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的德雲社,能否「沖出重圍」?

看著開心麻花和大腕娛樂在央視春晚上陪著全國觀眾跨年,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沒有現身的德雲社。

央視春晚,一直都被稱為語言類節目的「試金石」。

尤其是相聲領域,原本央視春晚分配給相聲的節目數量就較少于小品,而作為相聲行業中的龍頭,德雲社能否站上央視春晚的舞臺,其背後就有著更多更深層次的意義。

值得一提的是,德雲社首席大弟子岳雲鵬搭檔孫越已連續4年站上央視春晚舞臺,為德雲社撐足了場面,但這一傳統在今年並沒能延續。

而一直與德雲社和郭德綱處于「相對對立」的薑昆,卻時隔4年後重返央視春晚舞臺,將自己的成名作《虎口遐想》進行了創新,為觀眾帶來了《新虎口遐想》,以呼應虎年。

上一次薑昆登臺,同樣不見德雲社的身影。

央視春晚,郭德綱或許並不在意,因為他接地氣的相聲在央視春晚這樣的場合並不能發揮最大效益,因此郭德綱經常光顧地方衛視的春晚。

可今年在地方台春晚上,郭德綱也「消失」了。

虎年天津衛視推出了相聲春晚,即便是如此豐盛的「相聲晚宴」卻依舊沒能看到郭德綱身影。

而在另一邊的山東衛視,德雲社已經錄製好的節目被意外拿掉。

接連在2個衛視碰壁,為郭德綱的虎年春晚之旅畫上了句號,也同時給德雲社畫出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四面楚歌」的德雲社,這一次還能不能平穩著陸?

01 內憂,德雲社的煩心事

或許郭德綱對于上央視春晚並沒有太大的想法,但他很清楚對于德雲社而言這其中的重要性,否則也不會鼓勵自己的徒弟站上春晚。

央視春晚,象徵著認可與地位。

不巧的是,今年唯2的兩檔相聲節目被曲協包圓了。可能有的觀眾還不知道,盧鑫已經當選了西安曲藝家協會的副會長,走上了「雅」之道。

雖然郭德綱曾多次公開表示自己與官方相聲群體之間沒有任何矛盾,但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觀眾已經默認相聲分成了兩派:雅與俗。

幾年前,郭德綱的受眾面明顯更高。

但在2016年之後,憑藉《歡樂喜劇人》拿下浩天聲勢的德雲社,吸引力與關注度正在悄悄減弱。

那時,對于想要憑藉說相聲成名的新人而言,德雲社就是那趟快車。但現在,情況也稍稍有了改變。

例如近幾年發展勢頭迅猛的盧鑫和玉浩,這2位冉冉升起的相聲新人,就曾經3次拒絕德雲社拋出的橄欖枝。

在2016年的《笑傲江湖》節目中,盧鑫玉浩一路過關斬將,擊敗了德雲社相聲演員拿下了全國總冠軍。

郭德綱也敏銳地觀察出兩位新人的潛力,並在節目中表示,「願意上德雲社來嗎」?盧鑫玉浩卻婉拒了郭德綱,稱要回去好好考慮考慮。

此後在節目中,郭德綱2次邀請盧鑫與玉浩,均遭到拒絕。

德雲社在春晚上「吃了虧」,沒過幾天又有點不順,尤其是幫主郭德綱。

所謂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2月3日,一名ID為「戲劇站」的博主放出大瓜,稱京劇演員王夢婷于上月誕下一女,但王夢婷本人並未結婚,其生父不得而知。

最滑稽的是,該博主用了一張王夢婷與郭德綱的合影作為配圖。

消息一出眾人譁然,立刻有人找出了王夢婷與德雲社之間的千絲萬縷。

原來王夢婷是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的演員,在2016年時收到了德雲社20周年慶典的邀請,並與郭德綱同台表演了京劇《旋風告狀》。

因為業務能力出眾,王夢婷與德雲社下的麒麟劇社開啟了合作。

二者雖有淵源,但並沒有「瓜」。王夢婷迅速予以嚴正聲明,博主「戲劇站」也順勢刪除了帖子。

郭德綱的鬧劇結束了,但德雲社的煩惱卻沒有束。

德雲社曾經「造星」的速度可比現在快得多,從岳雲鵬到張雲雷再到郭麒麟孟鶴堂,這幾批演員成名速度極快。

雖說目前張鶴倫、欒雲平也在迅速發展,但相較于曾經岳雲鵬和張雲雷所達到的「出圈程度」則差了好大一截。

岳雲鵬和張雲雷已不單單是相聲愛好者們所熟知的演員,更是在綜藝、電影等領域斬獲頗豐。

但隨著張雲雷出現爭議事件,岳雲鵬和郭麒麟成了綜藝咖,德雲社也出現了「青黃不接」的尷尬現象。

02 外患,喜劇界格局正在改變

正如張小斐在央視春晚《喜上加喜》開頭所說的那句話,「這人要是火呀,就是一夜之間的事」,大腕娛樂憑藉著《你好,李煥英》還真就在一夜之間火了。

2022年央視春晚,最受觀眾喜愛的2部小品節目一定是開心麻花的《還不還》以及大腕娛樂的《喜上加喜》。

在央視春晚上,開心麻花自2012年接過了趙家班的「接力棒」,成為了舞臺上的常青藤;同時賈玲與張小斐、許君聰3位大腕娛樂的臺柱子從2018年開始連續登陸央視春晚。

但大腕娛樂的名氣一直沒熱起來,更別談跟德雲社相比。

尤其是從《歡樂喜劇人》及《笑傲江湖》2檔喜劇類綜藝開播後,德雲社的人氣更是達到頂峰。

因此在喜劇界,開心麻花與德雲社幾乎將江山一分為二。

但從《你好,李煥英》大火之後,喜劇界的格局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大腕娛樂一簇而上,「三足鼎立」格局正式形成。

而大腕娛樂與開心麻花有著德雲社所不具備的優勢:大銀幕。

開心麻花的戰略非常明瞭,央視春晚是用以鞏固自己的國民知名度,靠電影擴大自身的影響力。《夏洛特煩惱》、《西虹市首富》等等由開心麻花團隊創作和主演的電影讓開心麻花在國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開心麻花成為了品牌,有著足夠票房號召力,即便是艾倫、常遠都有了獨挑大樑的機會。

而《你好,李煥英》也宣示著大腕娛樂的轉型開始,進軍電影行業。

反觀德雲社,在這一點上就有些困難了。

郭德綱一直都有進軍電影行業的想法,當然他也付諸了實踐,但德雲社系的電影卻一言難盡。

早在2012年,郭德綱便主演了喜劇片《車在囧途》,然而這部電影超過37.8%的人給出了1星,最終僅僅收穫3.9評分。

在2016年《歡樂喜劇人》大火之後,郭德綱趁熱拍攝了《歡樂喜劇人》大電影,這部電影把自己的幾位得意門生全部邀請參演,還請到了憨豆先生。

然而誇張的是,近80%的人給出了1星評價,電影最後的得分僅有2.6分。

2017年的《相聲大電影之我要幸福》,在德雲社稍微有頭有臉的演員都來給師父捧了場,然而最終結果以3.1分收場。

目前,德雲社全新的電視劇《瓦舍江湖》正在熱映,現在來看並無大爆的跡象,豆瓣也沒有開分,最終結果還有待考證。

而唯一實現口碑票房豐收的電影,莫過于于謙主演的《老師·好》,但這部電影卻並不能稱之為德雲社系的作品,只能算作是于謙的個人代表作。

沒有了電影作為支撐,德雲社還能否阻擋得了大腕娛樂和開心麻花的強烈攻勢,就要畫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德雲社「一家獨大」的局面早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在面對如此激烈的追兵,德雲社真的應當好好思考一下應變之道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