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與李菁:相聲江湖中的一聲嘆息

1. 李菁是德云社創始人之一,對德云社有功

想當年郭德綱的「德云社」還叫「北京相聲大會」的時候,他和老先生張文順以及年輕的李菁三人于天橋創業,雖然比不上劉、關、張桃園三結義那樣氣貫山河,但起碼三人也是真下定決心要在此成就一番事業,不敢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但也要心往一處想,勁兒往一處使。

那時候不管外面是烈日炎炎還是冰天雪地,三位都得站在外邊招攬觀眾去,李菁拿著一副板兒,手里還得忙乎著,天氣冷的時候衣服上渾身都浮著雪,手也僵了,嘴巴也掰不開了,站在雪地里可憐兮兮的,哪里還像個相聲演員,簡直成了丐幫幫主了。

而到了04年,德云社開始有起色了,除了郭德綱之外,張文順和李菁也功不可沒,一個企業從無到有,從冷清到紅火,離不開這三個的努力。

從這一點上來看,不管后來德云社的后輩們認可不認可,它都是客觀存在的,沒有人能夠抹殺李菁在德云社早期創業期間立下的汗馬功勞。

實際上在知名演員當中,最早離開德云社的還有王玥波,應寧,徐德亮等人。但王玥波,應寧始終游離在「德云社」的所謂「編制」之外,他們可能并不能算是德云社正式的演員。但也的確在「德云社」創業時期有過貢獻。而徐德亮作為德云社最早的元老之一,他一度被稱為是「德云社」的4號人物,但他的貢獻其實并沒有被老郭認可。所以郭德綱對于李菁和徐德亮的態度是不一樣的,無論是從藝術角度上,還是從貢獻角度上,徐德亮在郭德綱心目中可能都沒有李菁重要。

在徐德亮走了之后,郭德綱其實在接受訪談中也提到過,德云社就是競爭上崗,有能力的就多拿錢,沒能力的就少賺錢,多少人點名就要看李菁的表演,但沒人愿意看徐德亮的演出。

可見郭德綱對于李菁的認可,對于他的才藝能力,對于他在德云社的重要性還是看在眼里。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李菁在離開德云社之后,郭德綱沒有對他有過太多評價的原因之一。

2. 李菁和郭德綱是平輩,雖退社時機不好,但不存在「背叛師門」之說,屬正常跳槽。

另外一個原因可能來自李菁和郭德綱之間的輩分關系,大家都知道李菁和老郭是平輩,最多算是師兄弟,所以李菁的離開更多像是搭檔之間裂穴,或者合伙人之間撤股,雖然李菁在德云社沒有股份,但早期創業時期他也算是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扶持這個企業上面了,也算是郭德綱的肱股之臣。

大家一起成長,一起從無到有,所以我們很難說李菁和郭德綱之間是誰成就誰,而何云偉、曹云金就不一樣了,何云偉自稱「帶藝投師」,的確,他在藝術方面沒有死學郭德綱,他高中時候就上臺表演了,并且在入德云社之前就在北京拿過相聲方面的獎項了。

當然我們得說何云偉能夠達到后來的水平離不開郭德綱的教導,否則何云偉未必有后來的相聲造詣,并且,何云偉曾經作為郭德綱的愛徒,郭德綱許多徒弟都說過,當年何云偉在眾多徒弟當中地位最高,老郭知道愛徒喜歡吃魚,所以家里一做魚就要叫上何云偉,擺滿了一桌子酒菜,眾多入室弟子圍坐在桌旁饞的直流口水,可何云偉沒進門,誰也不允許動筷子,這就是老郭定下的規矩。

在外面演出,上節目,郭德綱都會帶著何云偉,跟媒體夸贊自己的愛徒,按照郭德綱自己的話講,何云偉沒怎麼讓自己著過急,這個孩子聰明機靈,天生是說相聲的好苗子。老郭對他的藝術評價非常高,早期何云偉能夠拜郭德綱為師,還是老郭欽點的,他是真愛這個孩子。

然而郭德綱如此疼愛何云偉也沒換來何云偉對他的孝順,在德云社風雨飄搖之際,何云偉選擇了離開,并且和侯耀華之間的師承關系還搞的不清不楚,這極大傷害了老郭的心。

另一位徒弟曹云金,作為「德云四少」之一,曹云金的天賦不及何云偉,也沒有何云偉那樣受到更多的重視,甚至據曹云金說,師父還收了自己的學費(何云偉曾在直播當中表示沒收過自己的學費,但確實收了曹云金的學費),但曹云金和何云偉可不一樣,何云偉是中央民族大學的本科生,并且是就是北京本地人,將來就不是從事相聲行業也餓不死。

但曹云金和郭德綱一樣,他是北漂,來北京討生活的,剛到北京的時候他什麼都不會,就是一個愣頭青,要文憑沒文憑,要手藝沒手藝,他甚至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作為郭德綱的入室弟子,郭德綱一句一句給他說活,一天一天教他本事,他能像后來那樣過上體面的生活不能不感謝郭德綱,這是一定的。

而這些問題在李菁方面都不存在,首先李菁的本事不是郭德綱教的,他也不是郭德綱的徒弟,更不是受益于德云社這個金字招牌,甚至可以說是李菁和張文順幫助郭德綱把德云社捧起來的,大家是合作關系,理念不同那就分道揚鑣,大路朝天各走半邊,最多算是互不相欠,郭德綱說不出李菁的不是來。

3. 李菁退出后沒有像何云偉、曹云金、徐德亮那樣對郭德綱發表過負面言論

我們可以說李菁情商高也好,或者說李菁確實和郭德綱一起創業,兩人有更深厚的感情也罷,亦或者說他們之間根本不存在太多的親情,師徒情,等情分,我們能感受到曹云金和郭德綱之間是互相敵視甚至是互相仇恨的,但李菁確實犯不上。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還各自飛呢,你又怎麼要求李菁一定要跟你一起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共渡難關呢,李菁當時能夠捧著德云社也是看到了當時德云社的前景,后來他離開也是因為他看不到德云社的未來。

在李菁看來,德云社后來的模式嚴重偏離了他最開始的設想,他不希望德云社變成一個相聲培訓班,招了100多人擠在后臺里,實在不像話。尤其是他看不上后來德云社那些根本不具備相聲才能的演員在舞臺上搞得不倫不類,把相聲說成了二人轉。

也包括德云社的薪資分配方式,管理模式,這些都不令李菁所滿意,并且當時北京臺和德云社交惡,李菁做出了他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

如今李菁成為了北京曲藝協會的領導,是有了組織和頭銜的國家級演員,你難說李菁的選擇就不是正確的。

我們可以說李菁市儈也好,不念舊情也罷,但終歸人還是會棄暗投明,一個人對于自己未來的事業也會有自己的規劃和想法,就像當年他奮不顧身投身在德云社「三人幫」當中一樣,后來他也奮不顧身做出了又一個人生的選擇,不管這個選擇是錯還是對,一個成年人只需要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后果就可以了,畢竟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然而對于老東家,李菁雖有不滿,但他沒有把矛頭指向過郭德綱,他認為德云社的盲目擴張并不符合一個正常的相聲團體模式,他對于德云社創辦相聲班也有自己的看法。

但李菁卻沒有對郭德綱的人品有過評價,在離開德云社之后,他也給過德云社忠告,希望他們能夠真正關注相聲,能夠聘請一位專業的管理人員來安排整個德云社的演出分配和薪資分配,而不是把德云社發展成一個小家庭團體式「一言堂」企業。

其實我們看到李菁當時的那些建議對今天德云社后來的成長都是有幫助的,今天的德云社在管理方面就非常正規了。

結語

其實李菁和郭德綱之間的微妙關系體現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郭德綱今天任何的徒弟,不管內心當中有多崇拜自己的師父,有多心疼自己的師父,他們也沒有真正看到過郭德綱落魄時的樣子。

而只有李菁,張文順,他們三個人一起經歷過德云社最艱苦的歲月,一起挨餓,一起受凍,一起拼搏,一起打下了江山,所以最能理解郭德綱的其實反而是李菁,最難得的是他們兩人都沒有互相拆臺,這是作為這一代相聲人獨有的江湖義氣,他們捍衛了傳統相聲人的俠義精神。

而李菁的離開對于郭德綱來說,以及對于李菁本人來說其實都未必是壞事,畢竟人各有志;一山難容二虎,真正有本事的人,又豈能屈居于他人之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