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秦霄贤虽然帅,但也有人不喜欢他

微信采访郭德纲什么体验?娱记好像全程在听单口相声,一直对着手机傻乐,人家那边用一本正经的语气甩包袱,金句不断。

郭德纲在优酷做的一档潮派说书节目《老郭有新番》最近收官了,豆瓣评分8.6,评价很不错。大家都想知道他说完了“三国”,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老郭太逗了,感觉一天天脑洞大开的,他说想做个“去农村赶集的节目”;烧饼那样会才艺的可以参加《追光吧》,他和于谦只能去“打追光”;郭麒麟以后不管是演戏,剃头、修脚,能养活自己就行。

下面是老郭的采访实录,大家一起来感受下郭德纲唠嗑有多逗。

问:为什么要开一个“说三国”的节目?

郭德纲:德云社跟优酷关系很好,大大小小的节目啊、各种合作都在这个平台上。你要是让我做个体育节目吧,可能是我真不太爱干,对说书我是很感兴趣的,这个节目做起来就发自肺腑的愿意,觉得这种工作实在是太愉快了。您问《老郭有新番》这个名字是不是我起的啊?我也不知道谁起的,要是我起的话肯定比这个有文化。

问:说完了“三国”下面说什么?

郭德纲:看到大家想让说《西游记》,说什么其实得跟优酷谈。先把“三国”的“前三国”说完了,我那个“三国”分“前三国”“中三国”和“后三国”,现在“前三国”算是告一段落了,然后第二季的话应该是先说明史,《西游记》得往后再排一排。希望第二季快点来吧,第一季的钱已经花完了。

问:今年能看到德云社相声巡演吗?

郭德纲:因为疫情这两年演出受影响很大,巡演受到了阻力,没有办法呢,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啊,盼着疫情能尽快控制好了,今年演出能够多一些,所有观众、演员都盼望这个呢。

问:经典的“我”字系列还会有新作吗?

郭德纲:新节目是永远都会有的,但是也要考虑种种外在因素啊,“你”字系列、“我”字系列,如果愿意的话其实每天都可以弄出了新节目,但是现在环境不太一样了,得慢慢儿来吧。

问:德云社会在哪个城市开新剧场?

郭德纲:筹备中的德云社新剧场一个在山东济南,目前正在盖,今年春节前主体架构都完事儿了,计划拿出一年的时间装修,一共七层楼高,楼里边有四个剧场。在天津西青区,还有其他几个区也都在谈合作,有的在选址,有的在做计划。

问:秦霄贤这些徒弟有的演戏,有的上综艺,为他们规划不同的路线吗?

郭德纲:秦霄贤他们是“一个猴儿一个拴法”,一个演员一个卖法。比如说我们这儿特别正宗的高峰老师,坚持传统相声,坚持走老艺术家路线,但是也会有人不喜欢他。秦霄贤很帅很好,但是爱传统相声的观众也不喜欢他,这就是像卖饭一样,有饭、有面、有饼、有饺子,我们各种款式都有,就看人家观众的心态了,你爱吃什么样儿的,我们这儿就提供什么样儿的。

问:《追光吧哥哥》的徒弟,你觉得表现如何?下一季准备推荐谁参加?

郭德纲:《追光吧哥哥》去年是烧饼,今年好像是尚九熙去的,他们年轻啊,有精神儿。后边我也不知道他们想让我们这谁去,我估计还得是像烧饼和尚九熙这样的。说实话这也不是我们推荐的,孩子们有心气儿,愿意去就去。像我跟于谦老师就够呛了,我们去打追光大概还行。

问:秦霄贤最近还出演了电影,您赞同相声演员去演戏吗?

郭德纲:没有人说相声演员不能演戏啊,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在解放前有一大段时间是在从事话剧,自己租的服装,步行带着一帮人搞话剧团。还有说相声的常氏家族,解放前人家就一直在拍电影,其实这也无可厚非是不是?离着相声表演也近,也不是说都搁小剧场里,天天说相声就是弘扬传统文化了。

问:郭麒麟未来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郭德纲:我没有什么想法儿,人活着不得吃饭嘛,总得干点儿什么是吧?他愿意演戏就演戏,剃头、修脚、种菜,怎么都行,只要他高兴,凭手艺能养活自己,我觉得就很开心。

问:您开玩笑说小儿子安迪是“天津德云社总经理”,会有意培养安迪么?

郭德纲:安迪有时候跟着他妈上班去,就在园子里玩,他也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快七岁了,该上学了,还是好好上学吧。包括郭麒麟那会儿,我本意上也没让他说相声,是后来一步一步推到这儿了,谁知道以后怎么着啊,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干点儿什么都好。

问:想学相声,什么样的条件可以进德云社?

郭德纲:学相声需要三点,第一你得是这个材料;第二你有兴趣;第三还得努力,这三样缺一不可。你是那个材料,老想当科学家,没有兴趣也没用,有了兴趣之后又懒,不愿意练功也不成。现在德云社龙字科已经很好了,好多学生来上学,可以登台实习了。

问:近期还有没有出新书的打算了?

郭德纲:前几天出版社编辑还来了呢,一个是“郭德纲讲三国”会出版,另外我的一个小说,写民国说相声的故事的,也快出版了。后边儿还有“郭德纲谈吃”,就是说各种吃的,也在计划当中,让您见笑啊。

问:和于谦老师的合作有没有新的规划?

郭德纲:我跟于老师这种合作是天长地久的。我们前几个月聊天,我说可以做一个真人秀,我跟于老师带上岳云鹏,干点儿接地气的事,比如去河北农村赶集去,跟老乡们一块儿玩,吃各种东西。我有这个计划,但还没实施呢,哪位要是愿意做,想着找我啊。

问:这些年自己心态是不是平和一些了?

郭德纲:心态这东西跟岁数有关系,还跟生存环境有关系,现在好像好点了,环境越来越改善了。其实原来我也这脾气,我不是一个爱跟人打架的人,有的时候你能怎么办呢?之有同行说,你怎么这么横啊?我说我这么横,你们还欺负我呢。当然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大伙儿岁数也大了,我其实很愿意我们这行的人能聚一起,都是朋友,都是弟兄,那多好,别让人看笑话,但有的事情也不取决于我。

问:之前看龙字科招生鼓励大家报鼓曲社,“来一个要一个”,在传统文化传承上还会有什么大动作吗?

郭德纲:鼓曲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没想到这次德云鼓曲社招生天南海北来了很多人。现在有几个广东学生已经能够演唱京韵大鼓了,福建和四川的在唱单弦,有一个拉萨的藏族姑娘在学河南坠子,新疆乌鲁木齐的孩子在学北方曲艺,这都是几千年也没有过的事情,我们觉得曲艺的魅力还是很大,这是给传统曲艺在续命啊。由于疫情的原因,网上还应该有6000多名曲艺、鼓曲报名的人,还没有办法儿见他们,我很期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