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徒弟全是于謙義子,為何于謙只認孟鶴堂一個?

義子也分三六九等。郭德綱徒弟全是于謙義子,為何于謙只認孟鶴堂一個?某節目上,孟鶴堂和孫越進村迷路,孟要給于謙打電話,孫越擺手:「沒用,他不會出來接的!」鏡頭一轉就看于謙對媳婦說:「我出去接小孟…」

當時笑死了,孫越老師心里估計在想:「師弟就是沒有干兒子親啊…」

團綜里。當著郭德綱老師的面,于大爺是一貫的低調,但還是忍不住夸獎了孟孟好幾次,像每家父母一樣,孩子的每一點進步都看在眼里,就跟朋友圈曬娃一樣。

其實謙大爺啊,那是人家老郭徒弟,好不好老郭不知道啊?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郭麒麟欒云平孟鶴堂群口,郭麒麟孟孟上臺,于大爺跟老郭說:「他們這關系好玩兒啊。你徒弟是我兒子,我徒弟是你兒子,多好玩兒啊…」

雖說郭于二人的徒弟,都是互相叫對方干爹的,我記得燒餅叫他干爹大爺,閻鶴祥也叫干爹,周九良也叫干爹,但好像就孟鶴堂一個人是于大爺自己認下的。

記得馬主團直播的時候,來的都是大腕,吳京吧馬未都啊,大家都在找座位,于大爺會先關心他坐哪兒,孟孟指自己坐邊上之后,大爺才繼續安排其他人。

還有講到青年馬還是年青馬的時候,孟鶴堂說錯了,說成了青年馬,當時大家都在笑他,于大爺就很大聲地說了一句:嗨,意思對了就行了。

大家都在簽名,孟鶴堂并不算馬主團的人,就很乖地站在邊上,看樣子也沒打算簽,但是于大爺還是把縮在旁邊的他叫出來,讓他也簽上自己的名字!

給足了孩子安全感和存在感,只要干爹在,就永遠不會讓他一個人。

看了個綜藝,孟鶴堂藝名為什麼是「堂」。

說當年孟鶴堂招進來時時是于謙的助理,工作上不說,于老師滿意,于老師私事他也常常參與。

于老師開飯館,選址談房租,他就參與意見,最后裝修、選廚子、招服務員等都是孟鶴堂說了算,于老師大撒把了的信任他,才認得干兒子,推到郭德綱門下拜師。

「鶴堂」兩字是于老師起的,意為「鶴立于堂」。概念不一樣,這不是干兒子分三六九等。孟鶴堂是被他同學叫到北京的,他那同學是于謙徒弟馮照洋。

早期孟鶴堂到北京給于謙當助理住于謙家里,零花錢買衣服都是干媽給錢,孟鶴堂在于謙家里有點類似早期郭德綱家里喂狗的那幾個兒徒的感覺。

后來又給于謙的飯店當大堂經理,小孟是于謙的干兒子拜師郭德綱,并非其他郭德綱的徒弟那樣按規矩自動成為于謙干兒子。

所以,郭德綱的徒弟里面只有孟鶴堂是于謙真正的干兒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