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8大史詩級現掛,德云董事長王惠也敢懟,一句爸爸抱抱太神了

在德云社里面,神人非常多。于謙絕對算得上是一個。于謙作為一個捧哏,簡直就是埋沒了他的才華。

他在舞臺上的時候簡直就是包袱不斷,他的現掛讓郭德綱都完全無法招架。

狠起來連德云社的董事長王惠都敢懟,曾經在舞臺上的一句爸爸抱抱簡直是太神了。你知道哪一些呢?今天就讓我們盤點一下。

點個贊,好運不斷,感謝大家的支持。

首先第一個現掛當然就是替郭德綱出頭。

于謙一向都是不參與相聲界的是是非非的,他一直都是比較低調,也喜歡做一個閑云野鶴。但是只要是郭德綱受欺負了,謙大爺絕對不樂意。

當初德云社正是好事臨門,德云社分社開業,那是一片熱鬧的景象。

但是偏偏這個時候,曲協又開始了,曲協在那個時候發表了一個倡議書,這份倡議書里面針對相聲界的很多事情都做出了規范,包括拜師、家譜等等。

很多網友都猜測曲協這是又針對的德云社啊,按照倡議書里面說的,那德云社做得不規范的事情可太多了。

所以正是分社開業的時候,德云社又再次受到了輿論的攻擊。就在開業演出現場,于謙就開始砸卦了。

當時于謙和郭德綱是作為大家長介紹演出節目。等到介紹《哭四出》的時候,于謙一下子好像就想到了什麼,說了一句,這個節目好啊,這不就是含著眼淚笑嗎。

現場的觀眾也是秒懂,都知道于謙這是現掛,郭德綱也是被于謙的這一句話嚇出了汗,沒有繼續接話,不然就真的不好收場了。

原來之前曲協就說過相聲作品不能夠低俗,不能夠淺顯,要含著眼淚笑。

很多人也是表示不理解,聽個相聲本來就是為了開心的,哈哈大笑就完事兒了,干嘛非得哭呢。也難怪謙大爺會現場砸卦了。

第二個就是讓郭德綱都嚇出汗。

有一次在舞臺上,郭德綱照例表達對于大爺的感激,這麼多年,于謙一直對自己不離不棄,不管發生了什麼,兩人都一直搭檔,所以郭德綱說感謝這麼多年的照顧,要報答于謙。

于謙也附和說實在是客氣了。郭德綱繼續有點皮地說,報答?暴打你。

本來就是郭德綱想活躍下氣氛,不過沒有想到給于謙抓到了小辮子。

于謙不慌不忙地說暴打我?你可別打我,我有記者證。

這一下簡直就是噎得郭德綱說不出話來,直接是嚇出汗來,可能郭德綱也實在是沒有想到于謙還會突然提起這件事情。

其實這件事情也算是德云社的傷疤了,當初德云社本來就面臨內憂外患的,沒有想到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當初因為郭德綱被質疑圈地,所以有電視臺的記者上門調查,還進行[偷.拍],私闖住處。

郭德綱的弟子就打了人,而這件事情產生了很不好的影響,網上全部都是罵郭德綱的,后來德云社也直接停業了,調整了很久才再次開業。所以這也算是一個比較黑暗的歷史了。

當然針對這件事情的砸卦,于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這一次不是在舞臺上。因為電影的拍攝,于謙和吳京還有馬未都一起宣傳。

到了機場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多的記者等著了,那是圍得水泄不通,幾個人完全就無法挪步,實在是苦惱。

于謙這個時候就在人群中,冷不防地來了句:我們不打記者了。這句話也是讓現場的記者秒懂,也讓現場的氣氛歡快不少。

第四個就是砸卦董事長。

在舞臺上的時候,有一次說著說著,郭德綱就把王惠稱為綱太,不過于謙就表示不理解了,您這綱太說的是誰啊。

郭德綱一臉害羞地說,就是郭德綱得太太。于謙這下就懂了,不過于謙馬上就說,可惜了一味好藥啊。

這不是砸卦王惠嗎,連德云社董事長都敢隨便砸卦,也就于謙一個人了。

不過郭德綱就很無奈了,實在是沒有想到自己的老搭檔居然會現掛,而且這進攻型的捧哏,郭德綱也是不敢惹,畢竟謙大爺的威力太大了。

第五個那就簡直是太神了。

有一次,于謙在舞臺上給郭麒麟當捧哏。

郭麒麟就非常一本正經地按照臺本說詞,郭麒麟說起自己和于思洋的趣事兒,看著小小的于思洋,于是就想和于思洋親昵。

對著于思洋說:叫哥哥,哥哥,說著還伸出手模仿當時的情景,然后又說了一聲,叫哥哥,哥哥。

沒有想到這一次,臺下的一個男性觀眾就直接大喊,哥哥!

郭麒麟顯然是沒有想到會有觀眾在現場叫自己哥哥的,于是就楞在了舞臺上,這個時候于謙倒是反應得非常迅速。

對著臺下的這個男性觀眾就伸出了手,說:誒,兒子,爸爸抱抱。

這一下也就讓現場的觀眾哈哈大笑,這個觀眾本來就是逗一下郭麒麟,沒有想到直接讓于謙占了便宜去了。于謙的這個反應也實在是太迅速了,不得不讓人佩服。

第六個是一次在相聲演出現場

很多觀眾都是會現場送禮的,比如送花,送些小玩意什麼的。不過每次郭德綱都非常傲嬌地說送禮物還不如送錢呢。

其實郭德綱也是開玩笑,有一次,有個觀眾真的就直接送錢送到了舞臺上。

郭德綱這下就尷尬了,自己之前只是開玩笑啊,于是就說錢不行。

那個觀眾也是有點不知所措,感覺是不是做錯了事情,就在事情不知道如何收場的時候,還是于大爺一句:我們只賣藝。

于謙的反應真的是很快了,這一下不止體現了他的情商,而且還讓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歡快了起來。郭德綱也是慶幸還有這個搭檔在啊。

第七次是有一次返場

于謙和郭德綱在正前方說著話,身后就站著德云社的演員們。然后應觀眾的要求,郭德綱喊了孟鶴堂上臺表演。

孟鶴堂說自己只會一個,于是他就開始唱歌了,不過他也沒打算好好唱,唱起了西游記主題曲,還故意改詞,唱著:我牽著擔。

觀眾也是被逗得哈哈大笑,于謙一下子就有了一個現掛,說:多疼啊這個。于謙又在默默開車啊,現場的人都是秒懂,演出氛圍也是被炒熱了。

第八次是調侃郭德綱的身高。

當時是于謙正和德云社弟子搭檔演出,這個時候,演出現場就有人送來了花籃,花籃直接送到了舞臺上。

于謙看著高高的花籃,直接就說,這幸好不是你師傅在臺上,如果是他,那都被擋得看不見了。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于謙的攻擊型捧哏也是讓郭德綱吃了不少苦。

德云社的弟子出走,一直都是郭德綱心里的痛,也不怎麼在公眾場合提起,不過于謙倒是經常拿這件事情砸卦,讓郭德綱也是沒有脾氣了。

不過于謙的現掛那都是高情商的,也處處維護郭德綱,難怪他們能夠搭檔這麼久了。

你覺得呢?歡迎在評論中留言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如果你也喜歡我的分享,就給我點個贊吧,感謝大家的支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