷刺的語氣大聲斥責他:

「68塊錢,這都拖了多久了,

你要還交不上學費,就別來念書了。」

靦腆的岳云鵬向來在班上存在感不高,

猛然被全班同學和老師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盯著,

他黝黑的小臉瞬間紅透。

自尊心被扔到腳下,

他不堪受辱跑回了家,

不管父母怎麼勸都不再去學校。

平復好情緒,

他略帶委屈的說:

「我不是讀書的料,

我要去打工賺錢。」

02

1998年,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

14歲的岳云鵬帶著對大城市的憧憬,

跟著在紡織廠做女工的五姐,

踏上了開往北京的綠皮火車。

沒想到的是,

紡織廠不收未成年工人,

更何況他只有小學文憑。

剛剛見識到繁華的大都市,

生活就給他一記重錘。

好在,

老鄉好心介紹下,

他找到在電機廠當保安的工作,

日夜顛倒,每天看守在大門口。

還沒適應值夜班的他時常困得打瞌睡,

一個月下來工資沒賺到,

還被扣的倒貼40塊錢。

為了讓自己清醒,

他去超市買了一盒最便宜的香煙。

巡邏值班的時候只要開始犯困,

就把煙夾在手上,

沒注意睡著的話,

煙灰會燙的燒手,立馬驚醒,

精神起來就可以繼續巡邏。

幾個月過去,

他早已適應好這份生活不規律的工作。

身體遲來的水土不服,

讓他發燒到起不來床,

病了兩天起來準備回到崗位,

卻得知已經被開除了。

原來是他病得厲害,年紀太小,

負責人怕承擔責任,

干脆直接讓他「滾蛋」。

岳云鵬沒有被一次挫敗打敗,

在北京一年下來也攢了一點積蓄。

他嘗試學習電焊,

從學徒電焊工做起,

可惜電焊的工作環境讓他極其不適應,

身體受不住,只好放棄。

這時北京的經濟水平飛速發展,

飯店人滿為患,到處都在招工,

既不要求學歷又能賺到錢的服務員被他一眼看上。

沒有經驗他就從清潔工做起,

憨厚靦腆的岳云鵬總是被忽略的那一個,

最遭人嫌棄的掃廁所的部分總是分到他的頭上。

他依舊兢兢業業,從不抱怨,

把廁所打掃的干干凈凈。

一天,

他在廁所拖地,

老板醉醺醺地跑進來直接吐在了地上,

踉踉蹌蹌地走到馬桶邊又吐了個痛快。

他看了看地上的慘狀,

沒吭聲把地板收拾干凈。

老板清醒過來發現狼狽的樣子被看到,

心想:

這也太沒眼力見兒了,地板難道比我重要?

越想越生氣,

岳云鵬就被炒魷魚了。

他又繼續不停地找工作,

由于年齡太小,一直沒有穩定下來。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飯店的工作,在后廚看蒸籠,

沒有做多久,

就被后廚的關系戶「頂」了這份清閑的活計。

雖已經習慣總是被開除的命運,

依舊止不住的傷感。

五姐看到他如此坎坷不順,

為了安慰他,

攢下兩個月的工資給他買下人生第一部手機,

方便聯系家里,

也能在外面多謝面子,直起腰板。

岳云鵬被開除沒有哭,

水土不服生病沒有哭。

但看到這部嶄新的手機,

他再也忍不住,痛哭流涕,

邊哭邊想:「以后一定要對姐姐們千倍萬倍的好。」

隨后,

他開始在飯店做服務員,

又累又苦也一聲不吭,

吃苦耐勞,十分能干。

幾年過去,

從最開始的青澀靦腆,

蛻變成一名合格的服務員。

他省吃儉用,省下來的錢都寄回家補貼家用。

日子越來越有盼頭,

一心想著早日升職,

成為領班能領更多工資,攢錢回家娶媳婦。

哪知道有一天,正值假期飯點,

岳云鵬在店里忙的焦頭爛額,

誤把其他桌的啤酒記在了5號桌上。

結賬時顧客發現后當場爆發,

他第一時間鞠躬道歉。

對方絲毫不買賬,

借著酒意揪著這6塊錢瘋狂辱罵。

他看著大廳混亂的局面,慌張的不行,

說盡好話,表示這單由他付錢,當做賠償。

男人更加生氣:

「你當我付不起這三百多塊錢嗎?!」

推翻面前的桌子,

指著他罵了整整3個小時。

餐廳經理前來調解也沒有用,

最后以他被開除告終,

才結束了這場鬧劇。

好不容易得來的穩定生活就這麼被輕松打破,

曾經幻想的美好未來成了消失的泡沫,

岳云鵬真的好恨,

他絕望的不知前路如何走。

這時餐廳的同事大姐站了出來,

懇請經理讓他在宿舍多留幾天。

騰出一床被子讓他用,

看出他的不對勁,

請假陪著他到處找工作,

安撫鼓勵、照顧他的情緒,

這位大姐姐就像太陽一樣照亮著前方的路,

讓他順利度過這段絕望的日子。

岳云鵬重整旗鼓,

來到潘家園附近的「海碗居」做服務員,

待遇很好,每個月能領1000多的工資。

老板對實在、勤勞的他特別喜歡,

但他話少、內斂,

同事們和他關系一般,

偶爾還喜歡一起擠兌他。

一次,

他實在氣極,忍無可忍,

和一名叫孔德水的同事在后廚扭打起來。

打到一半就被來檢查的老板發現,

他戰戰巍巍不敢說話怕被開除。

老板笑著說了句:「年輕氣盛啊。」

既沒有重罰或者開除他們,

反而攛掇兩人在聯歡會上臺演雙簧。

岳云鵬硬著頭皮和孔德水排練節目,

兩人在相處中解除了誤會,

表演時默契十足,越說越順。

恰好來吃面的趙鐵群老先生因脾氣太差,

遭到同事們的嫌棄,

他被推上前招待,

卻意外受到老先生的喜歡,

相處一陣后漸漸相熟。

趙鐵群看到他嘴里總嘟嘟囔囔的,好奇詢問。

對兩人的雙簧十分感興趣,

他和孔德水正好需要在人前練習,

直接完整的來了一段單獨的表演。

趙鐵群招呼他倆,說道:

「你倆嗓子挺不錯的,

我給你介紹個人,跟著他學相聲去吧。」

此時郭德綱剛拜侯耀文為師,

德云社還只是雛形。

岳云鵬偷偷上網查也查不到任何消息,

更何況說相聲還沒服務員賺得多,他并沒有心動。

不想辜負老先生的心意,

他和孔德水白天面館空閑的時候,

就結伴去免費聽相聲,

聽著聽著他們就放不下了。

他糾結了許久,想到:

「做服務員不長久,

有一技之長傍身,

學門手藝總歸是餓不死。」

他向家人交代好情況,

就在趙老先生的推薦下,

拜訪郭德綱,求師學藝。

郭德綱考察一番發現,

他連相聲和小品都分不清楚。

直接說道:

「老先生是有多恨我,給我介紹這麼一棒槌。」

但他眼神中的渴求和一身實在的氣質打動了郭德綱,

岳云鵬就此拜師,

郭德綱親手寫下藝名:岳云鵬。

云鶴九霄,云字輩,

鵬取自「大鵬展翅」之意。

03

德云社正處于初創時期,

其中人員混雜,徒弟數不勝數。

岳云鵬半路出家,沒有半點基礎,

說話都操著一口河南口音,

只能從打雜開始做起。

端茶送水、打掃劇場、擦桌子喂狗,

累活臟活他全得包圓,

時不時還被師兄弟嘲笑、戲弄一番。

他沒有氣餒,

每天不到四點多起來練習繞口令,

拿著報紙朗讀、鍛煉普通話。

掃地的時候都在背相聲本子。

空閑時間惡補文化知識,

不懂的時候不恥下問。

時光飛逝,一起入門的孔云龍,

也就是從前的孔德水,

已經上臺表演過幾次,被師父大加贊賞,

他心里止不住的失落和委屈。

2005年,

岳云鵬終于迎來了上臺的機會,

首次登臺表演《雜學唱》,

緊張倒退都在發抖的他,

演了三分鐘不到就被觀眾起哄「下來咯」,

在上臺依舊沒有好轉,

連著被轟下來兩次。

他既懊惱又自責,在后臺嚎啕大哭。

郭德綱開解道:

「該讓你上的時候自會讓你上,

不到你的時候,上去你也受罪。

你把這事干砸了,日后你都干不了這行了。」

此后,他只能繼續干雜活,

許多中層看不下去,

聯名上書,想把岳云鵬趕出德云社。

郭德綱獨自在屋里思考了一陣,

召集眾弟子,當眾說道:

「我讓他掃一輩子地,也不想讓他走。

他只有兩個選擇,

回家種地和在這兒待著。

你們忍心看著這麼一個小孩回家種地嗎?」

他知道以后悄悄在被窩里哭了一場,

決心百倍千倍的努力也要學好這門手藝。

兩年后,

他終于再次登臺,

但此時德云社眾星閃爍,

他只能在其中夾縫生存。

不久后,

德云社去到河南演出,

岳云鵬看著臺下的老鄉興奮極了,

不小心搶了師兄曹云金的話。

曹云金本就看他不順眼,

在臺上當著眾人的面沖過來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大聲辱罵,甚至動手抄起椅子,

其他師兄連忙勸架,

對外宣稱是提前設計好的段子。

此后,

他和曹云金頗有勢不兩立的架勢,

他被對方帶頭孤立起來,

只能暫時低調精進業務能力。

事業不順,

但岳云鵬已經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紀。

父母和姐姐們對他的人生大事十分關心,

在家人的三催四請下,

經過媒人介紹,他和鄭敏相遇了。

鄭敏小他兩歲,大學畢業,是名護士,

兩人學歷、工作都相差甚遠。

第一次見面,

他騎著腳踏車,瞇著小眼睛,長相很不起眼,

鄭敏對他的印象并不好,

他卻對鄭敏一見鐘情,

很有好感但不敢唐突。

直到姐夫生病住院,

只有在家休假的他能幫忙照顧。

岳云鵬和鄭敏再次相遇,每天都能碰到面,

兩人漸漸相熟,

他細雨云無聲的開展追求,

鄭敏發現這個男人踏實、孝順、有擔當,

很快兩人就確定了戀愛關系。

鄭敏選擇拋下穩定的工作,

跟隨他到北京闖蕩。

愛情順風順水,家人又遭危機,

2009年,媽媽突發心臟病,

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關鍵時刻郭德綱拿給他十二萬,

讓他把媽媽接到北京,給他介紹醫生,

媽媽這才轉危為安,

岳云鵬對師父的感情越發深厚,

把師傅當成親爸看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德云社到了生死存亡、步履維艱的時刻。

何云偉和李菁、曹云金和劉云天先后出走,

在師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高調對外宣布。

郭德綱在危機時分,

立刻著手培養一批人品為重的得力干將。

對岳云鵬說道:

「你踏踏實實做人,

好好作藝,師父能讓你紅。」

他受寵若驚,蟄伏多年終于有了用武之地。

在曹云金等人得意攬財的時候,

郭德綱帶領一眾徒弟低調學藝,

專心在小院子突擊相聲段子,嘗試結合時事創新。

岳云鵬先在父母的期盼下完成終身大事,

順利和鄭敏領證結婚,

婚禮儀式上,

師父帶著所有演出隊前來捧場。

次年,

掃去曾經遮在頭頂的陰霾,

他以破竹之勢迅猛發展。

主演盧衛國執導的喜劇電影《就是鬧著玩的》。

再一年,

岳云鵬的相聲水平進步飛快,

有了專屬的粉絲觀眾,在北京舉辦相聲專場。

不料,有一天正在演出,

接到爸爸意外腦血栓的消息,

急忙請假向觀眾道歉回家照看。

本以為爸爸很快康復,再無后顧之憂。

他跟隨郭德綱和眾多師兄弟前往歐洲巡回演出,

德國站演出前,

他卻收到爸爸去世的消息,

鄭敏幫他送了爸爸最后一程。

岳云鵬強忍悲傷,告訴自己戲大于天

堅持到演出結束才展露情緒。

他不再是曾經的青澀少年,

爸爸的去世讓他更加堅定要成為他們的驕傲。

隨后兩年,

他接連兩次登上春晚的舞臺,

和孫越的相聲表演受到了全國觀眾的喜愛。

《煎餅俠》的上映,

帶著他和《五環之歌》火遍兩岸三地,

幾乎無人不知「小岳岳」的名號。

《歡樂喜劇人第二季》舞臺上榮獲冠軍更是讓他風頭無兩,

名氣暴漲,甚至差點追上師父郭德綱。

有德云社做后盾,

岳云鵬開始進擊娛樂圈,

《大鬧天竺》、《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妖鈴鈴》、《鼠膽英雄》等電影的上映給他的事業添磚加瓦。

《了不起的挑戰》、《熟悉的味道第二季》、

《無限歌謠季》等綜藝真人秀讓觀眾認識到他不同的一面。

又過兩年,

他攜孫悅連著兩次登上春晚的舞臺。

最近兩年,

他不再像從前一樣拼命,

保持著高質量的作品產出。

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上映后票房大賣,

他的演技得到影迷的肯定。

岳云鵬吃井不忘挖進人,

陪師父郭德綱一起錄制德云社團綜《德云斗笑社》,

挖掘出許多優秀的師弟,

他的徒弟也在其中熠熠生輝。

近期,《新游記》的上線也引發眾人期待。

成名的艱辛歷程少不了鄭敏的默默扶持,

相識于微時,

她絲毫沒有嫌棄之意。

事業發展,

她不糾結兒女情長讓岳云鵬放心闖蕩。

成名爆火,

她一巴掌打跑他的大逆不道。

事業穩定,

她支持岳云鵬給五個姐姐買房。

忠誠二字是他終身執行的守則,

對師傅忠誠,對愛情忠誠。

只有這樣的堅守,

才讓他一路艱辛卻多次遇到貴人,

最終一步步爬上金字塔頂尖,逆襲成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