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又被起诉?相声行抄袭问题由来已久,郭德纲十年前就曾道歉

最近,德云社又深陷抄袭事件。

歌手马博称德云社七队擅自使用他的歌曲《菊花爆满山》,并且称他曾经起诉过此事,因德云社承诺赔偿而撤诉,但后来补偿迟迟未到,所以决定再次起诉。

这已经不是德云社第一次陷入抄袭风波了。从郭德纲,到曹金,再到其他徒弟,都发生过此类问题。

早在2012年9月的“纲丝节”上,郭德纲老师说了一段《屌丝青年》,很多听众当时就觉得过于熟悉。

郭德纲给的回应非常快,并且在16日表示,《屌丝青年》2.0版本已经完成,并承诺称“如有侵权欢迎要钱。”

新作品确实在10月3日北展剧场演出,获得了不错的效果,算是挽回一局。

其实,德云社之前的相声,也有不少包袱是来自网络,只不过都是借鉴一句两句,很少有成本大段的“借鉴”,所以也够不上“抄袭”。

但唯有“屌丝青年”是逮着一只羊薅的羊毛,这就很明显。

事后,郭德纲老师也认了,但不知道双方私下里是不是在沟通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郭老师在道歉之后,又补了几句冷嘲热讽。

这就令被抄的人很不满意,俩人一来二去的“互动”,也引起了关注。

其实,除了郭德纲,当初德云社的曹金等其他徒弟的相声,也有不少素材来自网络。曹金上《吐槽大会》的那期,李诞就当面不吐不快:

“怎么写不出相声了,是家里断网了吗?”。

“买的《笑话大全》抄完啦?”

池子也吐槽曹金的相声抄袭段子手,想开通云付费,甚至还捎带着说了郭德纲几句。

肯定不是。

当然,更多的还是脱口秀演员和相声演员之间的抄袭风波。

比如,白凯南的多个作品,都被指是抄袭脱口秀演员的梗。

张鹤伦的一段关于“住地下室要住负一层,因为喜欢高层”的表演,也被指抄袭,但是又有资深观众指出,郭德纲在更早的时候就使用过这个梗,脱口秀演员也有抄袭的嫌疑。

对于这个梗的出处,我们很难考证到真正的源头,也许它是很早了存在于网络论坛的段子吧。

似乎,自打有了语言类节目,彼此抄袭的风波就没有停止过,甚至有演员因此结仇。

也不止德云社,其实姜大师也有不少相声是“网络语荟萃”,别的相声团体也不少,只是德云社树大招风。

那么,为什么语言类表演成为了抄袭的重灾区呢?

这些演员自己是没有创作能力吗?

肯定不是。

就拿郭德纲老师来举例子,在2005、2006年,德云社异军突起,场场火爆,观众都坐到了台上。

那些年是郭老师创作的井喷期:“我”字系列、“我要”系列、“你要”系列,还有经典的“梦中婚”、“西征梦”等等作品,都令人拍案叫绝、百听不厌。

但是后面大概是忙于演出,而且通过老作品就可以吸引新观众,自然就不用再玩命创作。

当时网络和智能手机刚刚普及,不少段子手会在论坛上写一些搞笑段子,而大家也不像现在几乎手不离手机,天天长在网上。

所以,虽然段子不错,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多,就很好用。

于是,不少语言类节目的演员,就把网络当成了自己的“素材库”。一方面,是为了和观众互动,表示“你知道的梗,我也知道”;一方面是这些梗真的很优秀。

甚至有不少热心观众,通过网络给德云社的演员留言,替他们总结了很多笑话和段子,希望能帮助他们创作。

而他们在拿到一些段子之后,确实也是要经过处理才能使用,并不能全部生搬硬套。所以,在一些相声演员心里,借鉴并不算抄袭,再加上没有版权意识,就以为公开的东西都可以改编来用。

其实,中国古代的版权意识并不高,比如很多民间文学,本来就是靠着口口相传,不断地再创作从而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样子。

比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你都很难说清楚这些书的第一作者到底是谁。

这种思维方式由来已久,所以有些传统文艺领域的演员一时没能改变。

相声、评书、戏曲等传统文艺形式,大多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和传播。

当然,这些都是吃饭的手艺,虽然没有版权意识,但是挡人财路就是结仇,所以传统行业对于“捋叶子”也是非常不齿的。

但是,大家也习惯了没有原创保护,古代经常有“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讲究,其实也是为了留住自己“饭碗”的无奈举措。

在旧时候,如果想要表演某段别人的作品,需要征得同意,甚至拜师,只要拜师了,对方评书的梁子啊,相声的内核啊,京剧的唱腔身段和细节处理啊,自然就可以照搬了。

但由于很多传统作品由于年代久远,且以前也没有版权公证处等场所,很难认定也很难证明谁是原作者。

所以,不少相声演员就把目光放到了行业外,互联网就是不错的素材库。

郭德纲的《西征梦》也是改编自清代的经典老段子《堆儿兵做梦》。

不过像这种经典段子,演出彩儿太难,反而不是谁都敢演。

即便行内人都对“捋叶子”很敏感,据说侯宝林年轻时候也照样捋过高德明的活。

当然,也有高风亮节的,马季发现高英培的《百吹图》是自己的版本,不但没有追究,还把这个活直接送给了他,自己反而很少再演。

话说回来,在行业内“捋叶子”终归很难看,严重的甚至很难在行内立足。

所以,不少相声演员就把目光放到了行业外,互联网就是不错的素材库。

如果相声和脱口秀在原地“躺平”,就别怪新人新观念的“内卷”了。

郭德纲自己就对自己的不少作品进行了著作权登记,比如他自己创作的评书《小神仙》《西游记》《隋唐演义》《济公传》等等。

不论如何,我们已经逐渐树立了保护版权的意识,这无疑会促进国内文化艺术作品的创作数量和品质。

今年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就以新的喜剧形式令人眼前一亮,选手们非凡的创作力和执着逐梦的精神,令人感动和振奋。

如果相声和脱口秀在原地“躺平”,就别怪新人新观念的“内卷”了。

别看相声和脱口秀现在火,如果不持续努力,还是会被时间淘汰出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