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熟慮之后,郭德綱選閻鶴祥為郭麒麟捧哏,到底看中了壯壯什麼

郭德綱為自己的兒子安排相聲搭檔,絕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而年長郭麒麟15歲的閻鶴祥,從目前來看是一個合適的人選。而且對于郭麒麟來說,他目前說的相聲還是偏于正統,有這樣一位大哥在旁邊站著,有利于他相聲風格的延續。

好捧哏的重要性

郭麒麟進入德云社開始說相聲的時候,只有十五六歲,既然郭德綱攔不住了,既然開始吃相聲這碗飯,郭德綱作為逗哏就應該找一個合適的捧哏。

郭德綱在相聲行摸爬滾打二三十年,他太明白一個好的相聲捧哏是有多麼重要。就拿他自己來說,具有絕對的天分,又有后天的努力,但相聲好多年都沒有說出來,包括和張文順合作的時候,還是能感覺到郭德綱的表演還是受到束縛。直到與于謙開始合作,兩人的默契很快找到,于謙每一句捧哏都那麼舒服,既不冷場,又不搶話,還處處突出逗哏的包袱兒,擴大搞笑的效果,因此兩人才珠聯璧合,郭德綱的名氣越來越大。

對于郭麒麟來說也是如此。郭麒麟沒有他父親那樣的相聲天分,但對相聲也有一份執著的感情,如果下定決心吃這碗飯,就要找一個合適的相聲搭檔。而在德云社眾多的捧哏演員中,閻鶴祥是非常優秀的一位。

閻鶴祥是德云社最優秀的相聲捧哏之一

閻鶴祥有文化。平時都講說相聲不需要什麼學歷,就像郭德綱,以及此前的侯寶林、馬季文憑都不高,但不影響他們擴大藝術成就,但問題在于,在當今這樣的時代,觀眾的文化素質普通提高,如果還只是說著那些老掉牙的相聲和包袱兒,對年輕人就不構成吸引力。

閻鶴祥畢竟是本科畢業,而且平時喜歡讀書思考,小時候對相聲和評書也情有獨鐘,因此在德云社眾徒弟中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存在。

至于閻鶴祥的閱讀和思考如何,聽一下他的小劇場評書《劉漢臣之死》就可以。這本來是一個不那麼復雜的民國故事,但聽閻鶴祥說起來,就沒有那麼簡單。就因為說這樣一部評書,他做了很多案頭工作,閱讀了大量那時候的書籍,另外為了增強直接感受,他還到評書涉及到的很多地方親自去看,在評書中說出第一感覺,這是非常難得的做法。

而且從他評書中評的部分來看,他平時閱讀涉獵的范圍非常廣泛,歷史、地理、社會包括經濟學,他都有集中的閱讀,另外還能由此深入思考。這可能與個人從小的愛好有關,但無疑這些習慣對于他說好評書說好相聲有很大幫助。

另外閻鶴祥并不是死讀書,從評書的表演來看,他對人情世故也有非常深入的洞察,把這些觀察和思考都放入作品當中,絕不像有些演員那樣糊里糊涂地說相聲,哪里樂了哪里不樂也不明所以。

郭麒麟和閻鶴祥互相成全

從年齡來看,閻鶴祥與郭麒麟相差十五歲,這個年齡差說大不算大,說小也不算小。從相聲搭檔規律來看,逗哏年輕一些,捧哏年長一些,這是非常合適的組合。逗哏往前沖嘴沒有把門的時候,捧哏可以富有經驗地攔一下,保證節目可以正常進行。

郭麒麟如今也成為德云社排名靠前的相聲演員,也辦過專場演出,能夠看出他還是在規規矩矩說相聲,而沒有急于學其他年輕演員那樣在臺上撒開了說,撒開了鬧。這與郭麒麟自身的性格有關,與父親的教導有關,應該也與閻鶴祥在一旁的提醒有關。這才是相聲表演的正途,只有保持傳統之上的創新,才可能走得長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