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鶴堂有多令人放心?和石富寬、于謙同坐,看看他的反應

石富寬老先生的徒弟並不多,大多數都在德雲社。

前幾日,石富寬先生和德雲社的這幾位徒子徒孫一同現身後台,場面非常溫馨。

雖然只是短短一個鏡頭掃過,但是內容特別豐富。

首先,我們從鏡頭中看到了石富寬先生的徒弟:于謙、侯震、孫樾,然後又看到了于謙老師的徒弟馮照祥和乾兒子孟鶴堂,簡直是一家人的聚會。

這溫馨中藏著相聲演員們各自的個性和心思,非常有意思。

在這一個拍攝鏡頭中,動作最明顯的是孟鶴堂。

因為他對掃過來的鏡頭並沒有心理準備,不過只一瞬間,他就做出了一個本能的反應:

藏起了指尖夾著的煙,然後朝著鏡頭可愛一笑。

可以說是非常有偶像的素質了,隨時注意著自己的言行。

其他人面對鏡頭都是保持了原有的姿勢和狀態,根本沒有刻意去看鏡頭,所以孟鶴堂的反應也格外吸引人。

而且孟鶴堂其實並不怕被拍到,本能的表情中並沒有驚恐或者埋怨的意思,只是溫和歉意的笑,藏煙的動作只是為了給粉絲一個健康生活的引導。

德雲社師兄弟人數眾多,時不時就會來一次疑似「房塌」,這幾百人性格、學歷、素質不一,可是沒少給郭老師惹事。

說到最令郭德綱老師和粉絲們放心的德雲社演員,孟鶴堂一定榜上有名。

孟鶴堂在人際交往中一直遊刃有餘,與各種人都能成為朋友,而又不失去自我,有孟鶴堂的地方,氣氛就會非常和諧,而且面對任何問題,都處理的非常智慧。

當年,他和周九良參加《相聲有新人》,某大輩兒演員輸不起,本來是技不如人,卻聲稱把晉級機會「讓」給孟鶴堂,令人非常氣憤。

孟鶴堂當時的反應,雖然處于本能,卻盡顯智慧,他先是不卑不亢地以禮相待,沒有對該「大輩兒演員」有任何的衝撞和不滿,但是臉上的委屈卻肉眼可見。

接下來,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這一刻,那位大輩兒演員就徹底輸了,徹底沒臉了。

場面從「大輩兒演員」的無理相讓,變成了孟鶴堂這個小輩兒忍著委屈識大體的「讓」,反轉的特別漂亮。

孟鶴堂如果不哭,這件事多半黑不提白不提,絕對不會給觀眾這麼深刻的印象。

這就是以退為進的智慧,如果當時不是孟鶴堂在臺上,而是燒餅,場面就不一定對德雲社這麼有利了。

燒餅就比較容易激動。

他曾經在《歡樂喜劇人》的舞臺上,對疑似刨了他的底的演員,直接憤怒質問,並差點兒摔了話筒。

雖然憨直中沒有惡意,但是場面也馬上變為了:德雲社得理不饒人,不大度,仗勢欺人。

人們總是更容易同情弱者,孟鶴堂早就知道這一點,而郭德綱也沒少提點他。

在孟鶴堂參加《歡樂喜劇人》的時候,郭老師就特意點過孟鶴堂:

人紅是非多。你紅了之後,所有的行為都會被放大。

哪怕你和原來還是一模一樣,由于被放大了,在觀眾的眼中都有了很大的差別。

從那時候開始,孟鶴堂就更加的謹言慎行,把自己放得更低。

而孟鶴堂的人品,也很能令人放心。畢竟那是識人無數的于謙老師親自挑出來的。

如果孟鶴堂沒有迎八方來客的能力,于謙老師不會讓他當大堂經理,如果經過觀察孟鶴堂的人品不過關,那麼更不會認他當乾兒子。

雖然,郭德綱的徒弟們都可以是于謙的乾兒子,但是關係的遠近到底還是不一樣,孟鶴堂是真正的乾兒子兼貼身助理。

于謙老師親自推薦孟鶴堂拜師郭德綱,孟鶴堂後來也依然隔三差五的就去陪乾爹。

就像這一回,屋內明明是石富寬、于謙一枝兒的交流,在座的不是石先生的徒弟就是徒孫,唯有孟鶴堂是郭德綱老師的徒弟,可是誰都不會把他當外人。

而孟鶴堂也有一種把任何人都處成好友,甚至家人的能力,這才是真的社交牛逼症吧。

其實,除了時刻保證形象的孟鶴堂以外,通過這個短視訊,我們還能看出不少內容。

石富寬老師自從生病以來,雖然消瘦,但精神狀態確實還是不錯的,起碼聲音洪亮。

不信您看,于謙老師雖然在抽煙,但是顯然若有所思,沒有看著石先生,內心卻在認真琢磨石先生給馮照祥說活的關鍵處。

最能證明石先生聲音洪亮,且正在認真和徒孫探討說活的,還是孫樾的狀態。

一般而言,孫樾也是非常隨性的,而且對相聲的東西早已經吃透了。

可是視訊中的孫樾雖然坐得遠,手裡還盤著手串,但是眼睛卻認真盯著石先生,可見也是在認真聽,從側面也看出孫樾也是一位非常尊重師父的人。

侯震先生最純真赤誠,在哪都和到家一樣隨性,依舊是手機遊戲不離手,這裡肯定沒有任何不尊重師父的意思。

畢竟他當主持人的時候,有一次因為玩兒遊戲太投入忘記報幕,岳雲鵬和孫樾自己走上台去的。

于謙老師是「抽煙越狠人設越穩」類型,所以完全不用避諱鏡頭,馮照祥不走流量路線,所以也不要考慮對粉絲的影響,孟鶴堂藏煙的這個反應真的是值得好評。

如果德雲社的演員人人都能有如此小心謹慎的本能反應,也出不來那麼多的么蛾子。

雖然,長久以來相聲都屬于小眾娛樂方式,以前的相聲大師估計也沒想到相聲演員有一天能有「流量」。

就像馬三立老先生說的:什麼時候咱們觀眾能像關注足球一樣關注相聲,咱就行了。

托足球的福,德雲社做到了。

既然,在時代的裹挾下,一些相聲演員已經成功「出圈」,有了自己的粉絲和流量,陰錯陽差地成為了偶像,那就要負起偶像的責任,時刻注意自己的正向引導。

孟鶴堂能有這種本能反應,真的令人欣慰和放心。

怪不得,他在《德雲鬥笑社》中說,想在德雲社幹到退休,時刻謹小慎微注意言行,才能藝術之路長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